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恭小兵

公共知青沙龙成员
微博:

 『恭小兵』一份来自农村的玉女转型策划案

1
正史:倪震被爆料与内地一位90后女生有染,两人湿吻的镜头被记者捕捉,人称“湿吻门”事件。周慧敏一怒之下与倪震分道扬镳。自“湿吻门”发生后一直表现混乱的倪震,在12月17日晚在与牧师及心理医生倾谈后,勇敢地向周慧敏再次求婚。业内人士称他们是因为经济拮据,想重出娱乐圈,此番炒作是为前期铺垫。 开篇之前,先给大家普及一个娱乐知识,现在社会上动辄说 “玉女”,同学们可知道这个不伦不类的词语从哪来的?据恭老师考证,史 […]

 『恭小兵』常河买鱼失身记

1
请允许我这样介绍我的一个老大,当然了,他更是我们大家的老大。我们的这个老大叫常河,是个博士,很多兄弟都叫他常博士,也有叫他常博的,偶尔我也这样叫,但我还是喜欢叫他常勃多一些,常勃常勃,实际上就是常常勃起的意思。 那天我和常博在马路上走得好好的,我拎了一块豆腐,他捧着一条鱼。我们俩合计回家亲手弄道菜吃。长期的方便面生涯把我和常博的身体都吃垮了,现在我们肚子里装的除了方便面全是防腐剂。这时常博突然刹住 […]

 『恭小兵』表哥是个打铁的

1
昨天表哥来合肥,看他的宝贝儿子,来之前打了我一个电话,他想见见我.可是他妈的,我被一些乱七八糟的杂事给拖住了,一直忙到晚上6点半,才想起来还有一枚老表哥,不知缩在合肥市的哪个角落等候我召唤.我却只知道忙着自己的一些逼事情,真是人性沦丧,我太自私太麻木太混凝土了.我所忙的事情能给予我什么呢?跟表哥相比,它们什么都不是. 我这这枚老表哥,在老家是枚打铁的,以往我们家的锄头镰刀钉耙,几乎全是他的手笔.但我们家基本上很少给他工钱, […]

 『恭小兵』所谓名著

1
西游记:四个和尚共骑一匹野马搞成了后来著名的文化苦旅。三国志:一批足智多谋却总是无力回天的妖蛾子们在胡逼来。红楼梦:详细记载了一个资本家少爷在怎样玩弄他的丫鬟们。水浒传:一个矮男人率领一百多劳动力所进行的烧杀抢掠史。成都,今夜请将我遗忘:一代天骄慕容雪村跑去西藏凹樱桃。战争与和平:一部引领军人怎样偷情怎么糜烂的毒草型作品。百年孤独:奥雷连诺上校机智顽强地与他的姑姑发生着关系。呼啸山庄:主要是没有开 […]

 『恭小兵』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中梅毒

1
我想我这次真的弄错了。整夜我都在思索,我到底得罪过哪家幼儿园或托儿所的扛把子。以至于有人竟如此恶搞:http://www.dahe.cn/xwzx/txsy/sxfb/t20081223_1454999.htm 好之!既然如此,那么我就上来说两句:首先,我要感谢CCTV,你们没报道这次造假事件。其次,我要感谢我的粉丝,因为你们还没受到经济危机影响,颇具人道地维持在二块五到三块钱一碗。第三,我要感谢我的单位领导,在你们的英明指导下,我每天都能上班工作挣钱养家,一门心思奔前程 […]

 『恭小兵』禽兽满城

1
写小说就需要闷骚型的人,比如慕容雪村。鄙人早些年骚劲外露,其气冲天,之后外强中干,一泻千里。然则慕容老儿却依旧长篇大论,唧唧歪歪,洋洋洒洒,闷骚不止。尤其这本《衣冠满城》(此书在天涯最开始连载的时候,叫谁的心不曾柔软,之后更名为请原谅我红尘颠倒,定型出版时,再次更名为《原谅我红尘颠倒》,目前在安徽市场报连载,合肥各大新华书店有售),穿插叙述频换体位,读得我头昏脑胀,从大拇指到肾小球,全身没哪个部位 […]

 『恭小兵』文学允许您道德沦丧

1
“停止作爱,格林就会才思枯竭,无法创作。他在一次次的作爱之旅中渴望得到真爱,但从未得逞,实际上格林的人生就是由一次次的作爱而组成。他不停地变换女人,有的激情四射,有的若即若离,有的则什么也没有。” 昨晚回家,路过三孝口天桥,居然淘到一本格雷厄姆·格林写的《沉静的美国人》,1981年人民出版社出版,当年的定价是零点一五元,如今它被摆地摊的大叔标价5元,这本书的中国年龄还不到30岁,但现在已经无比值钱。付钱 […]

 『恭小兵』半个键翔闯天下

1
多拉多尼,意大利主帅。范·巴斯滕,荷兰主帅。据说两个球队尚未正式开掐之前,我们年轻的多帅曾多次信誓旦旦地表示,他和范帅私底下的的交情很好,他尊重范帅,但不影响要赢他。现在的结果已经明朗,不知道这对老朋友以后如何相见。也不知道再次面对媒体时,我们可爱的多帅的外交辞令将是什么。 “格罗索立功啦!格罗索立功啦!不要给澳大利亚人任何的机会!伟大的意大利的左后卫,他继承了意大利的光荣传统!法切蒂、卡布里尼、 […]

 『恭小兵』不朽的C罗

1
有些人可能一生下来就已清楚自己该干什么。如果宝物不凡、身手矫健的,可以去做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如果面目姣好、波大无脑的,可以去做莎朗斯通。或者怀有伟大目标和高尚情怀的,比如雷锋活着的目的就是为人民服务替大婶撑伞。可惜我从生下来就不知道自己该干点什么。我把自己像1元硬币那样扔进人生,落下来,不是阿拉伯数字的一面朝上,也不是紫荆花图案的一面朝上。我的这个硬币很诡异,我把它当成赌注扔出去,它娘个逼的 […]

 『恭小兵』黑名单

1
深夜,长安大街上万籁俱寂,冷清的下弦月把气氛衬托得相当凋零。“天干物燥,小心火烛。”更夫嘶哑却嘹亮的声音在街道上磕磕碰碰的传了很远,传到大街东南方一个大户人家,声音在越过庭院的高墙、穿过朱漆大门后,却被里面的争论声给淹没了。 卧房罗帐里传来一个女人冷冷的声音:“官人,言下之意,你是非要请她来不可?”她冷冷的语调和“官人”这个热烘烘的称呼显得很可笑,这都是因为她纯文学的作品看太多的原因。“娘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