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顾群

公共知青沙龙成员
微博:

 『顾群』狗狗的爱情

1
不知这是不是合肥特有的现象,但我每回上街总能碰到。在市府广场或淮河路,总能遇到几对闹别扭的恋人。有的是女孩子生闷气,男孩子百般哄劝,又抱又搂,于是女孩子往往伏在男孩子怀里气极而泣,后又化嗔为喜;有的是两人脸红脖子粗地对吵,那是真生气了,结果也是两种,一种是分道扬镳,各奔前程。这种结果以后要想修复关系看来得费点事了;一种是互不讲话,但一方仍跟着另一方走,说明仍有藕断丝连之情,时间是最好的药,气消了, […]

 『顾群』黑沙河畔的一场屠杀

1
我的家乡是一座小山城,有一条小河从东到西穿城而过,因水黑而得名黑沙河,沿河而建的一条街叫小街。 黑沙河并非自然形成的河流,而是铜矿排放尾沙的沟渠,时间长了,就成了一条小河。小时候,我和小伙伴们喜欢在河里趟水,因为水很浅,河底没有石子淤泥,只有尾沙,踩上去很细软舒服。 小街与市中心的主干道不同,文革后期,这里有不少做小生意的小店,也有菜市场,很热闹,好玩的东西多。有一回,邻居的孩子经过一个卖烧饼的摊 […]

 『顾群』爱好与工作

1
特别羡慕那些玩什么都能玩出名堂来的人,轻轻松松在几个行当里都是大家,一辈子干了别人几辈子都干不成的事。就像有的人既是思想家,又是政治家,还是军事家、哲学家、文学家,这真是件令人羡慕的事。有的人在多学科有建树,被称为“学者”,这也很不容易。还有不少人只能是某一方面的专家,而能在某一方面被称为“家”仍不容易。这些人,大多是把爱好当工作,或是把工作当爱好的了。但更多的人一旦把爱好当工作就感到痛苦,最终只 […]

 『顾群』幸福等于一

1
   昨天看到一条新闻,得知国家开始重视国民幸福指数了。“幸福感”这两年很热,之所以热,是很多人感到不幸福。为此,我查了相关资料,想弄清楚什么才叫幸福。这一查才发现,原来幸福是一个分数,当它的比值为1时,人就是最幸福的了。    这是美国耶鲁大学罗伯·连恩教授在1970年就进行的研究,他提出,当人的需求与供给刚好对等的时候,满足感与愉悦感是最高的。而过多的供给,反而让人比物质匮缺时更为失落。从他的研 […]

 『顾群』读书接龙

1
     被常先生点将,接龙,为的是破除他对我的神秘感。所谓神秘,是摸不透的意思,一种是深不可测,一种是故作高深。看到常先生及列位先生女士们读的书,我便害怕暴露出我的“俗人”真相来。说来惭愧,我买的书有大半未读完,也没什么品位,一般相信别人推荐的。读书多的时候是学生时代,以前有五六年时间基本没正经读过什么书。我历来是实用主义者,将书分两类,一类是情感需求,一类是实用需求。无论哪类书,在需要 […]

 『顾群』“出大事了”

1
      2001年9月11日晚约10点多钟,我正在看电视,家里电话突然响起,原来是江总来电,他有点兴奋地说:“快看凤凰卫视,美国出大事了!”我急忙转到凤凰台,果然正播放飞机撞世贸大楼的镜头,我惊呆了,这种镜头只有在好莱坞大片里才能看到,没想到竟真的发生了,这是多么令人震惊的一幕啊!这时,我完全忘了美国人民的痛苦,开始兴奋起来,带着职业性的冷漠。一会儿,岳父也打来电话,他更兴奋,几乎是叫喊着让我看 […]

 『顾群』高高手老余

1
老余好久没来了。 大家称老余为教练,我叫他“余老师”,其实也没有谁正式任命他为教练,那是他一出手就让人不得不服,所以都称他为教练。 老余乒乓球打得好,不是一般的好,是专业水平的,属于那种高高手之类。 那年我们报社地下室刚装修好,有两个乒乓球台,一些乒乓球爱好者就像猫闻到腥似的陆续聚在这里了。老余就是这时候来的。 老余看样子有五十岁了,脸上棱角分明,眼睛很大,眼神严厉,走路蹒跚,甚至有点罗圈。但到了球 […]

 『顾群』油瓶倒了谁扶?

1
单身汉时,有老兄传授经验:结婚后干家务是一大麻烦事,夫妻双方要想少干家务,那就得比定力,谁能油瓶倒了都不扶,谁就能少干活,谁先伸手干,今后这件家务就算他承包定了。后来的实践证明,这话有一定道理,但现在的小俩口谁也不好意思一点家务活不干,无非是谁多谁少的区别。但有个规律,干得多的总是对脏乱差的忍受程度低的。 还有,在某些单位里,干活多的人出错也多,不仅比不干活的累,而且心理压力也大得多。一旦有段时间 […]

 『顾群』四代座右铭

1
上大学时,一天夜里宿舍卧谈,一宿舍同学竟没有一个出身好的,每个人的爷爷不是地主,就是富农,还有流氓无产者。 我的爷爷也有国民党上校军衔,属于有历史问题的。其实我爷爷只是旧社会邮政局的职员,因为是战时,邮政也军事化,所以职员也就有了军衔。看来我的爷爷还是资深职员了。 我从未见过爷爷,我出生时,他已去世多年了。只是对父亲告诉我的一句话记忆深刻,那是爷爷送给父亲的座右铭:“宁为鸡头,莫为牛后。”因为对说 […]

 『顾群』谁该负责

1
周末偶然看了央视六套播的根据柔石小说改编的电影《为奴隶的母亲》。电影讲述的故事发生在民国时期,农民阿秀(何琳饰演)为了替丈夫还债和给儿子春宝治病,“典当”给富家传宗接代。在为富家生完儿子秋宝后,变成了他们干粗活累活的佣人,遭到冷遇和百般凌辱,秋宝又被强行抱走。“典当”期满后,阿秀又回到那个爱恨交融的家,朝思暮想的春宝却视她如同路人……看电影的过程中,痛恨的焦点集中的富家太太身上。她不能生育,又要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