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蒋楠楠

公共知青沙龙成员
微博:

 『蒋楠楠』《千家诗》之捉迷藏

1
    值班。    接待了几个老头,操着地方话像开枪;    见证了一场连割带捅的疯狂,地上还有血。梦回实习生时代。     聊天。    书腰宣传,一“页”知秋完全可以证明薄书也能抓住原著精髓;    桀骜不驯,桀骜和倨傲是不是一个主动,一个内敛我靠?真是学无止境。     你会被不期而至的 […]

 『蒋楠楠』《千家诗》之第一次

1
    奥运年前,淮南人码字为业。转角间,忽大梦撞顶。见有彩票站,内有老夫,彩民跃跃,江南甚异之。乃上前,为所从来。    言之凿凿,曲线迢迢,似有所循,若然皆逍遥。便散烟,且点火。陪谄笑,心猥琐。复言数十句,蠢蠢欲动。品类齐全,玩法众多,有双色3D大乐透等。指指点点,沉思飞溅。屋内瞩目凝视,男女表情,悉数庄严。童叟无欺,且研究起来。    见开奖,乃吃惊,何以如此。老夫笑。便让就座, […]

 『蒋楠楠』《千家诗》之犀牛

1
      昨晚上看见她和另一个男的上街去了,多多受刺激了。全是澳门豆捞夏天变胖之类的话,完全没有女为悦己者容的意思——也不对,他也算悦她者。他估计她应该在想:果然男人都是一样,没什么忘不了的,到最后全是忘记和虚无。一般人能做的全部事情就是忘记——这是我从多多的故事里得出的经验,岁数长点的都想表现得自己看得特明白一样,特没劲。有劲的是多多会说:我选择,不忘记。    中午去金满楼吃了 […]

 『蒋楠楠』《千家诗》之女超人

1
      像投篮机①里的篮球,一半是气足的,一半是瘪的。    周六我被这春光一刀劈断,周日我只投了平时一半的分。    半个蒋楠微笑着走进昨天,只道是和昨天纳了个投名状,说半个月内要勘破料峭复春光;半个蒋楠严肃地回到现在,置了罐佳得乐捧了回凯奇场②,怎料得那多少彩票费尽心机未中奖。左边是春光,照在脸上暖洋洋;右边是春光,看在眼里心慌慌。——为什么那么多姑娘吧短裤穿在长裤外面,是 […]

 『蒋楠楠』霍乱时期的爱情

1
      《老无所依》有那么好么,科恩兄弟的套路重复而已,还没搞笑的《逃狱三王》影射政治影射得强烈,但贾维尔巴登太牛逼了,现在盗版碟店都出现了贾维尔巴登回潮。那个杀手太危险了,时时刻刻的强烈的不安全感。但贾维尔巴登的安全感和不安全感不仅仅在《深海长眠》中完美统一。他是一个伟大的演员,可能比丹尼尔戴刘易斯还要伟大。    昨天看贾维尔巴登的《霍乱时期的爱情》,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半个世纪的 […]

 『蒋楠楠』what a pity

1
        我们大学同学50人,有24个目前在合肥。都中流击水或者积水呢!    据说那天几位风华正茂的同窗咪了点小酒,突然伤感了或者怀旧了或者突发奇想,挨个给大学同学打电话,说要聚聚。白啤果觥筹交错,发现来的15个人中都太常见了,不常见的好像都没来。除了刚研究生毕业的以前的学习委员。    说实话,有点像安日集团的聚会。    但组织者,真是好意。&n […]

 『蒋楠楠』阳春·面

1
      发奋耀眼的春光    柔软得像棉花糖一样白色的天    闭上眼睛就绕出个慵懒的怀抱    再奋力的春天也是可爱的     这画出来一般的天空呵着气    所有的柳枝摇摆得像在跳舞    洒点若有若无夹带腥味的雨    仿佛下一碗阳春三月的面条 […]

 『蒋楠楠』操蛋李商隐

1
      人走茶凉,这话不对。    文体部那块还是阳光明媚宾至如归。    黄老师见我一次鼓励我一次,好像马厩里就快没有干草过冬了;赵老师每次见到我都特阴但不险的笑,时不常还带一句“还活着呢”之类的话;吴姐昨个还帮我选了一注最终没中的彩票,干她们这一行的一般不轻易出手的,据说伤元气;王兄还是很仗义的每次路过都打烟,报社喊我“大楠”的除了王兄没几个;马主任在路上还笑着和我打过几次 […]

 『蒋楠楠』剽窃的明媚

1
    经过窗帘,第一道光仿佛被她柔软的手指摩挲过一番,即便是早上的第一道光,也已经夜以继日地旅行了很久,阳光瘫软在身上。他有些不好意思,就像第一次他们互相注视裸露的身体,他伸臂转体,把贴在身上的目光一一扫落。迎着扑面而来的阳光,一挥手,阳光失声惊笑着东奔西跑,占据了每一寸空间。     阳光是匆忙的反证,说晴,说阳光好,太少说到明媚。    明媚是从你身边溜走的一缕阳光,一张笑脸, […]

 『蒋楠楠』第三日

1
      芝宝牌打火机煤油用完    旁边是个百货摊    坐里面的妈妈桑知道我抽普皖     抽孬烟的小混混    会摆Pose会吐烟圈    泡马子功夫最擅长    还会花式点火一系列     他们朋友我习惯    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