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恭小兵

公共知青沙龙成员
微博:

 『恭小兵』我们的忧伤,需要时间等待

1
不知今晚我要写些什么,应该不是什么应景之作,我不应景已经很多年。也不是什么杂志约稿,近期以来,我我我已经混得愈发破败,网上几乎不再有人向我约稿。平常哥几个见了,个别假装有爱心其实胸怀叵测的混蛋最多会问:混进编制没,上司有什么绯闻,床上生活怎样,诸如此类的。从不问我最近可有新作。实际上我也明白,我写的东西他们从来不看,即使有人忍不住看了,最多也就一个字的评价,烂。 不扯了,气不顺,胸闷,堵住了,往 […]

 『恭小兵』test:本期策划图片版·存档

1
              […]

 『恭小兵』姚公庙不平等条约

1
我刚搬到徽京剧团宿舍那会,曾听过一老生当窗苦吊《过韶关》,唱的是一轮明月照窗(昂昂。。。。)前,愁人心中似箭(眼眼。。。。)穿。实指望(昂昂。。。。)到吴国借兵回(ei。。。。)转,谁知昭关(安安。。。。)有阻拦……吊来吊去的他倒没啥,我这里听得走火入魔,若不是旁边有个小生插一句“参谋长!共产党员时刻听从党召唤,专拣重担挑在肩。一心要砸碎千年铁锁链,为人民开出(那)万代幸福泉”的话,我差点就当场赴了 […]

 『恭小兵』哪个英雄好汉宁愿孤单

1
口述/林蜘蛛 整理/恭小兵 儿子三岁的时候,他的妈妈死了。我抱着小家伙从医院出来,回家的路上,儿子一边哭一边说,爸爸,我不哭了,我的泪一会就干了,我听话,你让妈妈回来吧。 八年过去了,我一直没有再婚。 儿子象个野孩子一样长大,象龙卷风,所到之处,一片狼籍。花,草,茶几上的东西,全部都要改变位置。家里总是乱糟糟的,我和儿子都习惯了这种生活。也许他缺少营养,面黄肌瘦的,但他精力充沛,总是跑啊跳啊,在我面前喋 […]

 『恭小兵』我们已走得太远,已没有话题

1
我以为周末总可以闲下来,抽空去看看一些我不认识,很少接触,也不在我连接以内的人士们写在网上的日记。很遗憾,我看见了一些各种各样的观点,和自以为是的嘴脸。可我没有看见人,哪怕是一个鲜活的人。他们将自己隐藏起来,将人的一面隐藏起来,将有思想的那一面,对,就是那些张口就能吆喝出来的,夹杂着各色人等智慧的那一面,端出来,然后开始呼吁,来吧,你们都来看我的博客吧,这是一个充满着智慧和思想的园地,天文地理,奇 […]

 『恭小兵』阅读:文坛需不需要市场?

1
1、据说“80后”的说法是你最开始提出来的。为何会有这样的想法?当时提出这个说法的情形是怎样的?你觉得现在“80后”文学的概念是否背离了?恭小兵:应该说,当时我只是提供出了那么一种设想,而这个概念紧接着就被传媒再造了。我自己都不清楚,为什么那么自然地写了那么一个非常普通的帖子,一夜之间就弄得好象是妇孺皆知。实际上很多的“妇孺”们并不知内中涵义的,我国人的脾气性格都很诡异,越是知道的,越是假装不知;而越是 […]

 『恭小兵』2006年度感动中国的十大灵异事件

1
1.老徐的博客 才女徐静蕾在新浪御林军的层层护卫下,带着“千万博客”的光环闯进网民的显示器,从此,她在人们的心底由一个参与《将爱情进行到底》的演员成功地转型为《梦想照进现实》的导演。境外媒体曾封她为“博客女王”。在新浪“名人博客”的奠基下,全国人民开始瞄准“博客”这块自留地,一边瞻仰老徐的光辉,一边做着“我若为王”的博客梦。老徐宣告了全民博客时代的到来。 感言:老徐将以“博客时代孙中山”的不朽身份进入 […]

 『恭小兵』火箭女郎vs大胳膊

1
有个事情我要告诉你,最近我迷恋上了网络视频,就是那种网上看人的东西,和聊天是同步的。不少时髦小青年都喜欢上网视频,特别是长的英俊帅气的男孩,比如像我这样的。一般来讲我们也没其他什么奢望,就是想在网上泡几个小妞,这么说有些不礼貌,其实我们就是想多认识一些好姑娘,好让自己在孤单寂寞的时候,有个异性可以让自己搂搂抱抱地睡睡觉。其实这么说还是很粗俗,可是为了要把这个事情给大家说清楚,去他们家大爷的,我不管 […]

 『恭小兵』俺还偏不接受你的变相吹捧了

1
今天下午上网,发现一个不知到底干吗的,跑去我的新浪博客里发言如下: 徐家禾子 2006-10-21 20:26:15 和你们老大说说,把《安徽商报》弄的好看一点。你看该报业集团的文摘周刊弄的多好啊。 俺看了很生气,这比一般直接吹捧俺的人显得更可恶。如果按照以往的坏脾气,俺想俺会一定要跑去他的博客里大闹一通,但俺现在是安徽商报的人,一个温和的人,低调的人,一个新锐主流人文关怀的人,所以就没去,但还是比较礼貌地回复了他一下。 恭小 […]

 『恭小兵』花木兰是怎样练成的

1
我叫恭小兵,搞文字(本来我想把文字写成文学,后来想想这样显得很土鳖很不时尚)的,师从某院某班某人门下,眼下就业于安徽商报橙周刊,蜗居庐阳。我在蜗居庐阳之初的目标是想写本《安徽报业15年》那样的权威书出来吓吓学界,可等我写到第五千字的时候就已经山穷水尽了,这种情况下,我只好降低标准,只要能写出一本《洽洽瓜子》或者《重塑老明光》那样的商业小说,混碗饭吃就行了。   我女朋友是个诗人,她平常时候管我叫铁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