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韩贺彬

韩贺彬,男,中央媒体记者。
微博:

 『韩贺彬』老刁这个人

1
        老刁是我在某报实习时认识的一个编辑。弓腰、瘦脸,镜片儿后面闪着一双小眼睛,左腿略有残疾。他的脾气有些古怪,思维方式也与常人不同,背后人们都喊他“刁神经”。    老刁早年丧妻,不知何故一直未娶。但他好色在单位是出了名的,据说凡有女作者送稿,都有可能受到他的骚扰。最为典型的事例就是有次他约一位女作者晚上去办公室里改稿,稿子刚改个开头,他的手就摸到了女作者的大腿上 […]

 『韩贺彬』得与失

1
    大刘是我同乡,虽同居一城,但大家与他交往不多。原因是他爱占小便宜,处处斤斤计较,吃不了亏,搞得老乡都比较反感他。据他的同事说,上次单位里配电脑,说好了新买的两台电脑供正副头头用,头头换下来的电脑再给他们用。可大刘仗着自己比副头的资历老,新电脑一抬进办公室他就抢先抱了一台,搞得副头脸不是脸、鼻子不是鼻子的。又有一次,单位里一位小伙子结婚,计生办主任给小伙子送去几盒安全套。这事正好被大刘 […]

 『韩贺彬』阻力的作用

1
    昨天一大早,朋友大庆给我打来电话,说是骑摩托车撞了人,要我赶快给他送钱救救急。问其原因,他说刚下过雨,路面太滑,加上车刹又不太灵,阻力小了,一不留神就撞倒了一个老太太。     在为大庆送钱的路上,我慢慢琢磨,才感到阻力是个好东西,没有它,不知道这个世上每天会增加多少车祸。     由车及人,我想到了我的同学小齐,这小子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了县委机关工作。因做了组织部长的爱婿 […]

 『韩贺彬』你有没有亲戚当民工

1
    办公楼前又新盖了一栋综合楼,它在不经意间一天天地长高。     我经常会凝视窗外,深情望着那些在脚手架上忙忙碌碌的民工。我有3个堂兄弟,也像他们一样,在外省的工地上,天天吃着劣质的饭菜,睡在简易的工棚里,干着粗笨的重活,拿着一点可怜的工钱。可是,他们却用自己勤劳的双手,描绘着大都市的美景。     我的亲戚中最早出去打工的是堂哥朋彬,这个当年参加高考时仅因9分之差的乡村秀才,因家 […]

 『韩贺彬』红军林

1
    那年六月,我在南京军区某部任新闻干事,奉命前去井冈山采访一位老红军。     一路上,我闷闷不乐,原因是在这次分房中,竟把我给拉下了。我决定这次采访回去之后,找头头们好好地谈一谈,要有一个说法才行。     山道崎岖。北京牌越野吉普车在盘山公路上颠来晃去。有好几次,车子都差点翻进沟里,我和驾驶员小王都吓出了一身冷汗。真不知道这位老红军是怎么想的,为什么甘愿放弃舒逸的都市生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