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凌琪

合肥晚报记者
微博:

 『凌琪』世界在过春节,不妨读点哲学——那些远离玫瑰和钻戒的睿哲们

1
昨天是西方的情人节。满街的玫瑰花,满街的浪漫气息,过滤了尘霾,瘫痪了交通。微信朋友圈里的祝福与调侃能让整个世界年轻十岁。 情人,真好!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然而,有一群聪明绝顶的人,思考人生,追求真理,吞吐天地,包藏宇宙,唯独容不下一朵玫瑰,或是一只小小的结婚戒指。 他们是谁呢?柏拉图、薄伽丘、哥白尼、笛卡尔、帕斯卡尔、斯宾诺莎、牛顿、伏尔泰、康德、贝多芬、叔本华、安徒生、克尔凯郭尔、荷尔 […]

 『凌琪』第七艺术的荷马——沉溺往事的莱昂内

1
“第七艺术的荷马”,这是莱昂内献给约翰福特的桂冠。其实这个称号更适合于莱昂内那个大脑袋。 约翰福特自然也了不起。约翰福特1939年拍摄的《关山飞渡》(Stagecoach)为西部类型片注入了新的元素:约翰·韦恩和纪念碑山谷。福特就此站到了美国电影工业的顶峰,西部片的黄金时代拉开大幕。但从形式的开创性和内容的宏阔度来看,两者差距还是很大的。莱昂内作品的绘画级视觉雕刻以及辨识度极高的独特背景音乐体现了他对于电影艺术以 […]

 『凌琪』文学盛宴上的生蚝——意识流,文学审美的另一个风味频道

1
鹦鹉学舌,先说两段鬼话。 孕育了整整一年,合肥总算是下了一场雪。无数的白鸽飘落下来覆盖了整个城市。为了避让一辆电动车,他一晃车龙头,自行车轮就在光洁的街道上滑行起来。他的身体像鸽子一样悬了起来,朝着红色隔离桩温柔地飞去。空间在无阻力移动,而时间则完全停止了。他的眸子里有一个小男孩在雪地里飞驰,面前是一个突兀的树桩。一旁的母亲的嘴巴张得老大,似乎在发出尖叫,却没有声音。 ——呵呵,戏仿一下普鲁斯特 […]

 『凌琪』美国犹太大神们的最大公约数

1
——犹太,俄裔,学者, 高产,长寿,离婚,奇葩……       流连于美国文学的花园已经颇有些时日了,准备告别时才忽然发现,最引人入胜的风景才刚刚展露一角。本期读书会在美国文学的万神殿中选择了五位大神。将他们集合在一起,最初的理由是我发现他们都有一个公约数——犹太作家。进一步了解,“公约数”的印象愈发鲜明,犹太、俄裔、学者、高产、长寿、离婚、奇葩……可以这么说,他们是美国文化的精髓,作家的精神标本,终其 […]

 『凌琪』发现者谢泽

1
谢泽不适合干特工,他无法像水溶于水一样,空气融与空气那样消失在街头和市井生活中。体格匀称,肌肉饱满,鞋帽眼镜等小摆件有型有款,他常常自嘲:没有丽质也要追求一点品质吗!所谓艺术、所谓生活的意义不过都在践行苏格拉底所言‘不被审视的生活没有意义’。既然人都要被置于审视的命运,与其抵抗,不如顺从。同在被审视的语境中,和职业化作秀不同,他认为既然‘丑’被约定俗成,那么就改写‘丑’的气质。这是他的本色,独特的 […]

 『凌琪』灯火与悬 玲木树梢——读厄普代克短篇 小说《纽约女郎》

1
为什么说厄普代克是“中产阶级的灵魂画师”?最完备的答案自然在他的作品中,在他的最著名的代表作兔子四部曲里。如果你忙碌于有聊和无聊之间,只想管中窥豹有所涉猎,我就推荐厄普代克的短篇小说《纽约女郎》。 如果你大致符合以下这些不那么准确的生活状态描述,那就是最完美的阅读对象了。 你介乎35岁到55岁之间,职场岁月可能成功也可能有些不堪,但无论是依旧处在上升期还是俱往矣,你已经不太在意;即便你所在的行业 […]

 『凌琪』伍迪艾伦的午夜巴黎

1
 是的,对话伍迪艾伦。而且,我是以他擅长的方式和他隔空神聊的。     1935年生人的伍迪艾伦写了一篇活灵活现的《二十年代回忆录》,在这篇不长的故事中,伍迪·艾伦的鼻子被戴着拳击手套的海明威打破了;想象着菲兹杰拉德的“最新小说中的人物是以我为原型,我则按照他的上一部小说生活”……     在电影《午夜巴黎》中,艾伦“把自己曾经的文字想象、海明威的回忆录、作为普通游客的美国人游览经验、虚构的爱情故事等素材, […]

 『凌琪』暧昧与纠缠——文学作品中的时空华尔兹

1
让全世界的顶级量子宇宙学家来评选最伟大的唐诗,我想,当选作品应该是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和陈子昂的《登幽州台歌》吧。 “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这是多么浩淼的时空情怀啊。在人类自蒙昧时代不断形成的经典时空观里,他们抒发的诗情画意、探索精神以及对人类终极命运关怀可谓登峰造极。 托勒密宇宙被哥白尼颠覆之后,基督教信仰和人类理性生活 […]

 『凌琪』时光交织的大湖名城

1
正如我所料到的,薄暮初上,也就是五六点钟的时候,正是大湖名城的通勤高峰。从四牌楼去政务区水墨兰庭的清心书屋,坐出租车是一桩成功概率极小的冒险,最明智的办法是坐公交车。 请原谅,“正如我所料到的,”早已成了我的口头禅,这个毛病是我当年在电台做每天的股评节目时落下的病根。之所以难以改正,因为这句话所带来的巫师兼大师的感受实在难以戒除。一切尽在掌握,好像走到了时间的前面,如同菜场老练的鱼贩死死掐住了 […]

 『凌琪』老凌说书:盘活与复活

1
读王千马《盘活——中国民间金融百年风云》 “1855年是个不太平的一年,却没有人愿意怀念它。”这是《盘活——中国民间金融百年风云》绪论的第一句话,我莞尔一笑,联想起另一个著名的开头,“1587年,猪年,平平淡淡并无大事可叙”(《万历十五年》)。 作者王千马是由文艺创作而崛起于文字江湖的,近几年成了变形金刚,告别了绚丽浪漫的感性世界,以笔为剑,雄赳赳地进入了更为雄健沉阔也更为理性的商业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