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恭小兵

公共知青沙龙成员
微博:

 『恭小兵』爱丝点B们的教条与绝对

1
昨晚饭后我在楼下一家书店里转悠。老板递我一本极其花哨的前沿杂志,我没说话,只是瞪着眼睛望了他大约十秒。他很乖巧地把书拿回去。临走时我对他说,你觉得我像看那种傻逼书的人吗?给个理由先。他讪笑着递了支烟给我,连连说不像。却马上又递给我一本《毛泽东在安源》,搞得我的脾气彻底没了。回家后仔细想一下,觉得那个老板也挺后现代的。  现在的一些逼书都卖得很火,我都不知道是些什么人在看,这让我觉得写字在目前这个时 […]

 『恭小兵』上海人的尖酸与刻薄

1
侥幸杀出姚公庙的淤泥重围了,积压很久的午夜女郎策划如期做完了,持续几天的牙疼忽然好了,号称酒圣的一个哥们不幸被人灌趴了,上海小青年韩寒看不惯老龄政协委员王蒙在给奥运冠军设计答谢词了,这个玩笑开大了。 关于上海人,我是非常之不喜欢的。上海人的刻薄与尖酸由来已久。很多年以前,周树人同学便在《资本家的乏走狗》里这样表扬过他们:大凡做走狗的,都是想讨主子的欢心,因而得到一点恩惠。凡走狗,虽或为一个资本家 […]

 『恭小兵』假如勃郎特也生于互联网

1
很矫情地告诉大家,这个秋天的某个下午,我晃进很久没有大驾光临的‘蓝月亮书屋’,企图寻味一种名叫‘寂寞’的东西。‘蓝月亮’位于t城的中心部位。是朋友w君名下的一爿产业。该店数十米见方。书籍琳琅满木。三个木头书架依墙而立,每副书架上方都有一幅字画,譬如‘腹有诗书气自华’或‘者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等等。至于距离书店百米以外的那所中学,她是我曾经肆意挥霍过少年光阴的所在。  中秋已过,掠过街道的风儿似乎 […]

 『恭小兵』无法描述

1
为这事,弄得我很烦:最近的每天晚上,我都会做梦,而且每次的梦都很长,每个梦都会在正午的阳光下醒来,每次醒来还没来得及回味,那些梦镜就被每一个正午灼热的阳光或者阴冷的雨滴给虏掠走了。所以我总是难以记清自己到底梦到了些什么。所以弄得我……弄得我感到这些梦,他妈的很烦,很烦很烦。  有段时间心血来潮,就在枕边备下笔纸,以便记录梦里所有。可醒来一看,那些纸上记录下来的文字简直让我本人也感到莫名其妙,笔迹 […]

 『恭小兵』我们的阅读如此傻逼

1
长篇小说《暗花》对于我来说仍然还是个谜。不是我读不明白这部小说,而是作者阿瞳不时穿插在《暗花》之外的那些鸡零狗碎的废话让我很是头疼。我的一个小说老师××拉底在替友人完成一篇书评之后曾经声泪俱下地说过,他说他在有生之年,绝不再给任何活着的作家写评论,包括他的老子、儿子和马。 当然,这与我是否有必要继承我的那个××老师的言传身教,是否又在利用他的言论做我自己的传声筒毫无关系。就好比柏拉图跟苏格拉底的关系 […]

 『恭小兵』快使用双截棍

1
我不知道你看过米米七月写的长篇小说没。一个小女孩,喜欢惊世骇俗地胡逼写。但是很有味道。给我印象最深的是那句“你留级,我流产。我安慰他,我说嫁鸡随鸡,走过来一只鸡。我说嫁狗随狗,走过来一条狗”。   现在网上有无数个写手。恶搞的,胡闹的,职业的,玩票的,讨生活的,攒名气的,什么种类都有。不怕想不到,就怕没想到。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我变得十分害怕写字。之前,我的几个长篇分别写到二五八万的时候就始终写不 […]

 『恭小兵』恼羞成怒的情人节

1
昨晚看钱老师的《低眉》,睡得比较迟。上午故意起的很晚,但手机一直是开的。心想今天情人节,一定有好多漂亮女网友给俺发贺电什么的,结果很悲剧,只有阿燃给发了一条,还就四字,节日快乐,什么节呢,她没说。起床后禁不住一声长叹,这社会太文明了,流氓们终于没了原来的地位。 打车到单位(这几天俺的打车率很高,一是身上有了点钱,二是见不得站牌下成双成对的等车人),忙了一天的版子,快下班时,于头又很关切地加了一个版 […]

 『恭小兵』情书那玩意儿

1
抱歉。。。。。。 此文应刊登方要求,暂时删除。 […]

 『恭小兵』NO LOVE,NO UP

1
  1 公元不知道多少年的一个晚上,窗外明月当空照,我在庙里睡大觉。我自幼习武略有功底。我老家枞阳祖上经商。我姓恭名喜法号田七。我本枞阳境内恭家庄里翩翩纨绔猛少年,不知如何却将教我武功的老师打成重伤,只好跑来庙里挂单当起了和尚。如你所知,和尚我白天受尽了庙里的清规戒律,晚上还得孤灯独坐狂背经文。记得那晚我上床之前还装模作样地翻阅了几本经书。当时庙里的灯光摇曳而黯淡,一如我黯淡而摇曳的前程。   如 […]

 『恭小兵』写篇日记先

1
读梵高的自传不会让人联想到自恋,但读诸如张广天《我的无产阶级生活》、倪萍《日子》及洪晃《我的非正常生活》此类的东西,俺觉得这实在不是自恋所能言表了,几乎是在自慰。我还有个哥们,早年写过一个书,颇具自嘲精神,书名叫做他的人渣生活。而且不管怎么说,我那哥们写的毕竟算是小说读本。今天提起我哥们,一是因为他已经混去了祖国的首都,我有好长时间没有和他一起饮酒了,二是因为这则日记。我要用我的哥们的人渣生活去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