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宫礼

媒体人
微博:

 『宫礼』楼市火爆,警惕人造“小阳春”

1
楼市又火了。  近期,各大媒体都在关注楼市这种火爆。  政府出台政策,目的是让房地产市场平稳,防止楼市过于低迷,推动工业化和城市化进程。但需要注意的是,开发商不能将政府的利好政策转变成涨价的动力,变成与消费者进行价格博弈的筹码。  《新安晚报》报道:黄山和巢湖近日出台了楼市新政,促进房地产市场健康发展。两市均调整了住房公积金贷款政策,提高了贷款最高限额;在黄山市购买商铺还可以获得财政专项补贴。政府 […]

 『宫礼』谁的6亿元

1
不知道这是不是一个句号? 霍邱的6亿元,奖了之后,又收了回去。 作为第一个报道这个事情的记者,我在一开始,是无法预料到现在的这个结果。也没有想到会搞这么大的动静。 有人说,一篇报道,为国家挽回6亿元,我不知道,这6亿元,原本是谁的?谁该关心这6亿元? […]

 『宫礼』安徽主场:让中部温暖中国(下)

1
(接上期) 中博会给安徽带来什么?   4月26日上午,和日清风,王岐山宣布第四届中博会正式开幕。这一次,期待加速崛起的3.7亿中部人民,把热切的目光聚焦在安徽合肥。   一时间,高朋满座,客商云集。在3天的会议日程里,万商西进高峰论坛、中部六省与跨国公司午餐会、服务外包政策研讨会等12场重大活动一场连着一场。服务外包对接会、可持续发展市长论坛、国际金融论坛、国际动漫产业高峰论坛、跨国采购洽谈会、中德农产品产业 […]

 『宫礼』安徽主场:让中部温暖中国(上)

1
      合肥气温:12℃~25℃,这是让人感到舒适的温度,又是让人感到一丝冷峭、保持一分冷静的温度。     这样的温度,恰如合肥这三天的氛围,恰如中部六省的状态与心情。     “创新、合作、共赢、崛起”,在这一口号引领下,第四届中国中部投资贸易博览会将海内外万千宾朋邀 集在滨湖之城合肥。六省携手,同向世界呈现一个新高度的诞生过程,曾经“塌陷”的中部上空,俨然升起预言中的“明天的太阳 […]

 『宫礼』皖江如何把梦想照进现实

1
皖江如何把梦想照进现实   “皖江城市带承接产业转移示范区”规划只是提供了一个方向、一条路径。知易行难,我们不能光有兴奋与激动,而应该以冷静和理智的思维,出台更多更加切合实际、更具操作性、更富实效的举措,为皖江和安徽的发展注入动力。   长江从宿松汇口进入安徽,流至和县乌江出境,一共416公里,人们称之为“八百里皖江”。这里占据了安徽社会、经济、人文中最优厚的资源,理所当然地承载着安徽奋力崛起的光荣与 […]

 『宫礼』别了,82号

1
    3月28日,是夜有雨。我去安庆路82号,拿我的身份证,还有最后的东西。   从东边的小门进去。我记得2000年夏天,我第一次来这里,就是从这个门进的。进了这个门后的大概一两年时间,我还感叹着畅想未来:“30多年后的某一天,我松驰的眼袋是存不住那滴老泪的。”   但后来,西边的大门被扶上正位,这个门,一般只有夜晚才被派上用场。到了二楼,铁门虚掩着,但进了这个门,里面通向大厅的木门,已经锁上了。   下了楼 […]

 『宫礼』惊蜇●迟于

1
  他离出生还有两天,大雨骤停 不必惊慌 明月就在头顶上方 须仰视   惊蜇 在孩子与鸟鸣之间   飞速成长 然后凋落 “我必须声明: 天下的粮仓一定要满 所有流浪的乞儿全部回家 饿死的灵魂全部冒出地面嗅一下湿润的空气”   火焰早于灰烬 出生早于死亡 向上飞的气流早于尘土   孔子与苏格拉底早于我 留在60亿年后的那个脚印直指苍穹   河流垂直 确实无法控制   酗酒者欲吐出1978年以来的不快   --而19 […]

 『宫礼』冒充,或者假装

1
  雨一直下,气氛不太温暖。   这个冒充春天的冬天,一个劲儿地在狞笑,天冷得不得了,潮湿的不得了。像冬天的春天,类似假装成处女的泼妇,明明应该熟了,却还裹着。早上出门,小区池塘的春水涨了一池,旁边的柳树不愿意和冬天(或者春天)同谋,冒了一条条的芽。   冒充或者假装,总归是不对的。无论是天气,还是别的什么。   没人愿意在谈国足了,再谈论它,似乎成了件很OUT很丢人的事。我觉得也是,现在的国家队,人脸 […]

 『宫礼』一个心愿,没有完成(三)--探访最后的“麻风村

1
接上 7)官方权威发布:我省发病人数有所上升   “我们省在1996年就达到了基本消灭麻风病的标准,但近5年,发病人数有所上升。”省卫生厅领导介绍说,我省的麻风防治工作始于1956年,多年来在党和政府的重视和大力支持下,经过广大麻风工作者的辛勤努力,我省麻风病于1996年以县(市)为单位,达到部颁基本消灭麻风病指标,近5年平均发病率小于0.5/10万,患病率小于0.1/万。记者了解到,在上个世纪80年代,麻风病得到了全面控制。1984年我 […]

 『宫礼』一个心愿,没有完成(二)--探访最后的“麻风村

1
     (因为一种疾病,而将一群人与世隔绝。这种近乎中世纪的“野蛮做法”,毫无疑问地改变了无数人的命运。) 3)生活最长的麻风病人   “我是村子里年龄最大的,也是在这里待的时间最长的。”77岁的胡恒法说,1965年他被诊断为麻风病后,就从老家肥东众兴,来到了这里。“靠着一个月18块钱,我们生活了很多年。”“这个村子没有围墙,也不需要围墙。”他说,因为年久失修,房顶千疮百孔,墙壁上的裂缝纵横交错,有的房子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