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蒋楠楠

公共知青沙龙成员
微博:

 『蒋楠楠』公共汽车

1
    公共,共工,“昔者共工与颛顼争为帝,怒而触不周之山,天柱折,地维绝。天倾西北,故日月星辰移焉;地不满东南,故水潦尘埃归焉。”最近合肥公共汽车成了焦点,死了不少人,还死了大学生,公共汽车像过山车一样疯狂,尤其是对包括大学生在内的人才的高消费加上我报连篇累牍的报道,公共汽车最近油门都不敢乱踩了,有横穿抢道的行人车辆飞扬跋扈的时候也不大见死机掀开车窗伸头探身大骂不绝了。    一直搞 […]

 『蒋楠楠』遭遇火箭!

1
                                          &nb […]

 『蒋楠楠』西8#楼401(上)

1
      在《江淮晨报》实习的时候,笃定地认为跑社会新闻简直就是对人性的重大摧残,可大学的老师都说:记者就要从最脏最苦最累的社会新闻干起。那些老记者都把“就怕不起火、车祸、死人”当成笑话来说的时候,我意识到其实和我睡在一个晦暗潮湿并时常臭不可闻的屋子里的新闻系的室友大部分都将从社会新闻跑起而感到悲哀。因为我发现一个问题,脏活累活是对年轻人的锻炼简直就是放屁,新闻无学在大部分时候是成立的!尤 […]

 『蒋楠楠』哎呀呀,去哺乳……

1
    春风从早上的厨房窗户徐徐吹进,小米、莲子和红枣拥抱在一起,但它们的感情已经不像初相见时那么胶着,老婆怀孕的30几周里一直对工作缺少激情并且也很难有释放激情的客观条件,从刚开始喜欢走路并且不住地说着老感觉自己身轻如燕到现在觉得自己走不动了。都说现在的小孩喝的奶粉特别贵,老婆说:奶粉一定要喝好的,不然小孩就输在了起跑线上。    关于输在起跑线的论调有一个参照是:一直沉睡在桌角的莫扎特 […]

 『蒋楠楠』世界上的另一个我

1
    〔扒分稿,稍微有点乱,不过自己觉得还是凝结了部分无差别的人类劳动,哈哈。立此为鉴。〕       文艺点说,世界上的另一个我,就是总感觉世界上还有另一个自己的《维洛妮卡的双重生活》;煽情点说,世界上的另一个我,就是大喊“菠萝蜜”的《月光宝盒》或者《穿越时空爱上你》;通俗点说,世界上的另一个我,就是见贤思齐或者见异思迁的想《成为约翰马尔科维奇》;深刻点说,世界上的另一个我,就是 […]

 『蒋楠楠』狐狸啊,你在做什么。

1
                                          & […]

 『蒋楠楠』发春的太阳

1
                                          & […]

 『蒋楠楠』动什么,别动感情!

1
                                           […]

 『蒋楠楠』生生不息

1
    长那么大,还没有至亲的人突然离开我,姥姥的突然离开是第一次。忘了谁说的,没有外婆的童年是不完整的童年,因此我的童年是完整的。姥姥是小脚,一生没有生过什么大病,然后就是病来如山倒。在没有上大学之前,我每年春节期间都去外婆家的平房帮他除房顶上的积雪,然后用煤渣把门前的路垫得不是很滑。姥姥在缺少故事的日子里把我平凡地带大,躺在那里的姥姥用沉默让我泪如雨下。    阿姨说:下雨了。看来你 […]

 『蒋楠楠』唱歌如拉屎,或如拉屎一样唱歌。

1
    我现在有点变态,就喜欢看血腥暴力色情或者情色的电影,感官刺激越强烈越好,所以我看《亚瑟和他的迷你王国》差点就睡着了,前两天还回头看了《恐怖蜡像馆》。我终于明白我为什么一直都喜欢“动力火车”、“信乐团”这些足够高亢嘹亮的摇滚情歌了!    死了都要爱,不袒胸露乳不痛快,感情多深只有这样才足够表白;死了都要爱,不掏心挖肝不痛快,身体毁灭魂还在!     我喜欢这歌和这样的电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