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顾群

公共知青沙龙成员
微博:

 『顾群』说还是不说

1
           这几天颇不宁静。虽然有关部门通知的新闻禁令基本与我们无关,但看新闻,还是能调动自己的情绪。我发现,隔不了多久,就会曝出一些让人气愤或郁闷的新闻。虽然与我无关,但我知道,这些事其实与我们每个人都有关系。就像当年马丁·纳墨勒曾说:“他们(纳粹)最先杀共产党人时,我不说话,因为我不是共产党人;然后他们来杀犹太人,我不说话,因为我不是犹太人;随后他们来杀工会会员,我 […]

 『顾群』美景何来

1
(要加工资了,加把劲,冲上100分,争取评上助理编辑) 小时候,第一次上黄山,那时对黄山一无所知。傍晚入住玉屏楼,突闻外面游客骚动,大叫“看云海了!”急忙冲出去,只见云雾蒸腾,如海潮涌起,座座山峰,如海中仙岛,大为震惊。云雾袭来,我也置身其中,恍惚间,有种插翅而飞的欲望。   因为出乎意料,看到美景,总会产生惊喜。在后来的旅游中,我也曾经历过为数不多的几次惊喜。但后来,随着旅游成为人们的日常消费,景点 […]

 『顾群』百花井的花

1
“百花井”这个名字起得美!想来过去这里一定是百花争艳、鸟语花香的。 现在这里没有了百花的芳踪,只是这几年来,每到三月,路两旁一种叫不出名字的树就如期绽放花朵,花形很小,分五瓣,粉白色,花期较长,从第一朵花开到完全凋谢大约有二十来天。盛开时如繁星,远看不起眼,近看则一朵朵笑得灿烂。 每次看到这花又开,我都心生妒忌。它就那样无声无息又无可阻挡地开了。花开虽无声,但映在人眼中,比声音更具冲击力。 也许是人 […]

 『顾群』“天仙妹妹终结者”与老茶壶

1
最近,又一位美女又在网络走红。这位被称为“天仙妹妹终结者”的美女是一名20岁的藏族姑娘,名叫罗绒仲呷,是康巴地区的“藏家贵公主”。这位贵公主是去年6月被一群沿川藏线路自驾游的驴友发现的。据说比2005年在网络走红的“天仙妹妹”羌族少女尔玛还美上百倍。 看了这条新闻,我不禁又长叹一声。网络如同一头怪兽,正贪婪地吞噬着一切,包括我们自己。它将所有的事物娱乐化,变成人们的“消费品”。 追求美发现美是人的天性,对美 […]

 『顾群』我能行?

1
昨晚加班,为出“两会”特刊。中间妻子打电话来,说儿子今晚做作业肯定要到12点。他眼皮都抬不起来了,让他先洗个澡,清醒清醒。 到凌晨1点半,我回到家,他们都睡着了。我想检查一下儿子的作业,从他书包里翻出语文模拟卷,看他的作文。题目是《我能行!》,要求学生结合本学期取得的进步,写出自己的感想。 儿子在文中写道:本学期有两个进步,一是胆子大了些,过去不敢交朋友,跟同学在一起玩得少,交流也不多。这学期主动地与 […]

 『顾群』《卧薪尝胆》图个啥?

1
这些天央视八套播出了陈道明主演的连续剧《卧薪尝胆》。电视剧我一般只对历史题材的感兴趣,男演员我也最喜爱陈道明,更何况据史料记载,越王句践是顾姓的祖先,因此,便抱着感情抱着希望看了十几集。陈道明演得仍然不错,其他演员也多是与他合作过《中国式离婚》、《冬至》的,均不乏亮点。剧情编得也还引人入胜。但看着看着,我突然不太喜欢了,主要还是对剧中透露出的价值观。我仿佛从这个2500年前的古老故事中找到了至今尚存的 […]

 『顾群』2006,我的沙龙记忆    写给自己看

1
响应强班长的号召,先抛砖引玉,纪念沙龙一周年。 孔子说:四十不惑。今年我满四十,离孔子的要求还差得远,但与我的而立之年相比,我正在试图解惑。 在过去的日子里,我一直风平浪静,按照别人倡导的方式以及自己简单的理解去行动,并没有什么太多的困惑,而且整天忙忙碌碌,也不会去思考对于我似乎并不存在的困惑。 其实,这些困惑一直都存在,迟早都会遇到,每个人都会遇到,早遇到比晚遇到要好,幸好我在快四十岁的时候遇到, […]

 『顾群』距离产生什么?

1
美学家说:“距离产生美。”这其实是指距离产生了模糊,模糊产生了神秘感,而神秘感掩饰了缺点。雾里看花,水中望月,犹抱琵琶半遮面,月朦胧,鸟朦胧,烟笼寒水月笼纱,都会让人产生美的观感。距离太近,美人脸上的雀斑、帅哥牙缝中的韭菜叶,都看得一清二楚,就破坏了美感。年轻人找对象,首先看中的还是外部形象,相处久了,只要不是丑得鬼斧神工,形象便不太重要,重要的是性格的和谐与心灵的美丽。从这个意义上说,距离也产生 […]

 『顾群』文化启蒙悄然兴起

1
        1915年10月15日,《新青年》杂志1卷2号刊登了署名为李亦民的文章《人生唯一之目的》,文中说:“欧西自唯物哲学发明。文人学士。大声疾呼。号召於众曰。人类之目的。幸福而巳。快乐而巳。人类之仇敌。痛苦而己。”        文章介绍了西方哲学关于人生目的的种种学说,最后呼吁:        青年乎。 […]

 『顾群』音乐的形象

1
一我不是发烧友,但在记忆中,喜欢的音乐总是与我当时所处的环境和心情相关,听到这段音乐,我仿佛就能看到一些画面和色彩。    上大学时,在那所号称中国最美丽的校园里,春天与秋天都是最美的季节。然而,早晨我总是在睡懒觉。每天早晨,我都在睡梦中听到一首校广播台播放的钢琴曲,开头一段清脆而细碎的乐符一响,我就像看到温暖的阳光透过体育馆前高大的法梧,洒在那段下坡路上,金光闪闪的,像跳动的精灵。随着旋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