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恭小兵

公共知青沙龙成员
微博:

 『恭小兵』那一刻,他恍如隔世

1
电影的发明似乎是为了表现已深深植根于诗歌的下意识生活。——路易斯·布努埃尔 我是一个电影放映员的儿子,这一点无须其他佐证。整个镇子与周边的村庄里的人们都认识我的父亲,一个红脸男人,骑着自行车,在三脚架上安置着一个屁大的孩子,此乃鄙人;在后座上则用绷带绑了一个松木箱子,里面是一块旧幕布,一台放映机,还有电影胶片。然后他从一个地方骑到另一个地方,给人们放电影。 关于我父亲其实还有一点可以补充,那就是他曾 […]

 『恭小兵』写在知青沙龙文集的边上

1
马路上扬起的尘土,让这个城市显得有点脏。我知道,我这样的陈述是很没有道理的。我们对人的感觉永远无法做法足够的客观,这是我的借口,我想到一些校园民谣里的女生都是衣裙楚楚,更觉得眼前的现实令人发指。 我想知道,很多年后,这会不会成为我人生记忆里的一个场景。很多年后的事情我当然不知道,但我知道这个场景是真实的,和过去的几十年里所经历的每一个分秒一样。就如在你被诩为早上八九点钟的太阳的时候,被人堵在巷子里 […]

 『恭小兵』刘长老,您收了神通吧

1
刘长老是我的表哥,他今年25岁。25年前我们的父母烧草纸喝鸡血拜的把子。 我牵着牛到大街上去卖,我贼着眼往四周看,我怕遇上兵老爷。可喜的是真的让我遇上了。这位爷穿得还算正派,套的一副干净黄军装。过来,他吸吸鼻子,和善地向我招招手。我直觉得小腿打跳,挪不开身。我想拔腿就跑,我跑步是很厉害的,可再厉害也厉害不过兵爷腰上那支小枪,而且我又不可能丢下我的牛不管。大兵见我不动,自己走了过来,换开捏烟的手去摸牛的 […]

 『恭小兵』有人说斯卡斯里是黑色的

1
有人说斯卡斯里是黑色的。   那些运载天鹅与邮票的船舶刚刚从寒冷的潮气中抵达,守夜人便要拉起氖汽灯,收集起白帆。用马卸下那些橡木钉成的集装箱,内容从香料假牙到水果珠宝一应俱全。它们全被打上一种红色的印泥作为邮戳,赶在天亮之前送到斯卡里卡的居民门前。这里的建筑高大而笔直,装饰有神秘的图案,人们在这些楼房间的小巷里,似乎是游弋在一条黑色的峡谷里,天空成了一匹褪色的旧布,缀满夜晚的流萤。 在这里经常有希 […]

 『恭小兵』一匹逃跑得逞的马

1
我们的时代是好玩的,“卡哇伊”和“操你妈”其实并没有什么区别。现在的王小波同志成了一根供在香桌上奶香腻腻的名牌冰淇淋,三两分钟就有人上来舔一口,然后摇着头满足地走回自己那个该是怎样就是怎样的世界去。一切都不会改变,我们住的地球永远不会成为月亮或火星。    弥涅瓦的猫头鹰在暮色中出现,它长得很搞笑,飞起来也很搞笑。它飞到这里,纯属搞笑行为。你,聪敏的,你晓不晓得,就算这个世界很很鲁钝,它也不想要谁 […]

 『恭小兵』4月11日,城市需要一场雪

1
4月11日,城市需要一场雪。 那天我在日记里写成上面这样一个句子,不知道是因为想起了谁。很多年前我在一个小摊贩主的手里拥有了这么一个既精致又矮小的日记本,它有着非常粗糙的封面,上面烙着我不认可的格言。我想或许这或许不是用来记日记的,因为一切翻开都显得正儿八经,象电影里那样,里面似乎蕴藏着大秘密。所以我也不往里面记自己生活里很严重的可叙述的事情,而经常是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比如那天我从一根电线上掉下来 […]

 『恭小兵』停车作爱枫林晚

1
中华民族源远流长,有5千年的文化和历史(还有2800年那么一说),酒文化、茶文化、性文化以至现在的汽车文化。有些文化是可以相容的,比如酒文化和茶文化,也有不相容的,比如性文化和汽车文化。 以前有个富人请客,看见朋友了,一律跺足大叫(脚下穿着发亮的皮鞋),然后指着自己的手表说:记得下午一点到我家吃饭(指着他满嘴的金牙)呀。据说那个时代,皮鞋、手表甚至是镶的假金牙都可以是一种炫耀的资本。我小时候还听过一句顺口溜 […]

 『恭小兵』光芒四射

1
昨晚回家,路过三孝口天桥时居然淘到一本格雷厄姆·格林的《沉静的美国人》,居然只收5块钱。真让人不可思议。这个事情,跟我们家做古玩版的张扬大哥拿50块钱买了个小版秦俑有一拼。问题是那次他没得逞,而我昨晚呢,都已经把书翻完了。 格雷厄姆·格林是个性欲极强、热衷乱搞的英国文豪。此人一生嫖妓无数,想象力十分丰富。他给自己上过的妓女起过很多绰号,什么“俄国靴子”、“海峡岛屿的女孩”、“恐吓信”、“主教箍桶匠”、 […]

 『恭小兵』追忆似水年华

1
我觉得,每个人的阅读角度不同,写作跟阅读不同,就好比很多原本极其正常的句子,稍微转换语境地读一下,歧义遍地都是。就好象上次赵老师写了一篇关于黄宾虹的文章,题目叫《天生一个黄宾虹》,常河大哥一看题目就笑了,我跟上去一看,立马想起伟大领袖的一句诗,然后情不自禁地跟了一个支持常河大哥发笑的帖子。   有关上期橙女郎文章的“撰写失误”,我跟身边的几个朋友说了这个事,并把文章分别拿给他们看,他们都是做媒体 […]

 『恭小兵』晓风·麻将·COM

1
晓风是我的好兄弟,这一点无须赘述。但有一点必须说明,晓风不见的一些时间里,总会有人打电话问我,好象我是安装在他身上的一个卫星定位系统。昨天半夜我就接到这样的一个电话,是我和晓风共同的朋友徐麻将打来的。当时我正在做梦,梦中和几个美女在裸泳,电话接通后我十分生气,没说几句我就挂了。 要不我们顺便说下徐麻将这个逼吧,徐麻将大名徐银平,麻将是我馈赠给他的昵称,他和晓风是老乡加校友,我跟晓风认识不久,就很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