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蒋楠楠

公共知青沙龙成员
微博:

 『蒋楠楠』刮蛋

1
  Part1:鸟倦飞而知还〔阅读指导:有可能去北京采访奥运外围故事,某同事亦有可能同行,可能待半个月以上。聊。重点领会作者对windows系统、奥运趋势及金庸作品等的熟稔程度。〕V:呆那么久干嘛。体育部要呆那么久。你就是去写下外围,要搞那么久作甚?西北偏北:我们是外围,属于系统补丁。衣服穿着补丁就得打着啊,不然走光。V:真是没谱。西北偏北:在体育的热浪中,好玩,感受奥运。下次在中国至少二十年后吧。在上海估计。V: […]

 『蒋楠楠』呱唧

1
    啊,三分球,它在空中停留,漂亮的假动作,抛物线进球。    当我扔出第三个三分球的时候,我觉得让我站在内线像只大猩猩一样背打的时候完全是对我的一种侮辱,我分明就是一个外线球员;当我扔出最后一个三分球竟然是三不沾的时候,皮球已经变得越来越滑,它擦着篮圈仅有一厘米的距离,呱唧落在了界外。洪大师来了,“刷”地一个两分,时间从指缝中溜走。五连败,我和高威怀着满腔热诚等待着精神文明奖杯。&nbs […]

 『蒋楠楠』哧溜

1
      你是踩着西瓜皮往前哧溜的,哧溜到哪儿算哪儿。散。    这话我第二次听到,第一次听到的时候我还辩解我是形散神聚,现在我也怀疑我形散神也散了。其实吃面的时候也是哧溜哧溜的,我想有时候我吃面条的时候倒真是形散神聚。我经常和人一起吃面条,或者看着别人吃面条。吃着吃着还会笑,笑得像面条一样软。然后笑得根本不记得笑不露齿是什么意思。    这世界很多事情都不平等。凭什么有的面条好 […]

 『蒋楠楠』我想我还是吃点软饭吧

1
      我又吐了一口带点腥味的血。我想我还是吃点软饭吧。这个目前适合我。    我丈母娘是牙医,平生拔牙无数,虽然我丈母娘个头不是很高,但她拔牙的力度很像项羽拔山或者鲁智深倒拔垂杨柳,有时候拔牙是要倒着拔的,能带上劲。我丈母娘拔得一手好牙,我常觉得她的这身手艺让我媳妇的小学到中学一马平川,牙好胃口才好身体才棒吃饭才香,知道我丈母娘是医生之后,我觉得我媳妇以前能当上班干部都是因为他们 […]

 『蒋楠楠』我是蒋楠,你是谁?

1
       我了解你,我又不了解你。所以我很容易就能原谅你。你去过那里,不,我没有去过;你去过那里,不,我没有去过;你去过那里,不,我没有去过。你看到了,看到了那些流过脚底板的黑夜,仿佛探出沉重的头便有温暖的光。我看到你,和我在一起,我们从很远的地方来到这里,很远很远。回忆是我弓起的手掌下忧伤的张望,永远都不会越过我。      我看到你走进一扇并不熟悉的门廊,一个黑夜的守门人 […]

 『蒋楠楠』《行为艺术》三部曲

1
                                           & […]

 『蒋楠楠』把穷人统统打昏

1
      我中学看《离开雷锋的日子》的时候哭过。     花开两朵,各表一支。开门见山,话分两头。        端午节,找老外来学包粽子。两件事。    留学生的领导说:欧洲学生不愿意参加这种活动,尤其不愿意让镜头对着他们拍个没完,他们觉得是作秀,所以只能给你们几个非洲或者亚洲的学生。领导说话很精辟,你们不就想拍几张照片么——不是 […]

 『蒋楠楠』狄更斯抓周

1
      地震之前,朋友在淮南结婚,我顺道从家里翻出来一本《双城记》,实际上这本发黄的书是我中学时代买的一本图书展上的打折书,是译林出版社出版外加一个叫孙法理的人翻译的,这两个名称好像都还行,这书躺在我桌肚和床肚里静静霉变,像曼内特医生在巴士底狱十几年的煎熬。    这书看着挺累的,都是欧化长句,估计小孙翻译的时候也累得够呛,狄更斯的开头其实对我已经足够了,对刘伟强麦兆辉也足够了,对 […]

 『蒋楠楠』春风又干(gān)蒋楠岸

1
      合肥就这屌样,你能被春风给吹干燥了。我上次觉得自己特干燥的时候是高三的时候。    五月见天来回跑,好像一条心要把合肥和淮南以民间交流的方式勾搭成友好城市。高中同学2号在淮南结婚,大学同学5号在合肥摆酒,晚上连夜赶回淮南参加发小6号的喜宴,早上如坐针毡就怕主任问我最近有什么线索,我就怕一漏嘴回复个:10号我堂弟在淮南举行婚礼。     早上开会的时候我真淌汗了,一直没抬头,在笔 […]

 『蒋楠楠』爱情的牙齿

1
      上周五大中午的时候,社会部搞了一场“人约黄昏后”,中老年应者云集。好事,所以我带病工作,早上去布置会场,买干了省委背后路上苏果超市的“康师傅”纯净水,在苏果对面吃早点的时候,没敢吃包子,就吃了几个潜心贴后背的煎饺,因为我很害怕出现这样的情况——    大楠:〔鼓着嘴拍桌子〕老板,来一碗豆腐脑、一笼肉包!    老板:〔唯唯诺诺地疑问〕客官,你不是吃着肉包呢么!  &nb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