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洪锋

隐忍,是当下的关键词。
微博:

 『洪锋』重识徽杭古道1)过昱岭入徽郡,岳王开古道

1
  如今说起“徽杭古道”,可能多数人会第一时间想起从我省绩溪伏岭镇至浙江临安市马啸乡的那条路。因遗存相对完好、超前开发,这里较早被外界熟知。   然而,能冠徽、杭两府名头的古道,实则是指徽州府所在地歙县到杭州的官商通道。据《歙县志》载:南宋,赴京官道改出南门,经昱岭出境,可至京城临安(今杭州)。徽州境内的古道为全长50公里的石板路,从府城歙县过王茂荫故里——杞梓里,越老竹岭,最后经皖浙交界处的昱岭关 […]

 『洪锋』勤杂工咏叹调

1
  为我解个谜,谜面是一个梦: 满地毒蛇,无处落脚,我惦着脚尖狂奔 鲁迅笔下的狂人猥琐地醒着 他在提防“赵家的狗” —————————— 一个忠于冷血 一个忠于鹰主 毒蛇和狗裸行于每个暗角 熠熠的眼睛贪图着猎物 舌信舔过一切美好和龌龊 —————————— 勤杂工们疲于奔命 用尽最后的力气歌唱: 这里只有死亡的渴求 这里仅剩坟墓的引诱 —————————— 勤杂工们顾影自怜 用尽最后 […]

 『洪锋』测试

1
测试 […]

 『洪锋』落寞“贵族”亟待复兴

1
  清代建成的老房子,地下的排水系统从来没有清理过,如今仍能正常使用,这不能不说是一种奇迹。 这里所说的老房子就是黄山市歙县郑村的“汪家大屋”,有着徽州古建“最后的贵族”之称。 与地下排水系统相比,地上经历风雨沧桑的老房子,却不那么幸运了。“汪家大屋”四堂中,除了“和义堂”勉强保持原貌外,“务本堂”、“善继堂”和“善述堂”均已破败不堪。   四堂之三“艰难存世”   屯溪至歙县的公路边,在郑 […]

 『洪锋』闲话】走下“神坛”

1
  “徽文化‘守护神’”、“文物斗士”、“情倾徽州山水,胸有气象万千的大家”……就是这样一位被媒体语言无所不用其极来形容的“神”一般的人物,在2008年的春天走下了神坛。  根据检查机关的指控,歙县政协原副主席徐普来,伙同其子贪污逾4900万元。这也创造了安徽省近年来检察机关指控的最大贪污数额。  一)  对于媒体给予的众多光环,徐普来本人从不拒绝。  2007年初,新华社发表文章,以“文物 […]

 『洪锋』闲话】走下“神坛”

1
  “徽文化‘守护神’”、“文物斗士”、“情倾徽州山水,胸有气象万千的大家”……就是这样一位被媒体语言无所不用其极来形容的“神”一般的人物,在2008年的春天走下了神坛。  根据检查机关的指控,歙县政协原副主席徐普来,伙同其子贪污逾4900万元。这也创造了安徽省近年来检察机关指控的最大贪污数额。  一)  对于媒体给予的众多光环,徐普来本人从不拒绝。  2007年初,新华社发表文章,以“文物斗士徐 […]

 『洪锋』老房子的阵痛之三——行政之手

1
它依然健在         国庆期间,我再次前往探望了一位百岁“老人”,它就是曾被歙县政府规划拆除的一幢百年古教堂。         这是一幢难得一见的徽式、欧式建筑风格并存的古建筑,其外层门楼为典型的徽派风格,雕刻精美;主体建筑为欧式风格,外观宏伟,工艺精湛,建筑物之间的布局错落有致;主体建筑的两边分别植有石榴树,在秋风的吹动之下摇曳婆娑,颇有点庭院深深的意蕴 […]

 『洪锋』宫礼点名答卷

1
1.上一次哭是什么时候…为什么? 爷爷去世,疼我的人又少一个 2.生活与工作如何平衡? 没法平衡,该生活的时候工作,该工作的时候生活(夜班)。。。 3.你认为分手后的男女朋友还能做普通朋友吗? 这好像不是一个人的事情哦。 4. 在成长的岁月中,有没有一道菜,让你难以忘记? 有,第一次做的西红柿炒鸡蛋,超级咸,同吃的人估计也很难忘。。 5.如果爱情是场戏.要剧终散场.你还要演么? 演,而且是轰轰烈烈地演 6.你相信承诺吗? […]

 『洪锋』他在12年前遥想“大合肥”

1
          人物简介:罗来平(1937—),安徽省建设厅退休干部。1961年毕业于上海同济大学建筑系城市规划专业。在职时一直从事城市与风景区规划、建设、管理工作。         之所以想写点什么,是因为看了罗老早在1995年给当时的回良玉省长的一封信。这封信的内容有关合肥的城市规划,抬头叫“关于合肥市规划建设成为现代化大城市的意见”。仔细读来,这封信 […]

 『洪锋』老房子的阵痛之二——盗卖成风

1
    小村风波        徽州小村金川的村民最近很有些惶恐,因为这里的洪氏祠堂在建成百年之后出了件大事:后进大柱子上的4幅楹联一夜之间不翼而飞了。        族人查看之后发现,祠堂的大门完好无损,只是在墙角的地方有一个盗洞。        按照徽州祠堂的一般规矩,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