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梁震

梁震,传媒广告人,现为职业经理人,MBA硕士学位。 90年代起在《人民文学》《青年文学》《诗刊》《诗选刊》《散文》《草原》《南方》《花溪》等发表过作品。有作品收入过《2000-2002中国诗选》等30余个版本,著有诗歌集两种,参加过2004'安徽省青年作家代表会议。 随笔集《谢谢你赠我空欢喜》、长篇小说《紫面天王》2016年5月上架,当当、亚马逊有售。安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
微博:

 『梁震』《闭上眼睛就是春天》(外三首)

1
  《闭上眼睛就是春天》   一杯茶在热气腾腾中舒展开 旋转的小精灵们,缓缓潜入一幅中国画 湿润了镜片,湿润了眼眶 窗外,阳光四下散开欲言又止 我幻想着,它们抚摸我每一寸的土地 我看见色彩,跳跃,斑斓了眼眸 有一些在春风中沉醉,有一些在我的体内 沉淀。它们在蓄谋着上演一场交响乐   一整个春天,我都没有走出去过 我成天臆想着响水涧、八里湾和桃花潭 连一朵花儿都没见过的我,只有竖琴 […]

 『梁震』青年词条——《巴士 穿越城市》

1
21岁那年,金秋初降枝头的时候,我赶上毕业分配的最后一班车,在芜湖城里的某个机关谋一份写作的职业。陌生的北京西路,新鲜的人流,我有些茫然,也有些失落。我住在遥远的城南,要跨过中江桥,从灰色弥漫的利民西路,直抵老台板厂的边缘。那些破旧的房子低低落落,如水草般在我的心间萦绕多年,像艰难的诞生,或者缠绵的散场,久不能散去。 那个时候,我结识了2路大巴。准确地说,是2路小巴,随时都能招手停的那种。这是那个年代 […]

 『梁震』孤单芭蕾

1
      其实我要说的是人类的通病。你有思维,就逃不过孤单。       因为人总需要一种认同。这不代表你一定要待在人群里。但你会绝望,像哈代的《德伯家的苔丝》,或者左拉的《萌芽》。你以为你接触了太多的人心的黑暗,并把它归结为资本泛滥的后果。但其实不是,你只是孤单了。       &nbs […]

 『梁震』三环以内

1
每年的春天总是这样,不和你打一个招呼,突然就出现在身边,像车窗外不经意间瞥见的那片绿油油的色彩,被80迈的速度一带而过。我才反应过来,春天到了,该去野外踏青了。只可惜这念想稍纵即逝。我们并不属于三环以外。在城市,人人都被现代文明重重包围,却没人想过要冲出去。我知道这惯性可怕的很,比如我们已经习惯了没有星星的夜空。花手绢的童年,只是扔在了城市最黑暗的角落。 没有遗忘,却比被遗忘更恐怖。 很多时候,春天就 […]

 『梁震』万历16年 B

1
B:       一路上我忧心忡忡。从理论上说我已经告别我的过去,可我看不见我的将来。所有的一切将在我见到刘跛子之后摊开历史的画卷。于是我打算找一个问题来研究,以此打发一路的忧郁。比如:“左边一只鸡,右边一只鸭,各走各路,相安无事。偏偏问题少年们都不安分,琢磨着这鸡怎么就总要点头?这鸭怎么就总要摇摆?总想不清楚。”这个问题暗藏着一个天大的玄机。等我弄明白的时候已经到了芜湖。       那时候正 […]

 『梁震』有时候我们需要抒抒情

1
        懵然间,2010年到了。这时光悄然而深邃,潜入万事万物和我们每一个存活的细胞。我提笔就写的2009被划了多少次,习惯就是这样被改变。改来改去,白发越改越多,我自己都习惯了这样的惊讶和无动于衷。等天色黑了,上床等待另一个天黑。         没错,就是安静。剥开生活的外壳,安静地活着,安静地等待生命的轮回。就像一个朋友所说的,我们多活了一天,便就多了 […]

 『梁震』万历16年 A

1
A:           明万历16年,也就是1588年,我在乡下养猪。那时候我有个远房亲戚刘跛子在朝中做事,托了个口信要举荐我进翰林院。至今我都没弄明白刘跛子是怎么混到朝廷跟着翊钧皇帝做事的,只记得小时候的他异常聪明,下大雨的时候都懂得在雨缝中走S步穿行,并且全乡的狗都很骇怕他。大老远只要闻到刘跛子的气味,有多少条狗就跑疯多少条狗。偶尔剩下一只老弱病残实在跑不动的狗,马上会卧在地上一动不动装死。       一口气 […]

 『梁震』调戏我吧,你这坏蛋

1
    一个人的一生,总能遇到各种各样的困难和挫折。比如说,我昨晚老毛病又犯了,一觉睡醒,嗓子痛得诡密,张嘴直窜火。我可能永远离不开那些抗生素了。家里没有了,我得去药房寻它们。这还过年呢。我知道,我迟早有一天会死在它们手里。但是我要谢谢它们。因为我是自愿的,没有一个人逼我吃那些东西。     所以,你永远不要试着去同情或者怜悯你身边的任何人,哪怕是你爱的人。可能他们都是罪有应得。   […]

 『梁震』深爱某男子(一)/(二)/(三)

1
(一)          刘三最早一次出现在野史上是公元前500年。当时这个人在西域偏南的N城的一个匠铺卖绝味鸭脖。他眼瞅着春秋时期快过完了,为了赶上战国,于是放弃了把绝味鸭脖开遍半个中国的理想,贱价盘掉了二十五平米的铺子,怀揣古希腊哲学家赫拉克利特的手抄本,骑着一头患有青光眼的驴向中原进发。很不巧的是,当他穿越黄河时,恰巧遇上了公元前500年至公元534年间黄河下游洪患。眼神不好的驴子都跑掉了 […]

 『梁震』好马不回忆

1
  A:流光飞舞   “半冷半暖秋天/熨贴在你身边/静静看着流光飞舞/那风中一片片红叶/惹心中一片绵绵//半醉半醒之间/再忍笑眼千千/就让我像云中飘雪/用冰清轻轻吻人脸/带出一波一浪的缠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