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黄晓莉

公共知青沙龙成员
微博:

 『黄晓莉』目空一切君

1
          特别喜欢有思想,有能力的人,他们总是侃侃而谈,意气风发。           只不过这种天才中有个别容易极端,目空一切,唯我独尊。前几天就碰见过一个这样的哥们,各种酒下肚之后,各 种踩人,言下之意,他办不了的事情,就没有人能办好。        […]

 『黄晓莉』我要有家了~~~

1
    一晃眼,有一年多都没来这里的,消失很久主要是工作太忙。但似乎又觉得这个不是理由,即使工作再忙,也不能忘记,也不能忘记来到这里被熏陶啊~~于是,借着某个合肥地震的夜晚,和冯才子在MSN上交换信息的时候拜托他帮我找回密码。       其实找回密码也不晓得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再写,因为日子很平淡,以至于都不晓得该记录些什么,或者要记录的东西太多以至无法下手。所以更万万不会想到,写的第一篇 […]

 『黄晓莉』透支的青春

1
      已经不记得,这是连续第几个晚上,我忙到3点多还不能去睡觉。不是故意要拽给谁看,显得网店生意很忙的样子,而是确实觉得有太多的事情没有完成,想睡,却总不那么塌实。恨不能一个人劈成2半实行2班倒,一个去休息,一个继续忙。       当我不得不用一支支香烟来给自己提神并让自己保持清醒的时候,我知道,我早已开始透支自己的青春。       以前,从没 […]

 『黄晓莉』埋葬

1
    昨天,我在上海,在电脑的这一边:姐姐在六安,电脑的那一边。姐姐对我说,心情不好,因为天下着小雨,这样的天气很影响她那颗敏感的心。我笑~~姐姐很是严肃地发过来一行字:“我心情真的很差,连吃巧克力的心思都没有。”     姐姐比我大一岁多点,是我大姑的女儿。可能是因为我大姑和大姑父太信奉“女子无才便是德”这句话,于是成绩很好的姐姐没能念高中,更没能走出去上大学。这一点,她很是羡慕我。不过 […]

 『黄晓莉』关于思念(七)又老了一岁

1
    当时钟走过子夜12点的时候,代表着我又老了一岁。     几乎没有什么喜悦,却也没有太深刻的悲伤。仍感谢岁月赐予我的一切,不论好的还是坏的。在成长中,我渐行渐知,一切到最后都将是平淡。     留不住的时间,忘不了的回忆! […]

 『黄晓莉』关于思念(六)我的美丽哀愁

1
    生意比最初的时候要好一些,为了让资金转动的更快,经常去扫货成了我们要频繁完成的工作之一。上周,同伴连续去了5天,来回的奔波让她很是疲劳。本来我的主要任务是负责销售,但是看着疲惫的她,于是周五由我去取货。     不出所料,实际的提货量远多于我们的预定,本想着让快递发回家里,但是一来要耽误2天时间,二来是要增加运作成本,于是我还是一咬牙,决定自己带回去。我再次错误的估计了自己的实力,约 […]

 『黄晓莉』关于思念(五)上海男人

1
    在人们的思维定式里,上海男人的标准形象是小气、琐碎、矫情、娘娘腔,基本上我认识的一些地道的上海男人还真应了这句话里面所包含的大部分内容。比如我初到上海的时候,和一个高中同学聊起我要做网络商店的时候(此同学为在合肥读书的上海人,我从来没把他看作是合肥人,父母好象是上海知青),他用很鄙夷的眼神说,你怎么不找个正经点的工作,做这个能有什么钱途,做到底也就是个网络小店~~~然后对我说,这个世界挣 […]

 『黄晓莉』关于思念(四)不太顺利

1
    这几天我们的生意不太顺利,各种各样的问题接踵而来,有的说衣服太厚了,有的说衣服太薄了,有的说衣服太白了……总之,很多你之前根本没有预想过的问题,都出现了。     朋友和我都很苦恼,因为我们似乎刚刚挨过艰苦的开头,本以为一切都应该比较顺利,起码不应该那快就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呵呵,网络销售成本是低,但是售后的问题也真的是很麻烦。     昨天,一个买家在收到衣服之后,没有经过 […]

 『黄晓莉』关于思念(三)动荡的日子

1
    终于,第三次搬家还是这样平静的到来了,我的家也从最初的遵义路——曾经的天山四村——目前的台儿庄路。     最初的遵义路小屋只有15平米,没见到的时候,朋友对我说,是个一居室。看到后,才发现,叫一居室实在有点勉为其难,充其量不过是一个屋子外加一个过道(其实也是用做厨房之用),还有一个卫生间。不过据说这栋临街楼的历史十分古老,是陈毅元帅在任上海市市长时修建的楼房,连楼梯还都是木质结构。 […]

 『黄晓莉』关于思念(二)

1
    嗨,吃晚饭了吗?现在是我的休息时间,于是又开始想你。不过,依然选择不联系你,有些东西不能属于自己一个人,但这份思念起码可以完全刻上自己的印记。不知道这是否一种幸福。     昨天晚上发现自己有点低烧,不过并不是很要紧。好友临走前,嘱咐我晚上早点收工,早点休息。原本我也这么打算,谁知道要买东西的人一个接一个,居然一直忙到了凌晨2点才可以下线。本想着可以休息了,刚进入浅睡的状态,就听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