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顾群

公共知青沙龙成员
微博:

 『顾群』1990年的信

1
前些天,两位大学同学来肥,相聚甚欢。他们走后,我翻出了过去的通信,整理了一部分传给石家庄的文周同学。在武大读书时,我们几个是算拜把子的,我排行老三,他排行老四,我毕业后分在安徽日报社铜陵记者站,他毕业后分在某厅机关。看信后他感叹:没想到自己当年那么风趣、那么有文采。昨天,文周又翻出一封我于1990年写给他的信,还有一幅画,用数码相机拍后传给我。 看信后,我仿佛又回到了十六年前。那时我刚工作一年半,按 […]

 『顾群』记忆金属

1
西安兵马俑博物馆陈列着一把青铜宝剑,就是传说中秦始皇遇荆轲刺杀时拔不出来的那种长剑,长91公分。据说1974年出土时,考古人员发现这把剑被一个陶俑压住,呈九十度弯曲。当陶俑被搬开后,这把被压了两千多年的青铜剑神奇地突然绷直了,其后,考古人员试验时更惊奇地发现,用它来砍一叠厚报纸,居然一剑断开。 我参观这把青铜剑时就想到了“记忆金属”这个词。回来后查有关资料,专家说青铜剑很难铸,主要是铸造时加入锡的比例难掌 […]

 『顾群』真相、无意义及其它

1
真相往往都是简单而残忍的,也是见不得人的。我们一旦得知真相,往往会产生虚无主义,觉得古往今来很多时代很多人活着都是毫无意义的,仅仅是“活着”而已。 最典型的莫过于看黄仁宇先生的《万历十五年》。 黄仁宇先生评点的那些人物,无论是皇亲贵胄,还是王侯将相,甚至普通百姓,都成了悲剧人物。在那个年代里,文臣武将不乏能人,有大学士张居正、申时行,南京都察院都御史海瑞,蓟州总兵官戚继光,以知府身分挂冠而去的名士 […]

 『顾群』乡关何处

1
我们从何处来,向何处去?这个古老的问题现在很少有人问了,但最近回了趟老家,才突然想起它。 我所说的老家是指我从小长大的沿江小城,那里至今住着我的父母。四十多年前,他们从江苏老家到这座小城工作,从此就留在了这里。我在这座小城生活了二十多年,中间到外地上了四年大学,毕业后又回那里工作了三四年,此后,就一直留在了合肥。 这次回老家是参加这座城市建市五十周年大庆。实际上,我已有三四年没有回老家了,到合肥工 […]

 『顾群』脚臭是可以原谅的

1
        年轻人有很多毛病是可以原谅的,比如脚臭。         前些天从西安旅游坐火车回来,一位年轻的同事正好睡在我的对面上铺。车开了,小伙子鞋一脱跳上床,埋头看起书来。一会儿,浓浓的脚臭弥漫在我们四周,有人不堪忍受,几经劝说,才让他去洗了个脚。又过一会儿,一位胖胖的中年女列车员来扫地,听到同事抱怨脚臭,她却乐呵呵地说,脚臭说明身体好哇,小伙子精力旺盛嘛, […]

 『顾群』情感体验

1
    人生中无论富贵贫贱,无论盛衰荣辱,真正不断增值的只有年龄与情感体验。          那些书上记载的情感体验,即使一个智商与情商都很高的读者全能理解,但不真正经历一次,也不能算是体验了。正在体验着的人,与他先前预想的感受一定不同。因为人生中大多数情感体验都是痛苦或忧郁的,所以什么叫痛不欲生,什么叫行将崩溃,什么叫如坐针毡,什么叫欲哭无泪,什么叫牵肠挂肚,什么叫怒发冲冠 […]

 『顾群』游乾陵

1
前两天游西安时,法国总统希拉克正在访问,他去了陕西省博物馆、汉阳陵、兵马俑等地,与我们重复的地方只有兵马俑。我问导游,汉阳陵是谁的陵墓,导游说是汉武帝,结果回来一查,原来是汉武帝他爹汉景帝的陵墓,汉武帝的陵叫茂陵。在乾陵附近的永泰公主墓道里,我们看到不少精美的壁画,一问才知,这些都是复制品,真品在发掘时已被搬到博物馆去了,也就是说,希拉克看到的是真品。 西安的陵墓是赫赫有名的,从秦皇汉武到唐太宗、 […]

 『顾群』简单之人

1
简单之人,并非愚笨之人。简单之人,往往坦荡率真,随心所欲,行事总坚守自己独有的风格。世人从感情上大多喜欢简单之人,但史上简单之人从来都难如意。 简单之人,文如李白。他狂傲却重友情,什么都挂在脸上。对脾气之人一面之交即成挚友,于山花烂漫之中,摆酒相迎,少废话,照死搞。简单之人在酒场从不弯弯绕,必先将自己放倒,醉眼蒙胧之际,或长啸,或放歌,或骂人,闹完倒头就睡,临了还不忘瞩附一句,痛快!明天有兴致抱把 […]

 『顾群』令人郁闷的新闻

1
这两天看了几篇新闻,心里很是郁闷。 一条是重庆彭水一公务员写短信竟被刑拘。就因为填了一首《沁园春》,暗讽了一下“县太爷们”,没想到“县太爷们”竟然能动用国家机器,而且以法律的名字对其实施刑拘。 这条新闻让人有恍若隔世之感。改革开放以来,人们对社会评价好转的一个重要标志就是老百姓敢说话了,这是与文革时期相比而得出的结论。当然,这更是被写入共和国宪法的公民权利。 没想到,改革开放20多年后还会出现这种因言 […]

 『顾群』唐伯虎与徐文长

1
一 自隋唐开科取士以来,中国古代读书人的命运转折大多与科举有关。所有年轻的读书人无不做着“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的美梦,一心要实现“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抱负,希望自己的学问能经世致用,“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至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成为读书人的惟一理想,一旦金榜题名,即“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又成为古代读书人人生之两大快事。 金榜题名后,读书人便成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