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蒋楠楠

公共知青沙龙成员
微博:

 『蒋楠楠』“哈利波特”完整收藏版

1
 1.哈利波特与农歌会【放映日期:10月28日至11月7日】    海口,海南鸡饭;滁州,滁州鸡饭。    有钱人折腾呢,就搞高尔夫,自娱自乐,上果岭可以不收你钱,但你不好意思不给球童钱,尤其是在你把人家的草皮一次次挥成斑秃的时候;没钱人折腾呢,就劳命伤财,歇斯底里给领导看,就变成记者跟着领导,领导跟着领导的领导。农歌,嗯。啊。呃。哈。耶!就是好就是好就是好来就是好。 2.哈利波特与钢琴【放映日期:11 […]

 『蒋楠楠』【词集】留恋的怀念的害羞的红色脸庞

1
  【一】长春《如梦令》    长春很长,真的很春,像一根长白山千年老参。    我觉得作为片主旋律的长春电影节应该和国家的脚步更合拍,所以计划生育工作也要切实贯彻落实,一下两个一下三个玩命地生,最终将导致不孕不育,要不说去之前有人跟我说“还是来吧,再不来明年就没有了。”其实我之所以愿意去,一方面是公费旅游顺便挣点工分,另一方面据说今年要组织记者去长白山天池泡温泉修炼成天山童姥什么的。&n […]

 『蒋楠楠』你们这些人

1
      我就怕我再不写点,我这ID就被封了。我真怕,你们知识分子什么干不出来。人家周立波都说常识往往被真理推翻,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数人手中。其实我也不是怕,我当过记者,我还有什么干不了的事情,其实我经常来跟帖看美女什么的,但你想老于什么事干不出来,他也当过记者。    于继勇,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喊他老于,其实我在若干年前第一次碰到这个人的时候,我就怕他心眼小,这两年吧,老于心眼小不小我没 […]

 『蒋楠楠』来自我心

1
      当然不会因为傻逼这样判断我就会认可,但在傻逼的世界里,就像一个并不新鲜的疯人院的命题。蒋斯远三岁的时候学会了很多我小时候也会唱的歌,只有“门前大桥下游过一群鸭”是我中学时才诞生的,他学着老爷爷捋根本不存在的白花花的胡子,这让我想起《手机》里严守一回忆自己童年时的一句话“那时候多自由自在,好像未来和我根本没有什么关系。”     有阵子我飞来飞去的像空姐,也像苍蝇。坐的都是很像 […]

 『蒋楠楠』我和春天有个约会

1
    揉了揉眼睛,透过纱帘的晨曦是赭黄色的。我以为自己是化成了葡萄干的菩提老祖,正在从旷世情缘般的剧本中醒来,然后去片场参加《越光宝盒》的拍摄。然后我记起临晨三点的一家KTV门口盛装的一溜披金轿车,一个High到顶点的西影集团最年轻的导演不停地叫来站街姑娘般的未来之星,他说他将有机会让踢踏舞在中国掀起热潮,以及旁边和我玩色子的问我合肥是哪儿的省会的那个暴发户,当然还有鬼街的麻辣香锅。  我们像穿梭时空去 […]

 『蒋楠楠』Johnlice In Wonderland

1
  Johnlice没有去过仙境,他去过的最奇幻的地方只是OZ国,稻草人,狮子和铁皮人。作为一个普通驾驶员,他在只有交强险的情况下裸奔了大半年,然后他成了朋友妻的教练,作为低调的重修旧好的方式,教练的回报是一顿饺子和一顿美丽酒度。在十一楼来看,三月的飞雪是从地面往天上飘的,雪像排量不足的汽车,一冲一冲的像要熄火。在雪中他对着车窗照了照自己的新发型,一阵剧烈的震荡,他飞出车窗开进了Wonderland,听起来自己很像凯斯宾王 […]

 『蒋楠楠』昨天,我燃烧了。

1
    我们主任说,我推荐你了,到时候有钱就请吃饭。    我们另外一个主任说,你丫怎么到现在还不来彩排。    对于一个大学毕业后就没怎么得过奖的人,他怎么会知道先进工作者这种颁奖礼还要提前走台呢?我一直在考虑的是,我这一年究竟干了什么,怎么就先进了。     上班年,我在社会部虚度光阴。    下半年,光阴在娱乐中虚度我。  &nb […]

 『蒋楠楠』〔自省〕《阿凡达》批评之批评

1
    大辫子连接,比光纤入户的网速还快还稳定。这个想法很牛。  3D来肥不久,个人像喝惯了劣质勾对酒一样猛得面对一瓶XO,有点不适应。    [这年头开头不搞个赋比兴,谁好意思写千字文,简直就是文盲。]   年初就开始帮着吆喝这部电影,一直没明白为什么《天神下凡》要改成《阿凡达》,看完之后觉得这片子更适合《天神下凡》,忍不住就想吆喝一句“大伙快出来看上帝”!《冰川时代3》和《飞屋环游记》只能算是3D趣 […]

 『蒋楠楠』vcd

1
      表姐夫在市群艺馆放录像的时候,三块钱看一天,七片连放,烟雾缭绕地睡着了一批人,等着盼着天色渐晚了放个毛片。就在这种同样的期待中,街角大毛的平房里录像带出租正在向vcd时代暗度陈仓。我小舅那会开货车跑长途,玩命地奔向富裕,这个曾经又把电梳子的青年人按捺不住新潮的心,甩手就是一部万利达三碟连放vcd机,厚得像现在能推五万块钱以上音箱的功放。     体态富足,那是必须的;超强纠错,那是必 […]

 『蒋楠楠』露天电影蒙太奇

1
    打小我是个挺敏感的孩子,和80年代一样浪漫,这点和大脚很不一样。大脚是我爸把兄弟的小孩,每次我看《坏孩子的天空》都会想到他,当然,小时候他的脚并没有48码。他很皮,顽皮的皮,揪女孩鞭子、烧学校桌子什么都干过,我第一次抽烟也是他给我的放电影师傅的大前门,没过滤嘴的那种。   二区和三区之间是一条很宽的土路,那上面有植树节的时候我和大脚一起种的树,它们成了拉幕布的好帮手。大脚的姥姥是街道退休干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