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恭小兵

公共知青沙龙成员
微博:

 『恭小兵』你妈逼我爱你(资料存档)

1
我叫小九。不为什么,我爸当年给我起名字的时候,就这么叫了。他倚着房门,大喊:小九--小九--,我就会立即从沙堆里爬出来,拍拍身上的沙土,扇扇脸上的灰尘,扣好上衣的扣子,扒开裤衩,检查一下小鸡鸡安在否。然后我跟小朋友一一作别,拽着爸爸的声音,找到了回家的方向,连滚带爬地回到了家门口。我的动作向来很迅速,迅速到不论多么遥远,只要妈妈数九个数就一定会出现,踩到门槛上的时候她必然会刚落下“九”这个音,我把 […]

 『恭小兵』像藏獒一样高贵的内心

1
当人性褪化甚至蜕变的时候,上帝也应当为此感到可惜。这并不意味是物种会在某一时刻会突然置换,以人而狗,狗进而为人——这样的悬念或者设想似乎是极其不现实的。《藏獒》是我在《白鹿原》、《羊的门》之后,再一次一口气读完的长篇小说。 《藏獒》的背景不算很大,但足够辽阔,可以说,这是一部让人在瞬间即可进入的长篇。它不玄虚,却是爆发。对某种事物的追忆和刻骨的情感,使得《藏獒》从一开始就具备了爆发力——父亲走进了 […]

 『恭小兵』每一个男人都会爱学习

1
若干年以后,我想我会在我的某部长篇里这样写道:20岁以前为女人埋葬语言、头脑,心甘情愿。20岁以后,为女人埋葬金钱、情感,必要的时候还得赔上肉体,心不甘,情不愿。刚开始的时候觉得爱情这玩意儿还挺赚,后来才发现严重亏本。尤其是很多人爱情以后,埋葬了自由和人权,必要时还得埋葬人格与血性。对比爱情这个事,初恋就不一样了。   我的初恋是15岁,当时的中学生流行用彼此的语言征服对方。我的初恋情人在我们全班男士们的 […]

 『恭小兵』新论坛顶帖赋

1
顶兹帖以四望兮,拿三分可解忧。观顶帖之所为兮,实欢快而不休。怀偶像之崇拜兮,倚钢盔之质优。聚四海之顶友兮,铸论坛之铁头。乃知灌水很优雅兮,遂驻足以淹留!先生文风,古今风流。一日不顶,如隔三秋。 […]

 『恭小兵』咱当兵的人,就是不一样

1
正史: 2006 年岁末,中国特牛导演张艺谋携手一群中国特牛影星、歌星,为全球人民无私献上特牛主义大片《满城尽带黄金甲》,此片耗资3.6个亿。传闻首映以来,已经创下2个亿的风光票房。 此大片秉承了母系社会的光荣传统,以丰硕的乳房证实了我国姑娘之胸围绝不逊于欧美女郎;并以黄金盔甲的高档衣饰证明了“咱当兵的人,就是不一样”,所谓天朝富足,由此可见一斑。    第十二回 披金戴银岁末献钜礼 拖星拽腕爆乳暖人心  据说 […]

 『恭小兵』我们都去橙周刊

1
今天橙周刊的硬盘不知道被谁全删了,我的文件夹彻底消失。里面有我四个多月的所有文档。哪位大侠干的,也不事先打个招呼!无限郁闷,强装镇静,发誓以后自配软盘。另外发个新小说的开头。自己都记不清楚这是我今年写的第几个开头了,唉,年华老大,气力早衰。不郁闷了,老老实实发开头。如下: 《我们都去橙周刊》 文/恭小兵 1 我刚从901路公交车上跳下来,就看见了许很多余。他是我在合肥新认识的一个朋友,我到合肥才半年,但我 […]

 『恭小兵』杀人放火金腰带

1
正史:2006年5月10日下午,前卫音乐人窦唯冲入新京报报社编辑部,要求斥责该报社一名卓姓记者。窦唯指责该记者与该报另一记者此前采写过涉及他与高原生活及经济状况的报道。窦唯情绪异常激动,毁坏了该编辑部的电脑和电视等办公用品,并对编辑部工作人员有泼水等行为。第二次来到编辑部后纵火点燃了编辑部的一辆轿车。    第五回  卓记者霸王硬上弓  窦大侠火烧新京报    “王安老爹说,创世之初,世间只有两种人存在, […]

 『恭小兵』人倒霉喝凉水也塞牙

1
正史: 2006年6月29日,文学期刊《萌芽》度过了自己50岁生日。但就在这一天,《萌芽》副主编桂未明却透露:就在编辑为《萌芽》50周年7月特刊约稿之际,包括韩寒在内的许多“萌芽人”不计报酬,纷纷为自己的“发源地”写稿,却有一个人,提出了抬高稿费,否则拒写的条件。这个人,就是深陷“抄袭门”事件的郭敬明。最后,因“价码”过高,郭敬明无缘《萌芽》50周年7月特刊。     第六回  猛掌柜脸丢华诞日   刁客官身陷拒稿门  […]

 『恭小兵』改天请你喝咖啡

1
朋友之间最常见的交际词汇有几句:“改天聚聚”、“改天叙叙”、“改天请你喝咖啡”,这些话用林夕当年的一首歌词来回答那叫:“回忆还没变黑白,已经置身事外;承诺还未说出来,关系已不再”。我这人天性愚钝,加之农村出身,不解风情惯了,从来以为人家拿捏出来的的改天聚聚啊,改天叙叙啊改天请你喝咖啡啊等等说法必有此一时彼一时的嫌疑。不就喝个咖啡嘛,干吗改天呀?择日不如撞日,改天不如今天。 可为什么后来我们果然改天 […]

 『恭小兵』那么高雅的风月

1
最早知道林夕来自于王菲,当时的王菲还叫王静雯。音响店里,当这个女人慵懒散漫的声音唱着:害怕悲剧重演/我梦中的梦中/越美丽的东西/我越不可碰……寥寥数字说尽爱情空洞,于是记下林夕这个名字。 林夕的文艺,是世俗的文艺,没有脱离现实的风月,并非不食人间烟火。这个男人低调,内敛,平生拿奖拿到手抽筋,却很少露面。活跃乐坛20余年,能找到他的图片,却只有三两张。 虽说如今的歌手们都以邀到他写词为荣。他却自称:好的词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