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郎西娜

旅游达人。
微博:

 『郎西娜』来纽已经一个多月了

1
来纽已经一个多月了,清晰记得在奥克兰刚下飞机时呼吸到纽村空气时的激动,和看到清透空气的那兴奋劲头,其实直到今天,依然沉浸在每一次看到蓝色天空的喜悦之中。所以我坚信,纯净的天空,配上温暖的阳光,是一剂提升幸福感的强心针。 去年的1月开始,合肥陷入一场长久的雾霾浩劫,有段时间几乎每天一睁开眼睛,看到窗外都是灰蒙蒙天气,很快,我这个过敏性鼻炎患者感染了支气管炎,患上了哮喘。无数个日日夜夜,捧着卫生纸度过, […]

 『郎西娜』牧云天堂

1
三天前,得知老牧入院的消息时,我在南宁一处会馆里。虽然得知是胃出血似乎不是重病急病,但挂了电话,眼泪居然流了下来。当即心里开始自责:不能往不好的地方想。可能我自己都不敢承认,那是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 昨天从广西回到家,从微博上看到消息后我竟然出奇的镇定,一开手机就接到廖蕾电话,她情绪很激动,得知她第二天要出远门,便安抚她:“逝者已去,你好好休息。” 哪知道挂了电话,我自己倒是无法镇定了, […]

 『郎西娜』黄山访茶记之太平猴魁——山水深处有人家

1
      与世隔绝的猴坑村       到达猴魁的核心产地猴坑村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据1992年版的《中国茶经》记载,正宗的猴魁产地三面环山、一面临水。到了今天,产区仍然无法直接车行到达。交通闭塞,需要水陆联运。要先从太平县城的仙源镇乘坐客运班车到达外浮码头,再换船到达麻川河岸边的三合村,再步行或者搭乘当地的小三轮往高处的深山里去。这样的班车和船一天只有两班。    &n […]

 『郎西娜』黄山访茶记之黄山毛峰——《曹溪村与漕溪路》

1
      上海的漕溪路,很多人都知晓。但是少有人知道,漕溪路与古徽州有着源远流长的关系。事实是,现有漕溪村,后有漕溪路。大多数人会说,在黄山一带生产出来的毛峰都叫做黄山毛峰。走进黄山毛峰的核心产地漕溪村,才明白,真正的黄山毛峰是这样的。                  &nb […]

 『郎西娜』挑战东南亚第一高峰

1
位于马来西亚沙巴州的神山是东南亚第一高峰,这里地貌特别,在山顶部主要是花岗岩,登山者需要抓住一根绳子往上攀爬。这里还有许多珍稀植物,尤其是大王花与猪笼草。正因为这两个特点,吸引了许多登山爱好者与植物爱好者。 先预约后爬山 神山全名叫做京那巴鲁山(Mt. Kinabalu),位于马来西亚沙巴州。它的特别之处在于不仅是东南亚第一高峰,而且生态保护得非常好,从热带植物到寒带植物,可以说世界上再也找不到这样一个植物生态的 […]

 『郎西娜』潜入海洋

1
温顺鲨鱼 马来西亚的诗巴丹岛是全球最佳潜水圣地之一,它的特别之处在于,在岛的边缘,只要你多跨出一步,水深就直接从3米变为600米,那600米深是垂直而下的深海峭壁。 我们在20米左右的深处绕着这峭壁游动,身旁,是各种各样的珊瑚,脚下,是深不可见的海底,在游动的过程中,观看遮天盖日的大鱼群、游动的海龟、鲨鱼等。 在这里可以和鲨鱼来一次近距离的接触。黑礁鲨、白鳍鲨,在我的身边四处游动,与一条条鲨鱼擦肩而过时,将它们看 […]

 『郎西娜』再回甘南

1
  拉卜楞寺   在拉卜楞寺的那一天,凌晨4点就起床了。走出门外,一片漆黑,在路灯之下能看到自己呼出的气,气温已经逼近零下。按照习俗,出门去寺庙里与前来朝拜的藏民们一起转经祈福。三年前,我也是这么做的,今年还是继续这种传统。黑夜里,藏民们一个个的从四面八方聚过来了,这个时候,我把自己也当做虔诚的教徒,跟随着朝拜者的脚步,转动着经筒一步步走去。   拉卜楞寺拥有全世界最长的转经长廊,整圈转下来大约要 […]

 『郎西娜』七月新安江

1
一、 两个月前,在强班的博客上看到关于保护新安江志愿者活动的信息,便萌发了强烈的兴趣,原因有二,一是,“春至新安江”是这么多年来心心念念向往的事情,但是由于种种原因,一直未能成行,也眼睁睁的看着这养在深闺的景色渐渐变成了趋之如骛的景区。二是,春节在泰国涛岛潜水时,几位潜伴在同时做了珊瑚普查的志愿者,对于海洋保护尽了一己之力,这当时对我挺有触动,也希望自己在以后的日子里能做一些环保方面的工作。 关于新 […]

 『郎西娜』溪口小镇:与民国有关的记忆

1
去溪口前,只听说那儿是蒋介石的家乡,是个有山有水的地方。真正到达的时候,还是被惊到了。车子快开进溪口时,一座座山出现在眼前,山虽然连绵起伏却海拔不高,让人感到惊奇的是,在半山腰竟然飘着棉花糖一样的大片的云,恍若仙境。我们觉得纳闷,一不是高原,二不是海边,为何云层可以如此之低。总之,是被惊艳到了。        溪口是一个古老的小镇,商业颇为发达。在清末,镇口的溪可以通木船直达宁波港 […]

 『郎西娜』谈谈情爬爬山

1
昨天收到老于恐吓信息:“再不交作业,我就准备生气了。” 吓死我了= =。 今天赶紧就爬来了。 五年前,第一次跟随沙龙去了万佛山,五年后,第二次跟随沙龙去了万佛山。五年前,大部分人都登了顶,五年后,大部分人都没登顶。五年,山未动,人已变。但当我仔细回想五年前去万佛山时,当时的自己是什么模样,当时的自己在想些什么,当时的自己又偏爱什么,可是怎么想怎么想都想不起来了。人啊,怎斗得过流年啊。很多事情,很多心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