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李进

83年生,安徽安庆人,闲时写字,偶尔做梦
微博:

 『李进』元旦2015

1
2015年1月1日,元旦佳节,晴 祝朋友们文思泉涌,身体安康,梦想不是梦,幸福不打折!    元旦 公元纪年,这是一年之初 日月从头开始计算 时间被历法分割 折叠成年份 储藏在记忆深处   元旦,带着几千年的风沙 从遥远的古代走来 一手结绳记事,抚摸沧海 一手敲击文字,雕刻时光   传统的惯性,在血液中流淌 强大,却让人自然亲切 人们休息,相聚,交流 思考这生命的节点   这 […]

 『李进』岁末 ,逗号

1
  我习惯扯下日历当便条使用。当我今天扯完台历架上剩下的几张时,整个人突然停顿了一下,望着空空的台历架,胸中不觉涌出一阵恐慌,2014年又在不经意间被我扯完了(如青春?如人生?如一切短暂美好又终将逝去的东西?)。 也许是与生俱来对死亡的恐惧,从我懂事起,我就很恐慌时间的流逝。也许是因为随遇而安的生活态度,我常常被生命中突然而来的事件撞击地措不及防,我从一种理想的慢生活里,被冲进了汹涌奔腾的现实洪流中。时 […]

 『李进』殇后的力量

1
殇后的力量           凌晨,打开网站,一片黑白,让这个夜更加沉寂。玉树,多美的名字,现已一片废墟,生死离别,残垣断壁,带来出离的伤痛,诠释着悲剧的含义。点击着地震救援的新闻,哀伤缓缓蔓延开来,我放弃了平日的“理性”,任眼眶渐渐湿润。我是被一种力量所感动,是人的坚强,是人的信念,是人与生俱来的抗争命运的力量。 南方雪灾,汶川地震,西南大旱,玉树地震,大自然留下一串刻骨铭心的脚印,无法拭 […]

 『李进』新年无声

1
新年无声   看不见风的存在 不能归咎夜幕的遮挡 听不见新年的脚步 不能怪罪连日的雨雪   总是在不经意间 人们习惯地忙碌 返乡、购物、团圆 生物钟按照设置的约定 转得异常匆忙   在春运中奋力拼杀 用短暂的相聚 拉近时间与空间的距离 他们温暖空巢,他们 一起回忆着忘却的记忆   一切都是画面,生动的 真实的,无声的传统 人们放弃休息,脚步匆匆 一下撞进了新年的怀抱 […]

 『李进』轻描淡写

1
轻描淡写——木           我在渐渐退隐的阳光中看着日子流淌,在我想在日志码点字的时候,脑子就开始木了!拳击手上台要是身体木了,观众看的就不是比赛,是悲剧,一个写文字的人脑子木了,脑子木了身体就木了,站起来走出去和活死人那一个神似。同事看到我这德行,知道我那间歇性痴呆又犯了,问了我一个问题:“一猎人看见一大鸟,连发十枪,枪枪命中,但大鸟依然飞翔无异,为何?”我看了看他的眼睛, […]

 『李进』平常的必然

1
平常的必然   是否,早逝的夏天 让香樟不再繁盛 残叶在气流中翻滚 实现着生物的新陈代谢   他说:这很平常 如太阳东升,生老病死 一切都是平常,而且 世事都是必然 蝼蚁溃堤,醉酒撞车 与因果报应无关 只有起承转合后的 一幕人生戏剧   也许,我和你和城市 是梦里一段遐想 梦醒来 时钟依然转动 我们已消失无影 […]

 『李进』在云端散步

1
  在云端散步          桥上遥望,一脉高速从那头延伸脚下,春风和煦,那一抹夕阳挠得人心里释然。美景有时与心情无关,美的就是美的,无所谓言论或感受,客观存在,本真展现。唯物主义起了作用,我没有让心理影响美景,而是让美景,慢慢浸泡脑中所有想法。        还有5天就一年了,时间对于老年人总是那么敏感。无论是重庆森林,还是东邪西毒,王家卫总在 […]

 『李进』《Dream On》 两个版本的梦

1
     Dream On,我带来两个版本,一个安静柔美,一个摇滚绝望,哪首更适合,只有自己听了!#此前在首页部分显示#     -《Dream On》 Everytime that I look in the mirror.每次我照着镜子 All these lines on my face gettin\' clearer.脸上的皱纹越来越清晰 The past is gone.过去的已逝去 It went by like dusk […]

 『李进』我们都是《婴儿》

1
         源于音乐,源于歌声,感觉很甜蜜,很安逸,世界很安静,只有这歌声,在我房间环绕着,繁杂的事务在这一刻与我无关,恩,我是来打酱油的。年轻要少说多做,恩,我知道,年轻人要不怕吃亏,多学本领,恩,我知道,年轻人要勤于学习,技多不压身,恩,我知道。我正是这么做的,已经是一个没有怨言、没有理由、没有借口,几乎是一个逆来顺受的人。但是此刻,我拥有自己的灵魂,拥有自己的想法,我做 […]

 『李进』低沉怀旧南屏晚钟 赵鹏低音炮演绎

1
   低八度的声线,怀旧的情结,尽管都是翻唱,我还是情不自禁地喜欢上了赵鹏。 南屏晚钟,这首歌我要在我的记忆深处去挖掘。高中时代,哦,高中时代,在那片寂静无邪的校园,我正在教室扫地,突然校广播喇叭传出了舒婉的歌声。放学后的校园的安静的,在夕阳下是那么的甜美,十年后的今天再次听到她,感觉是如此的亲切和感慨。#此前在首页部分显示# 赵鹏嗓音,类似歌剧男音,但以流行音乐为载体,让听众真正感到那发自肺腑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