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凌琪

合肥晚报记者
微博:

 『凌琪』业主当关

1
    前有翻车之鉴,身边也有不断抛锚的,如今交房如过关,哪个开发商英雄好汉敢掉以轻心?先说一个交房故事。     交房前夜,销售部经理辞职买房成了业主,他反戈一击,猛揭黑幕,很快篡夺了群情激奋的业主们的话语权。开发商从善如流,小修小补,终于顺利交房。金蝉脱壳的老板给了这位完成历史使命的前售楼部经理一大笔奖金。原来,这个经理是打入业主内部的孤胆英雄(卧底)。他避重就轻,难以简单弥补的隐患 […]

 『凌琪』异教徒的圣诞

1
  先父数年前在美国南加州圣迭戈生活了半年,回来后最津津乐道的是附近教堂里的人和事。不少和先父一样从大陆来探视子女的老头子老太太在教堂里吃点心,拉家常,还有一个老中医免费为大家号脉开处方,教堂显然成了他们的茶馆、职工之家、居委会和养老院,真是其乐融融,乐不思蜀。虔诚的基督徒并不排斥,反而热情拥抱这些冒领圣餐而不敬拜上帝的异教徒。多元、开放、自由、包容的文化精神正是美国这个巨大melting pot(熔炉)和谐 […]

 『凌琪』文化产业有机会

1
  前两天看了一则民工看艳舞的新闻,类似警察长夜蹲守,英勇擒获未遂嫖客的报道一样,看似一本正经,实则是以同样低俗委琐的心态,迎和了低俗委琐的眼球,并不比所报道的丑事高级多少。     这则新闻说,70%的观众是民工,虽不是刻意,却流露出对民工兄弟的阶层歧视。我们舒适地坐在民工建起的敞亮温暖的高楼大厦里,只能哀其不幸,有什么资格去怒其不争?没有正当的家庭生活,没有积极健康能消费得起的文化娱乐场所, […]

 『凌琪』我爱“家园美女”

1
(为特刊而做的小八卦)《家园》美女如云,早已是坊间共识,业内美谈。以往只在不同的采访场合见识一二,所以我第一次参加《家园》编辑部圆桌会议,美目如电之下,不能不故做镇定。家园17个成员,美女过半。依照网络养生学理论,每天凝视美女30秒钟,有延年益寿的功效。 美女不是一天炼成的。想当年在《家园》“红米饭,南瓜汤”的“井冈山时代”, 一间灰暗的办公室,一台灰暗的电话,几张被客户排队等待的灰暗椅子,再靓的美女也 […]

 『凌琪』做了过河卒子

1
(下周家园出五周年特刊,每人写一篇感悟。和同事们的轻松阳光相比,我的感觉似乎沉重了点。确实,混碗饭不容易。) 带着N个职业的生活积累,我于2001年进入新闻传媒业做了一名财经记者,像红军长征到达了陕北,像奥德塞流浪回到了故乡,总算拥有了安生立命的一亩三分寡瘠之地。《家园》“欢新鼓五”之际,也恰好是我报馆生涯5周年之时。藉《家园》之酒杯,抒发私家之情怀,苦涩甘甜一齐奔汇眼前。     我庆幸选择了楼市记 […]

 『凌琪』“欲霸”的吐沫在飞

1
(拉栏目里的活儿来充个数。)    前些日子薛涌在博客中写文章,批评房产大亨任志强和北师大教授董藩关于房地产业不能公布成本的理论,立即引来两人的反击,在网上闹得颇为热闹。我看了各自的文章,基本上弄清了来龙去脉(“基本上”这个词汇,在以逻辑严密著称的任志强和董藩那里是过不了关的)。点燃两位大腕雷霆之怒的是薛涌的《公布房屋成本会为西方主流讥笑?》。在文章中,海外学人薛涌借鉴美国经验来支持自己的观点。 […]

 『凌琪』吐血

1
 鼻涕倒灌三江水,喷嚏声震水泥板。啊啊……嘁……,啊啊……嘁、嘁、嘁……,我的这次感冒拖了三个星期。粗略估计,鼻涕总流量半脸盆,面巾纸五大卷……我还是去了医院,人到中年,不能像以往那样死磨硬抗了。实际上,将我赶到医院去的,还是连续两个早晨的血痰,血丝若隐若现,而又肆无忌惮地在表白着什么。我去医院的时候,肯定像没事人似的,因为我十分镇静。    前天晚上看电视,说人的一条小命被天外陨石击毙的可能 […]

 『凌琪』撇开房子谈房事

1
     去年在上海住交会上领略了冯仑的浅黄色风采,上周在“鲁豫——金地论坛”上又堵风采,虽然是位有深度的思想型企业家,但说话风格太像个落拓浪荡子,感到有些腻歪,故充当一回假道学,在栏目里讽谏一把,股子里对冯大师是敬重的。 “撇开房子谈房事”             ——我送冯仑一顶“解构主义符码供应商”的帽子   德国一个美女肉蛋政 […]

 『凌琪』读《晚清70年》

1
    非学惯中西,博通古今之大学问者不能为此宏大气象也。唐德刚将1840年——2040年的200年,比拟商鞅变法至前221年秦统一中国的200年,中华民族在历史长河上再次冲越长江三峡。“长风驾高浪,浩浩自太古”,唐德刚撑船,我们跟着漂流70载之恶浪险滩,虽心悬万丈,命垂一线,最终大难不死,酣畅淋漓,奇崛峥嵘之历史风貌,非乘此舟不能观也。此一叶之扁舟,就是《晚清70年》。    合肥同乡,适之高足,唐德刚盛名已扬数十 […]

 『凌琪』楼市红楼

1
   “红楼未完,玫瑰无香,鲟鱼有刺”,是张爱玲的人生三大憾事。其实,我倒是觉得,红楼未完,和断臂维纳斯一样,残缺美为后世留下了无限的想象空间。如果有一天,《红楼梦》全本出土,对于绚丽的红学大厦,对于庞大的红楼文化产业,至少也将是致残性的打击。红楼未完,何憾之有,雪芹幸甚!民族幸甚!红楼未完,可以视作冥冥命运为中国文化策划的空前绝后之伟大炒作!   不是吗?刘心武在《百家讲坛》开讲红楼解秘系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