博客作者: 宫礼

媒体人
微博:

 『宫礼』我的辛卯年阅读史

1
我的辛卯年阅读史 1、《未成熟的国家》作者:许知远出版时间:2010/1/11 出版社:八旗文化 此书同老于的。一本盗版书,繁体,竖排。 那些忧伤的年轻人,这些年开始攻政经了,开始关注关注民主了。再接着,他竟然传出绯闻了,和台湾一个大姐有了故事了。这个世界,怎么了?   不过,这书还是值得一读的。许知远以人物为轴,串连了百年中国。换个角度看中国,感觉不一样。正如书名所说,我们还有太长的路要走。   2、《巨流河》 […]

 『宫礼』60厘米的水

1
倾听受难的水, 我们把耳朵埋在水下。 注视受难的水, 我们把眼睛埋在水下。 呼吸受难的水, 我们把鼻子埋在水下。 受难的人,拥堵了我们的嘴巴和心脏。   越来越响,是水。 复归平静,是水。 这层水,会使我们沉默多少?   我们都是河水带来的孩子, 蓝色的,绿色的水 水面以下 云端以上。   黑夜在我们有准备时到来, 但我们看不到那毫无准备的明天。 在尘土中生长,我们或许渴望鱼的自由, 但游不过这条坚硬的 […]

 『宫礼』我的骨头 却是蓝的

1
  2011年,都过了一大半了,崔健的《蓝色骨头》,还是没有看到。   放一首歌吧,先酝酿一下 蓝色骨头   歌手:崔健   专辑:给你一点颜色   并不可惜   也并不可气   我经过基本的努力   接受了基本的教育   我就是一个春天的花朵   正好长在一个春天里   我爸爸当初告诉我要想有出息   就得好好学习拿出好成绩   可是我曾经不太相信这个   我现在还是不太相信这个   […]

 『宫礼』写给一座山和一个孩子

1
  万佛山,曾在2004年秋天去过。   那年我们都很还年轻,荒烟漫草的年头。我和一个同事头一天傍晚来到山脚下,住在一户山民家里。吃了点小菜,喝了点小酒。夜里突然下了雨,那户人家的屋后就是山溪,一夜都是在淙淙的水声中度过。早上6点,山民就喊醒了我们,提醒我们要早一点出发。   说实话,我记不得那天到底是晴天还是雨天了。那个同事后来辞职去了外省,我也无法对证。因此,我把那天记成是雨天。山中应该是雾雨飘荡,而 […]

 『宫礼』要么不失眠 要么被杀头

1
  出差时,会经常与一些人睡同一房间,特别羡慕那些头一挨枕头就鼾声四起的人。他们不怕窗外的车灯路灯,不怕隔壁的喊叫喧闹。他们结束了一种状态,能迅速地转换到另一种,在人生的A、B面切换自如。作为一个长期失眠的受害者,我原来以为失眠会影响第二天的精神状态。后来才发现,失眠的后果远远不止生理上的伤害,失眠甚至有可能带来杀身之祸。而在某些场合下,倒头就睡一睡到天亮,不失眠,可以不被杀头。   在宋神宗熙宁元 […]

 『宫礼』峥嵘岁月稠--<红动江淮>卷首语

1
    大河之水,浩浩荡荡。     20世纪大门开启的那一刻,中国这个东方古国并没有迎来灿烂的曙光。她在异族铁蹄的蹂躏和民众积怨的暴发中,岌岌可危。风雨如磐的老大帝国,在历史长河中,飘摇前行。    从实业救国到康梁变法,从洋务运动到百日维新,无数中华儿女在苦苦探求中国的出路。孙中山、黄兴、宋教仁撬开了封建帝制的一角,继而用辛亥革命建立了中华民国。    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的 […]

 『宫礼』最后的诗歌谢幕在春天之前

1
   在离屈原逝世2289周年的纪念日还有5天的时候,我翻看了我在最近一年内写下的最后一首所谓的诗,那是在2010年11月28日的傍晚。为了防止在多年以后忘了,特地摘录最后三句如下:“你说你年纪大了。╱我们坐在木头桌子前,喝茶╱帘子这时拉上。”     ——上面这一段文字有点拗口,完全是被“梨花体”教母赵丽华给害的。昨天,她问了一句:“那么多人宣称自己读过《百年孤独》。别翻书,别用百度谷歌,请立即回答这个问 […]

 『宫礼』茉莉花开

1
还发不上去吗、? […]

 『宫礼』茉莉花开了

1
[…]

 『宫礼』代表之死

1
想写这段文字,部分是出于好奇。好奇来源于前两天看到的一篇关于刘仁静的介绍。他是中共“一大”代表,是13位代表中最年轻的一个,当时年仅19岁。后来,他面见托洛茨基,被托称为:“你是我认识的唯一一位中国人。”1929年,刘仁静被开除党籍,1935年被国民党逮捕。再后来,他到国民党的政治研究室当了研究员。   解放后,在刘少奇的“教育”下,刘仁静在1950年12月31日的《人民日报》刊登了《刘仁静的声明》:“我于1921年加入共产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