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蒋楠楠

公共知青沙龙成员
微博:

 『蒋楠楠』〔日记〕僵尸楠·学妹2002

1
      我险些成为一个标题党,乳房奶子没完没了,我自己都烦我自己了。    可我固执地认为在新闻同质化越来越严重的今天,在厚题薄文的今天,标题党也没什么不对。现实主义被拔高得太厉害了,搞到现在让什么巴老曹还在台子上不得安宁。现实主义得太极端了同样很狭隘,像脑子已经不怎么清楚的谢晋对张艺谋和贾樟柯一并的不屑一顾。    其实谢晋不也就一部《芙蓉镇》算得上艺术和良心比翼齐飞,《鸦片 […]

 『蒋楠楠』〔咏叹调〕拯救乳房

1
      你把乳房理解得太狭隘了。乳房是美的灵感源泉,是营养补给站,是灯塔,是港湾,是谜语,是性敏感区……浪漫地说,乳房是最初的梦想是隐形的翅膀,以往看,是文艺复兴的力量源泉之一;如今看来,仍然是有再战江湖的汩汩欲望的。扯远了。落实一下。乳房象征的是最初的安全感。     小护士说,你不要在这叫,没有用,跟你说了去10楼。    本来我想说,如果你妈对你使用语言你会说你妈是在叫么?但 […]

 『蒋楠楠』奶子不发达,千万别生伢。

1
      为什么提倡母乳喂养,不是因为乳房造型好看,边吃还能边进行美学教育,因为母乳比奶粉安全。要不说国家有远见呢,早知道自己人的奶粉不靠谱,所以加入WTO引进老外的奶粉,果然吧,把刘翔都喝垮了,别说刘翔伤的是脚后跟子,不是结石,转移了呗。     每人一天一斤奶,大家一起去结石。    有我,中国瓤!     刘翔还每天跨栏做广告,原来跨越的都是结石。我靠。  […]

 『蒋楠楠』Faust,及列位大师。

1
     在我完成这项了不起的工作之前,我想我需要休息一下。阿哲很解风情,能写出“青春,是个起风的路口”的文学男青年,即便他是学化学材料的,也一样风情万种。在耗费巨大体力和精力的工作面前,阿哲掏出了一包金圣香烟,他自信而神秘地告诉我:壮阳的,不信上网查查。   我看了一下,江西南昌的烟,当然烟名也很阳刚挺拔。可不能因为这烟的产地是打响了我军武装反对国民党反动派的第一枪的南昌起义的老家,就说 […]

 『蒋楠楠』哇,好多水啊!

1
去年冬天的伢,纯真。我以为会长成奶油小生。一转眼,一切都变了。他变得越来越饕餮,整天口水横流,也不想着说话了,就想着嘴巴的唯一功能:吃。术业有专攻,从夏吃到秋。其实长成陈冠希也不错……   晚上也滚滚东去,浪花淘尽美食。他喜欢吃饼干、瓜子、虾米、酸奶和糖等,每食毕必啧啧称赞,然后大骂两句“抹布”以示痛快,很像武松喝完几大碗后来一句痛快。脸圆的,快活得像安徒生童话。连我这样稳重的人都羡慕了。   […]

 『蒋楠楠』新安指

1
    社会新闻好,社会新闻好,社会新闻跑起来没完没了。    每次社会部开会老何都要捏捏自己结实的膀子,赵溢老师喝了一口葡萄酒说,我每次碰见老何都要捏一把他的屁股,捏过以后我就知道我肯定打不过他。老何捏完自己的膀子会看看四周,然后突然问一句:大楠,可有什么线索。每次我都感动于我的没有被忽视,每次我都羞愧于我的没线索。    老何说去拍窨井,不要光拍窨井,要有人,要使用著名的“新安指 […]

 『蒋楠楠』破浪

1
        简很快变成了《深海长眠》里的贾维尔巴登,爱的能力无可挽回地陡然消失。他没有文艺地再次遨游起来,重温一切美景。他只在最后孤独地站了起来。聆听天堂里天使慰藉的钟声。特技,不烧钱,画龙点睛。拉斯冯提尔的惊喜。片子分为七个章节,沿着人物处境的变化拉升,每个开头都是一幅看似静止的风景,适时穿插的活泼的民谣风格的音乐让悲痛涂抹了一层轻快的外衣而把悲痛融入在对这种偏执的真爱主题的肯 […]

 『蒋楠楠』你的眼神

1
        〔 这是加索尔代表的西班牙和姚明代表的中国的差距。〕     加索尔:你为什么嚣张    都说中国男篮牛逼,打西班牙的时候一度领先,媒体的标题都是憾负遭逆转什么的,可是看看下半场保罗加索尔隔着姚明扣篮后的眼神你就知道,加索尔的眼里根本没有姚明。这是强者对弱者的不屑。这个西班牙卷毛为什么最终到了湖人和科比走上了湖人复兴之路,科比之前都是客套话,根本就不想要姚明,姚明 […]

 『蒋楠楠』好想,好想。

1
                      刘翔痛苦的表情从电视屏幕映在每一个刘翔迷的视网膜上,然后每个人抿着还没呼喊的嘴,咽口刚滋生出来的唾沫,闭上还没点燃的眼睛,让那一幕从眉眼坠入心头,这一幕会比中国体育代表团的每一块金牌更让中国人烙印于心,仿佛中国人失去了北京奥运会最华彩的一段12秒多的长镜头。   […]

 『蒋楠楠』围城北京

1
     来北京下了飞机换了地铁刚下车就碰到个卖国旗的,天津姑娘,客客气气的笑个没完,“笑笑,姑娘酒窝笑笑”,我在心里唱了两次,终于向这位友好的学生买了两面旗子,不过一直没用。昨天到水立方门口好些卖黄牛票的,一旁警车里扯着嗓子喊:国旗和奥运会会旗是什么什么,游贩的旗子不能买。    再后来就没看过什么笑脸了。没证,就一身份证和记者证。北京所有的场馆都近不了我的身,其实除了每个省一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