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凌琪

合肥晚报记者
微博:

 『凌琪』有对比,更清醒

1
   前两天,当年海南的朋友携家带口去海南旅游,如老革命梦回“延安”,感慨良多。他说海南的流浪汉每人都有条件住别墅。找那门前荒草三尺高的,一脚揣开,随心所欲,住几年也没人管,而这样的房子在海南多得是——当年的海南,被房主遗忘了,也被房地产行业遗忘了。   房地产宏观调控一波接一波,而最近的“国六条”和“十五条”显然最为严厉,炎热天气带来的交易清冷,也放大了调控效果。如何评价当下房地产的运行状 […]

 『凌琪』龙虾与心脏手术

1
想不到龙虾和医院的生意也有关联。 上周六下午,在知青沙龙首次聚会上将神交已久的名字和生动的活人对上号,我就悄然退场,去机场接南方来的同学。没能凑上合影,也没有拿到礼品,小有遗憾。大礼不辞小让。 有朋自远方来,一要热情二要省钱,自然是去吃龙虾。露天的大排挡没有了,就去了红福龙虾馆。 “今年龙虾进店,医院的生意冷淡了不少”,同学老陈是心脏外科的医生,经他缝补的心脏十多年来少说也有几箩筐了。 老陈说,往年 […]

 『凌琪』张大民的炒房生活

1
栏目里的活,拿来“进步”一下。 张大民炒房 张大民昨天晚上喝多了酒,早晨起床时还有些头疼。 他努力辨认着自己睡觉的地方。以往的家,卧室中间有一棵树,不会搞错。出了卧室,厕所在右手边的是“巴伐利亚森林”的两居室小套,厕所在左手边的是“地中海阳光”的阳光大宅,厕所直对着卧室的是“加州沙滩”的房子。 每当这个时候,张大民对自己的幸福生活就会产生一种非现实的梦幻感。 95年以后,张大民的厂子就已经不行了。每周只 […]

 『凌琪』老于,接着讲

1
老于一口气说这么多,听得过瘾。为啥,因为“证人”都是咱身边的。有名有姓的也有几十个了吧,有一半都是熟悉的,相信另半人也多是这一半的朋友。即便不是故事的配角,至少也是一个参与其中的群众演员啊。 先是狼奔豕突,卖字为生,后有了自己的地盘,敲字更成了一种生存状态,短短几年,老于的媒体奥德赛之旅,可谓是数字时代文字化生存的传奇。相信除了传主,没有哪个作家能实现类似的艺术真实。 老于讲的虽然是粗线条的,但是 […]

 『凌琪』野鸡屁股

1
 昨天晚上公司在塞纳河畔的香格丽莱宴请任公仆,某省厅办公室一把手。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各个都喝成了猴子屁股兔子眼,聊的也是七荤八素,五彩缤纷。 最后,服务员端上一个硕大的沙锅,一揭锅盖,醇香四飘。 “锦囊妙计!”一个领班模样的小姐说。 慢慢慢慢慢慢……任公仆肉垫子一般的大手一摆。 “小妹啊。你很漂亮。我们唯物主义者一向实事就是。你先回答我,你叫你们老总什么来着?” “劭总待我们如姐妹, […]

 『凌琪』窗前明月光,地上鞋两双

1
  前两天儿子背李白“静夜思”。恩,我清清嗓子说,“窗前明月光,好像下了霜,举头找明月,只有一片光”。儿子乐得在床上打滚,上气不接下气说,不对不对。“这是我的原创,风格不同,欣赏效果不同,那有什么对错之分?”我狡辩道。   “窗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我叫郭德纲”。这是近来大放异彩的相声演员郭德纲的无厘头篡改,虽然低俗,毕竟在江河日下的相声市场中找回了久违的笑声。   王跃文的《我不懂 […]

 『凌琪』被一个血脑袋毁掉的幸福周末

1
2006-2-25    昨天是周末,晚上原本是老李一家人窝在一起看王小丫的时间,对孩子来说,王小丫的脑袋还是挺聪明挺丰富挺能急转弯的。另外,依照惯例,老李很可能还要和老婆进行较为深入全面的身心交流呢。可是,孩子的血脑袋把这份平淡而踏实的幸福期盼全毁了。 老李下班到家门口,听到邻居电视里传来新闻联播的声音,7点多了。一见孩子就感到有些不正常,脸胖了,黑一条白一道,挖煤工人用手抹汗的效果。头发凝成了几溜,有暗红 […]

 『凌琪』今天的新闻真不错

1
上班第一件事是泡茶,第二件事是点烟,第三件事就是翻阅省城四家早报。新闻天天有,但“今天的新闻真不少”,真不错。    商报橙周刊“最后的城中村”。两副题图很值得玩味。特别是后一副,破败的墙壁上居然是“万兽无僵”时代(孔庆东语录)的系列毛伟人像。建议东钧兄先下手为强,免得让文物贩子占了便宜。   晨报头版 “合肥最大烂尾楼昨起开工改造”。据统计,因这栋安徽星火科技大厦引起的司法案件,涉及4省11个法院 […]

 『凌琪』文字,新型建材

1
前两天撇了一眼市场报的娱乐版。大标题目似乎是明星炒作十大秘诀,内容是菜单式解决方案,例如过气明星复出型,久炒不热型等等。还配了一张图片,小美女手持不粘锅,歪头勾腿做甜美状——切题又形象,简直就是行业形象代言人。作为一个患有轻度生存忧郁症的都市蚂蚁,我打心眼里感谢娱乐行业的人性化功效,为和谐社会煲了多大一锅安慰汤啊。娱乐行业的核心只有一个字——炒。和娱乐行业一样,商报曾经跟风渲染过的“文字创作价值” […]

 『凌琪』网洋大海又多了一滴水

1
 所谓伟大的转折,十之八九都是后来者追认的。现在进行时状态中,谁有那样的历史眼光呢。今天网洋大海中又多了一滴水,希望有一天在我的凡人小传中,这是一个BIG DAY。 渐落网中,缘于祥新背后的一巴掌。不作主编作记者,祥新前不久到了我刚离开的报社。正如那天我在一条小巷子与他狭路相逢一样,同一条道路,方向恰好相反。 他说要做一个公共知识分子,用不无调侃的语气打着马虎眼,但一份雄心壮志岂能遮掩得了。这让我想起了许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