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胡鑫

一个爱折腾又折腾不起的轻狂傻子:)
微博:

 『胡鑫』青春·葬礼

1
在这个青年节里,我却前往殡仪馆告别一位朋友。与我一同参加葬礼的,还有很多熟悉的同行。 这是我第三次去合肥殡仪馆——此前告别的两位朋友,和这位一样,都是正值“人生的青春”时,挥手告别了人世。 朋友的离去,带走了所有的眷恋,留下了不尽的痛惜…… 回到办公室,看着台历。不禁想写点什么:我们需要为梦想而努力,更需要为生命而深思。 青春易逝,人生短暂。当一切的梦想都寄希望于人生得意时,我们是否应该想想当 […]

 『胡鑫』岁末的盘点

1
     咱们的国家领导人有这么一句套话:今年是极不平凡的一年,是关键之年……年复一年,辞旧迎新,总要话点什么。        2012年不是末日,但似末日。        如果用一个词语来形容我的2012年,那么“折腾”将毫无疑问成为我的年度关键词。         2012年,我离开服务了六年的媒体,尝试新的工作领域。2012年,我的生命因为儿子的降临而发生了根本改变……         在这样一个新旧年份交替的日子里,沐浴着窗外午后温暖的阳 […]

 『胡鑫』边走边停:写在辞职时的文字

1
2008年4月10日,我写了第一份辞职报告;2010年4月18日,我写了第二份辞职报告;今天,我写了第三份辞职报告。 我感谢合肥电视台给予我第一份正式工作;我感谢安徽电视台给予我一个学习的平台;我感谢出版集团市场星报给予我锻炼的机会。 每一次的离别,都极其纠结;每一次的离去,都心怀感恩;每一次的重逢,都倍加珍惜;每一次的交集,都难以忘怀…… 多自我反省,不去抱怨,更不要去报复;多想想自己的不足,多去欣赏他人的长处和优 […]

 『胡鑫』《为爱高歌》:在红歌中黯然远去

1
        “这一期的国庆特辑,不仅要体现红歌的现代感和时尚气息,还要彰显出建国60年来的恢弘大气和生机勃勃……”栏目负责人说道。因此,导演组不论是在明星、歌曲的选择上,还是在服装、舞蹈的搭配上,都追求到尽善尽美。记者了解到,在节目中,沈傲君、尚雯婕、周艳泓、袁文康等一批实力偶像明星将以老歌新唱的方式全新演绎红色革命歌曲。这些歌曲无论是在演唱方式上还是曲风上都会有些改动,既使观众能够 […]

 『胡鑫』快女带来的嬉闹与忧伤

1
    23点12分,立秋已过的夜晚开始宁静,一场舞动4个月的比赛落下了帷幕,没有悬念,没有以往的泪水,没有一起的欢乐,没有盼望的满足,它属于成熟的湖南卫视,它属于成功的娱乐团队,它属于热爱它的粉丝,当然它也属于没有信仰的大众,它——快乐女生——它以自身所独特的方式绽放着光彩。此刻,我必须承认它嬉闹式的结束还是令我感到一丝忧伤——不为选手,也不是为了比赛,而是为了自己。     2005年的夏季,一 […]

 『胡鑫』从《我的兄弟叫顺溜》学习广告狙击战术

1
  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使中国经济形势不容乐观。受大环境的影响,中国广告业进入了调整期,广告增幅速度放缓,对于此前已经遭受新媒体冲击的中国三大传统媒体——广播、报纸、电视来说,其广告形势更为严峻。据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公布的数据显示,2008年中国广告经营总额达1899亿元,增长率为9.11%,其中,报纸的增长率在传统媒体中最低,只有6.36%。作为传统媒体的报纸、广播和电视的广告营销人员,如何实现高效的业务增长呢?本文 […]

 『胡鑫』至死方知病已深

1
       执行力已经从单一的词语转变成了一门社会的学科,很多人很多单位都在说或是用这个词。而相对于执行力来说,政策只是一个符号与方向。         机制是什么?机制是通过实践经验总结而来的管理模式,管理不仅仅是人管人,上级管理下级,而是一种规章或是制度,机制是灵活的逐步完善的过程性制度。        我们 […]

 『胡鑫』半年感言:我是卒子

1
       昨天接到中心秘书的短信:10月7日员工大会上作为优秀员工代表做发言,让我认真准备!来新单位快六个月了,终于获得了一次“半官方”认可。三个月前的季度总结会上,我与“学习型员工”擦肩而过,让我感到本职工作以外的竞争与复杂:前进的路上,总有绊脚石;平静的湖水下,总暗藏漩涡……   半年前,我从合肥电视台辞职,来到安徽台工作,完成了二年时间里的第三次转行。我曾热血地投入到记者的 […]

 『胡鑫』闲谈“杜伊门”事件

1
杜伊下课了——这是迟早的事情,虽然他曾经很风光,一度担当13亿人口的国家足球队总教头,统领国足和国奥。 在国足再次倒在世界杯边缘的边缘的时候,我就预感到了他的今天。国足失败了,国人很生气,足协没面子,龙王要台阶,必然就要有牺牲:这位塞尔维亚老人可能不会明白为什么这个时候足协居然敢把他拿下,虽然他心里知道有人要搞倒他,他早晚会成为替罪羊。 杜伊的倒下有很多的原因,有人说他倔强,有人传他诽闻,有人指责他能 […]

 『胡鑫』在感恩和抱怨中前行

1
一个月前,我平静地离开了合肥电视台。再过几天,又将有几位兄弟和我一样离开那里——昨天晚上我才知道的消息,前几天进行的省台招考,苏郭师兄、娟姐、冠楠兄、少宾老师等7位合肥台的同仁顺利地通过了笔试、面试,不日将到省台上班。 还记得姚局上任之初,我曾给他写了一封信,标题叫《我的合视传媒帝国梦想》,信中我说了这么一句话:“没有去省台的不能说没有能力,而去省台的一定是有能力的。人员合理的流动是正常的,而每次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