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凌琪

合肥晚报记者
微博:

 『凌琪』跑步宝典,读完开跑

1
骑行伤了半月板,改跑步。都说跑步比骑车更伤膝盖,但即便是普世真理,可能也有个把例外吧。上了跑步机,腿像是断了之后又匆忙接上似的,卯榫还有些偏差,开始小心翼翼,如同希特勒军队违规进入莱茵区,觉得并无大碍,进而得寸进尺,愈发放肆起来。按下停止键,浑身的零部件吱吱呀呀要散落一地,唯有膝关节像是特殊材料制作的,没有丝毫不良反应。仪表盘上的跳动的红色数字显示,我的3000米成绩跑赢了马英九,5000米却输给了小布什和 […]

 『凌琪』栽花与插柳——《肖申克的救赎》VS《教父》

1
不用说,电影《肖申克的救赎》和《教父》都是好莱坞经典,在互联网电影数据库(IMDb)的史上最佳250部电影影迷评选中,一直以来都是大哥二哥,就像在没有终点的马拉松赛道上,稳居前茅的两位选手。他俩轮流领跑,将后面苦苦追赶的人甩得老远。 两部电影我看过好些遍——对一些超级粉丝来说,这个数字应该是几十遍。我对这个数十年来百万观众的投票结果不会有异议,谁做头一把交易都是名至实归。但品味一下原著小说,总觉得有些不 […]

 『凌琪』巅峰对决背后的神秘力量

1
两百年前的6月18日,滑铁卢的朝阳从东方升起。上午八时,拿破仑与参谋人员一起吃早餐,他像神一样自信又谦恭地说:“我们获胜的机会至少是百分之九十,而失败的可能性不到百分之十。” 夕阳西下时,滑铁卢战场马蹄声脆,喇叭声咽,被碎成碎片的拿破仑的军队放弃了战斗,拿破仑本人于晚上九时骑马撤离了战场,翌日清晨五时到达热纳普,三天后宣布退位。 拿破仑为什么失败了?问题只有一个,答案千千万万。有资料显示,到19世纪末 […]

 『凌琪』青出于蓝——小说日本推理文学的高峰与路径

1
松尾芭蕉,日本江户时代的俳句大师,一看名字就知道是位绿色环保主义作家(前工业时代这是必然的);现代作家永井荷风,单这四个字的名头本身就是一首浓缩隽永的俳句,虽然本人照片看上去只是一个糟老头。 一半因为不学无术,一半因为不学无术而滋生的无厘头想象,我觉得日本人的名字挺有意思,文如其名,名传其神,日本汉字散发的隐喻气息,在两种文化间飘渺穿越,若隐若现,亦庄亦谐。用同样的视角来考察日本推理文学的三位大师 […]

 『凌琪』日本动漫,梦想的形状

1
八十年代初,也不知咋地,我们和日本说好就好了,好得一塌糊涂;后来,又不知咋地,说别扭就别扭了,而且是相当别扭。于是,敏感多疑,奋发励志,事事都和中国争宇宙第一的韩国文化大行其道,其结果就是,一韩障目,不见日本。相比于“哈日”,“哈韩”虽然更轻浮,但是毕竟没有太大的心理和道义负担。韩国自然也有出彩的亮点,但是和日本相比,毕竟不在一个层次上。日本话题是一个烫手山芋,那么,顾左右而言他,本期读书会就聊聊 […]

 『凌琪』孰优孰劣,“读书派”PK“读屏派”

1
最近看了什么书?习惯在手机上读书吗?在生活快节奏、信息互联化、文化泛娱乐化的今天,阅读作为一项精神活动具有哪些新的趋势和特征?自本报发起“大湖名城,风染书香”全民读书月活动以来,诸如此类的相关话题在读者尤其是读书爱好者人群中传递、发酵,热力不减。配合“合肥人阅读习惯大型调查表”的发布,记者在公共知青沙龙、红迷会、清心读书会、星期天读书会等民间团体内进行了包括座谈、微信等多种形式的调查采访,得到充分 […]

 『凌琪』奇幻文学 大神说,要有光!

1
那种寒碜而又丰腴的悦读盛宴也挺奇幻的。一个寝室8个人,一本盗版金庸,大拆八瓣, “秉烛夜游”,流水作业,天亮完工。第二天晚上,这“套”金庸便会流传到早就排队挂号的另一个兄弟寝室了。如果当初也有完善的版权规则,金庸该赚的钱不知增加多少倍。 不少同龄人和我说过类似的读书经历,让我羡慕不已。工作后也想补课,可就是被枪指着脑袋也看不进去,什么飞檐走壁啊,你总得先把万有引力一刀两断吧?什么少林绝技啊,为啥不 […]

 『凌琪』昨天的池塘——三作家眼中一战前后的世道变迁

1
英国作家萨克雷曾经宣称,他读完一本书后,留在脑子里的只有作者本人的形象。这话有些玄妙。但回味一下,不难理解,雷达电波发射于作家的个性大脑,而世界的回波也收摄于作家眼底。只是人们在欣赏作品的时候,往往忽略了作品背后的瞳孔而已。 一本普遍意义上的书尚且如此,自传更是一面透视镜,通过作者的瞳仁,读者可以从两个方向张望,向外看大千世界,向内看作者的灵魂世界。 本期读书会介绍茨威格的《昨日的世界——一个欧洲 […]

 『凌琪』剥洋葱的格拉斯 幸福的西西弗

1
“时光永是流逝,街市依旧太平”,才十来天的时间,世界就把君特·格拉斯忘掉了。2015年4月13日,20世纪最后一位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君特·格拉斯去世,由此引发的喧哗与躁动消歇了,新的舆论兴奋点肥皂水一样随机地冒泡,再随机幻灭,这倒刚好是我静心下来,想一想君特·格拉斯到底有哪些看点的时候了。 大文豪给人印象首先是,芸芸众生铺就的辽阔风景中的火山口,持续不断地狂暴喷发,无穷无尽,只有死亡才能关闭闸门。 格拉斯的作品 […]

 『凌琪』老凌说书:晚清历史的诗性 建构与理性阐释

1
如果说所有的历史都是当代史,这话用于晚清史是再恰当不过了。晚清是一个经久不衰,越说越起劲的话题。它比古代近,比现代远,雾里看花,距离刚好;扑朔迷离,汁多肉肥,可庄可谐,适合烹煮煎炸。它与现代中国的密切牵扯,使得这一领域既有禁区,也有模糊地带,吸引着大批文人学者和文化掮客们开疆拓土,展示才华、勇气,智慧。 上中学时候翻过一本书《从鸦片战争到五四运动》,纸张雪白,油墨鲜亮,如今穿过岁月与稀薄的记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