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韩贺彬

韩贺彬,男,中央媒体记者。
微博:

 『韩贺彬』女儿阳阳(6)

1
草绿叶黄,很快又是三个春秋过去了,女儿结束了9年的义务教育,就要升入高中了。   参加中考的时候,因为分到的考场离家太远的缘故,又加上天气炎热,女儿也没有得到很好的休息,考试时发挥的不是太好。   中考试结束后,我想让女儿出去好好玩玩,彻底放松放松,就问她想到哪里去。女儿的小脸上布上了一丝忧愁,想了半天才说:“我要等到中考成绩出来后再作决定,如果考的好就出去玩,考的不好就利用假期时间补课。”女儿的 […]

 『韩贺彬』女儿阳阳(5)

1
上了中学的女儿,课程多了,作业多了,上学路程长了,用去的时间也多了,因此,只好中止了上课外班的活动。就这样,每天晚上,她都要在作业堆里写上十一点多。   有时,女儿为写不完作业而苦恼,急躁的情绪时有体现。为了减轻她的负担,我只好让她停下不想做的作业,第二天让妻子再去学校找老师为她圆圆场。因为不想做而去做,学习效果肯定不好。但是,我向女儿提出了一个要求,让她上课时要集中精力听讲,确保不坐晕车,保证 […]

 『韩贺彬』女儿阳阳(4)

1
女儿对学习的过于投入,给视力带来了一定的影响。那年春上,我只好带着她来到中科大附属医院,给她做检查,配眼镜,校正她的视力。   我每次下班回去的第一件事,就是想办法让女儿从书房里走出来,到室外活动活动,和院里的小朋友们玩一玩。   女儿经常去找的朋友是隔壁的余静,她比女儿大两岁,虽然有些代沟,但俩人玩的还比较投机。我喜欢女儿和比她大的孩子玩,因为她能从大孩子身上学到一些东西。   可这种美好的时 […]

 『韩贺彬』女儿阳阳(3)

1
有年暑假,已在省城生活了半年多的女儿突然对我说,她想回老家,她想老家的王老师了,想要我带她回去看看王老师。看着女儿渴望的眼神,我欣然应诺。   利用双休日的时间,我带着女儿回到了故里。车子一拐进她上学的那条路上,女儿就开始兴奋起来,把脸贴在车窗上往外瞅,对着熟悉的街景指指划划。来到幼儿园前,女儿迫不及待地开门下车,一头就往幼儿园扑去。可惜的是,当时正值双休日,又是放假,幼儿园的大门紧锁着,女儿不 […]

 『韩贺彬』女儿阳阳(2)

1
军校毕业后,我被选调到了南京军区政治部宣传部工作,任正连职新闻干部,兼任中央人民广播电台驻南京军区记者站记者和《解放军报》特约记者,开始了紧张繁忙的工作。而妻子和孩子,还在家乡那个市工作和生活。     这个时候,女儿也该上幼儿园了。   那天,妻子给我打电话,说是已经给女儿报了名,是市里最好的一家幼儿园。可是,送女儿上学的时候,她哭闹着不肯上车,怎么哄也不行。妻子在电话里啜泣起来。   […]

 『韩贺彬』女儿阳阳(1)

1
                            一   不经意间,女儿一天天地长大了。虽然,我的梦中还时常出现她小时候的可爱模样。   女儿是我上军校时出生的。这是我第二次上军校。第一次上军校时我还是战士身份,部队规定不能谈对象。等我第二次以副连职新闻干事的身份上军校时,已经成家立业了。当初我和家属还没想着要孩子,可生活中时时都会发生惊喜,在蜜月期妻子就怀孕了。根据预产期,她应该在我入校一周后才能来到这个 […]

 『韩贺彬』求画

1
  周六上午,周青开着车,拉着李中华一起向大画家高碧海家驶去。 黑色的尼桑牌轿车沿着环城路一直向西,大约跑了七八公里,便来到了一个较为豪华的小区前。李中华看看大门上方的牌子,上面写着“罗马皇家花园”几个字。他在心中笑了笑,心想:这些开发商还真敢起名字,连“皇家”的字眼都用上了,也不怕犯忌讳。周青从驾驶室里伸出头向看门的保安说了一声,便把车子开了进去。 道路两旁绿树成荫,全是青一色的樟树。李中华特别 […]

 『韩贺彬』愿我们都远离车祸

1
  如今,我们每一个人早上出门,还不知道晚上能不能够平安回家。 这决不是危言耸听! 昨天上午参加中央纪委举行的陈超英先进事迹视频报告会,得知这位全国纪检监察系统先进工作者,在一次前去慰问职工的途中,死于车祸,享年52年。 随手翻开刚到的《中国纪检监察报》,在“人物风采”版上,有一篇追记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4师67团原政委石书江的稿件,一看内容,又是死于车祸,时年55岁。 办公室的一位同事戏言:如今是车祸创造英 […]

 『韩贺彬』历史·现在

1
      […]

 『韩贺彬』一花一世界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