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韩贺彬

韩贺彬,男,中央媒体记者。
微博:

 『韩贺彬』胡有福是怎样发财的

1
       人有多大胆,就有多大款。这是我小学同学胡有福的致富名言。    8年前的胡有福,只是一个在一家大酒店里当跑堂的勤杂工,穿着一身油腻的衣服,脸上堆着谦卑的微笑。如今不同了,他浑身上下衣着光鲜,经常坐着飞机周游世界各国,开口闭口总是比尔·盖茨、李嘉诚等几位世界富豪的名字。    前天,闲来无事的胡老板,忽然心血来潮,要请我们几个穷弟兄吃饭。我和大刘、小马等几人欣然应 […]

 『韩贺彬』茅屋莫嫌低小

1
    大军是我的同学,大学一毕业就被分到了一个要害部门工作,惹得一帮老乡羡慕不已。可是,前天见到他的时候,他说自己已经辞去了公职,目前成了一家民营企业的打工仔。一帮朋友都替他惋惜,而他却说,我丢掉的只是枷锁,获得的却是自由。大家问其原因,他就向我们讲起了自己的心路历程——     在这个要害部门工作,是我有生以来最为烦闷的日子。浓浓官气,沉沉暮气,首先就让我感到了窒息。可是,这些还不算 […]

 『韩贺彬』画坛轶事四题

1
  一、千金不易     “五一”回乡,我听表哥讲了一个故事。    前不久,旅美大画家乔清溪,专程从国外赶回,来到小李庄找到李从柱老人,拿出2万美元要购回自己早期的一批作品。    1974年,在省美院工作的乔清溪,被打成右派发配到小李庄窑厂进行劳动改造。窑厂厂长李从柱,也有一些艺术细胞,就把乔清溪引为知己,不时地拿酒给他喝。苦闷而又烦恼的乔清溪,不断地借酒浇愁,酒后就飞笔作画,画完后就 […]

 『韩贺彬』韩氏七雄

1
      说不尽的沧桑       道不完的苦衷       滚滚红尘中       谁能成为英雄   一     我的祖籍在山东枣庄。庄名就叫韩家庄。     据我爷爷的爷爷说,我的祖上,先前习文,出过一批较有影响的文人士 […]

 『韩贺彬』诗人本色是军人

1
      “八一”节这天,上校警官张国领给我寄来了他刚刚出版的诗集《铭记》。里面收录了他的几首专门为纪念中国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1周年而作的长诗。据我所知,这是他出版的第7本集子,而且《铭记》刚刚捧回“中国人口文化奖”金奖。       我和张国领相识于18年前。那时,我在阜阳军分区当兵,他在武警阜阳地区支队服役。共同的爱好,使我俩成了好朋友。当初我对他的评价是:话语不多, […]

 『韩贺彬』廉似清风

1
    在我们老家,伯父也算是一个不小的官了。他于80年代初期就任市委组织部副部长兼人事局长,手握重权十几年,经他调动和提拔的人不计其数,可在我们的亲属中,竟没有一个人得到过他的“关照”。    1986年秋,我的堂哥永新从部队转业回来,想通过伯父的路子留在市内,可伯父不仅不答应,还把堂哥叫来批评了一通,要求他要服从大局,不搞特殊化,不给组织上出难题。堂哥看到伯父不肯帮忙,就自己出面联系,最后市 […]

 『韩贺彬』不能忘却的历史

1
      灿烂的阳光普照着这块曾经倍受屈辱的土地,炎热的南风吹拂着这群记录着血腥事实的建筑。     在纪念抗日战争胜利61周年前夕,我怀着极其沉痛的心情,来到了由邓小平亲笔题写馆名的“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参观。拾级而上,用中、英、日三国文字写成的“遇难者300000”黑色大字射入眼帘,令人触目惊心。广场上,三组题为“劫难”、“屠杀”、“祭念”的浮雕赫赫而立,向观众们展现着那段血 […]

 『韩贺彬』青年诗社

1
    梅子这次从广州回来,专门来到诗社的旧址前驻足了一番。    十几年前,这只是一间市文联堆放杂物的仓库,霉暗而潮湿。经过梅子、老陈、大蔡等人一整天的打扫,添上了油印机、办公桌椅等家什,就变成了青年诗社的社址了。    真想不到,梅子最美好的青春岁月,是在这里度过的。当时,他们创办的《青年诗歌报》就像今天的房地产广告和推销壮阳药的传单一样,把皖北那座小城覆盖得严严实实。当源源不断 […]

 『韩贺彬』快乐的老张

1
          老张是我的科长,今年50有余。老张的人生信条是:享受快乐,一生无悔。他天天喝着革命的小酒,抽着革命的小烟,打着革命的小牌,日子过得确实很快乐。    老张的第一大乐趣就是抽烟。他已有40年的烟龄了,烟瘾之大恐怕无人能比。他从早上点上第一支烟开始,不到晚上倒头睡觉,烟是不会松手的。就这样,他夜里起来解手的时候,别人都是先往卫生间里跑,而他先是点上一支烟,边抽边 […]

 『韩贺彬』彩民老猫

1
       在我们小区里,住着一个买彩高手。他30多岁的样子,留着长长的头发,瘦瘦的,腰弯得像一只大虾。他每天睡得很少,吃得也很少,就一个人猫在屋里,对着一张图纸发呆。有时坐上一整天,也不会写出一个号码。大家不知道他的名字,就喊他“老猫”。跟他在一起的时候,就听他嘴里时不时地冒出什么连号啦,座号啦,冷号啦,热号啦,不知所云,让人以为他是神经病。       老猫买彩有个特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