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李揽月

公共知青沙龙成员
微博:

 『李揽月』用我们的爱温暖玉树

1
       用我们的爱温暖玉树                       李揽月       江河呜咽,高山含悲,共和国的国旗,再次为逝者而降。今天,全国960万平方 […]

 『李揽月』白天不知夜的黑

1
白天不知夜的黑   三月,是个太过忙碌的月份。3月1日随省政协赴北京,全国两会的“盛宴”再次将我淹没。连续三年,住在同样的宾馆,面对同样的面孔,甚至友谊宾馆自助餐的味道都和三年前一样。再无新鲜话题,再无激情澎湃,我们倦了,委员们也倦了。 但面子是必须保住的,再无新意,也要精心构建,以显示我没有偷懒。在京的13天,虽然没有像电台马骏那样累到生病,虽然没有像跑人大的吴林红那样一天五个活动,忙到跳楼的心都有 […]

 『李揽月』不抛弃不放弃赢得生命尊严

1
       不抛弃不放弃赢得生命尊严         生命的奇迹在清明节出现:从4月5日的零点30分到晚上,在山西王家岭矿井下被困的153名矿工,在经历了8天8夜的生死考验后,已有115位成功获救!         这个生命奇迹,让人泪流满面。8天了,就是普通民众也日夜为这153名矿工兄弟揪心 […]

 『李揽月』需要去行政化的,岂止高校

1
  需要去行政化的,岂止高校           大学官场化,资源分配行政化,评价机制一元化,教授的人格矮化,学生的世故化,媒体为高校行政化总结出的“五宗罪”,或许点中了高等教育发展之痛。 “探索建立符合学校特点的管理制度和配套政策,逐步取消实际存在的行政级别和行政化管理模式”,《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征求意见稿)》里的这句话,让不少高等教育工作者激动不已,仿佛看到了教育改 […]

 『李揽月』我想长出刺儿

1
我想长出刺 圣诞节的晚上,我向上帝祈祷,新年里,我想长出刺来! 过去的三年,我只在做同一件事:不停地栽花、栽花、栽花,栽得满园姹紫嫣红,如果只看我们的文章,那这个世界已接近理想国了。 我不是栽花的顶尖高手,只是被迫成长为一个熟练工。自有一批顶尖高手,其技艺令人叹为观止。我把他们的令人拍案叫绝之作拖进“范文”一栏,不服不行啊。 而到了一年的尽头,当生活脱去谎言、套话、虚伪的外衣,我厌倦了栽花,我想长刺 […]

 『李揽月』一段凄婉的爱情故事,征求您的意见

1
      不离不弃、相濡以沫,这些在爱情词典里最闪亮的词语,在现实生活中却相对稀缺。一个八O后的上海姑娘演绎了一段惊世骇俗的爱情故事,让她周围的人们对爱情有了重新的体认。                         […]

 『李揽月』兰亭远去,人类情感是否越来越粗糙?

1
兰亭远去(写于2006年末) 李揽月   公元353年,晋朝名士王羲之与41位名士好友于三月三宴集于会稽山阴的兰亭。众人都感到诗兴大发,托羲之发一篇“消息”,于是便有了325字的《兰亭集序》。《兰亭集序》抒发了羲之的宇宙情怀,同时也成就了中国书法史上的巅峰之作。时光走入二十一世纪,中国书法的最高奖便以“兰亭”为名。  2006年12月的合肥,由于第二届中国书法兰亭奖获奖作品的展出,国内众多书法爱好者一时云集合 […]

 『李揽月』遭遇京剧版《图兰多》

1
在国家大剧院看演出,要不是因为沾会议的光,我不可能一年之内第二次享受到这种奢侈。这一次是看京剧版《图兰多》。 用京剧来做《图兰多》,够雷人的。如果不是东西合璧的精品,那就可能沦为不伦不类的东西。事实证明,把时尚元素与京剧嫁接,还是比较成功的。该剧洋气到超过我想象力的程度,茉莉花、今夜无人入眠,都成为背景音乐,很有国际味,情节上的设计也完全迎合了年青人和西方人的审美情趣,再也没有才人佳人的轻浮,女人 […]

 『李揽月』报纸是否被无情抛弃?

1
奥运大幕一开,有同事惊呼:报纸被无情抛弃了!同事曰,奥运报道的最大关注点一是金牌,二是明星,特别是体坛巨星。因此奥运的报道价值理念应体现在“追金”与“追星”。但不幸的是所有的人无须通过报纸,就知道了金牌的归宿。至于奥运评论,传统的八股文章忌能跟各种论坛与BBS上直抒胸臆的笑骂相提并论。而报纸仍在做着。在做昨天的金牌与明星。很久以来,我们不相信报纸会老,报纸会最后从垃圾箱里消失。现在我们开始相信了,技术 […]

 『李揽月』泛长三角

1
(虽然天天码字,却少有风花雪月可以放在博客里。记得沙龙的行规是冷冻三个月就被清除出去。为避免被扫地出门,姑且将刚写就的应景文章在此缓冲一番。)     迎接泛长三角时代    一江春水向东流,是安徽20多年的梦想。20多年来,安徽不断叩响长三角的大门。 今年元月中旬,总书记视察安徽时指出:安徽要充分发挥区位优势、自然资源优势、劳动力资源优势,积极参与泛长三角区域发展分工,主动承接沿海发达地区产业转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