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凌琪

合肥晚报记者
微博:

 『凌琪』 “尼罗河”流入东海 (合晚读书会第三季主题对话完整版)

1
                台湾学者陈国栋的《东亚海域一千年》是于继勇推荐给读书会的。我第一个反应是下意识的——应当能为钓鱼岛和南海问题争端找到我们更有力的论据吧?  直到前些天,高清纪录片《淮河六章》在安徽卫视开播,读书会再聊起这本书,其参照意义才更丰富生动地明晰起来。如果没有蓝色海洋的映衬,黄土的内涵会丧失一半,没有蓝色海洋,河流文化也会缺失方向与归宿。  德国著名作家路德维希写过一本《尼罗河传》, […]

 『凌琪』惊鸿一瞥(兼做征稿启事)

1
作者在第三次航海时为海盗所劫,抵达一座叫做勒皮他的飞岛国,如今的国际空间站应该是这飞岛国最幼稚拙劣的山寨版吧。 岛国居民的思想永远跟线和图形密切相关。比方说他们要赞美妇女或者其他什么动物,就总是用菱形、圆形、平行四边形、椭圆形以及其他一些几何术语来形容——读到这里,我惊呆了。 那时,我为图戳穿巴菲特神话,正收集证据写作《不要上巴菲特的当》。波谲云诡的K线王国的通用语言不就是飞岛国语么!飞岛国是斯威夫 […]

 『凌琪』淮河流淌到东海

1
早晨六点就爬起来看《淮河六章》的“山芋粉丝”们,沙龙的童鞋们,合肥读书会的小盆友们,合晚读书会第三场明天下午两点半至四点半(本周六)在黄山路1912“保罗的口袋”开聊。欢迎大家来喝茶聊天。 主题:“淮河流淌到东海”(拟)。以《淮河六章》与台湾学者陈国栋的《东亚海域一千年》为参照,谈论淮河文明的源起、演化、苦难、缺陷、出路等。 主讲:于继勇,常河。 七嘴八舌的主题可以是: 1, 郑和下西洋的原因。 2, 钓鱼 […]

 『凌琪』邀您光临

1
合晚读书会新年第一场,《光荣与梦想:中国公学往事》作者章玉政主讲,周一下午两点半至四点半,在新站信地青年餐厅举办(瑶海区全椒路与站前路交口,信地城市广场D栋二层),119,1路公交直达,晚报站或中绿广场站下,停车亦方便。欢迎有兴趣的沙龙童鞋们去喝茶聊天。 […]

 『凌琪』合晚读书会恭请光临

1
合晚读书会新年第一场,《光荣与梦想:中国公学往事》作者章玉政主讲,周一下午两点半至四点半,在新站信地青年餐厅举办(瑶海区全椒路与站前路交口,信地城市广场D栋二层),119,1路公交直达,晚报站或中绿广场站下,停车亦方便。欢迎有兴趣的沙龙童鞋们去喝茶聊天。 […]

 『凌琪』出了本小书

1
[…]

 『凌琪』南七往事

1
1,小蓝    “小蓝,干什么呀?”一个宿舍里的小丽在床上翻身,嘴里咕嘟一下。嘴巴里嚼着蚕蛹,厂里食堂前的操场上满地晒着,路过时,阿秀捡了几个。       “我们逛街去吧。”小蓝说。刚刚洗过头发,对着墙面上和巴掌一样大的镜子照来找去。平日里总是带着白布帽子,谁知道小蓝有着一头秀发。    不大的宿舍里的地上,满是几个搪瓷脸盆,里面是几块臭肥皂。宿舍门对着水房,室内总是潮汲汲的。         丝绸厂刚接了 […]

 『凌琪』一路充电

1
 将自行车坐垫抬高了一些,上身前倾,很像是专业运动员的样子。每一个根肌肉都润滑良好,严丝合缝,像是劳斯莱斯航空发动机源源不断地供应强大能量,非常眩晕,非常玄妙。 车水马龙。不时有汽车擦肩而过,豪车生猛,烂车莽撞,不好不烂的车规规矩矩,却木讷地不知避让。常有刺耳的刹车声,就看到粗壮的车轮在我鼻子底下戛然而止,真替它们捏把汗,撞坏了岂不可惜? 如果中午不回去就在报社食堂吃一顿简餐,8元。一荤两素,米饭 […]

 『凌琪』 露出一个半脚趾

1
                     就那么一队竹竿一样瘦高的女人,冷若冰霜,东倒西歪,在台子上走来走去,居然就能策动起席卷地球的时髦潮流,左右无数男人、女人,尤其是女人们的兴奋点,让她们心甘情愿地为几片万变不离其宗的碎布头而大把大把地掏钱。    时尚产业很绚丽很艺术,既没有污染也不用编程,看上去怪模怪样的设计师在纸上画来画去,然后就能成为名利双手的大师,这也太轻巧、太令人难以理解了吧。以往很多想不通,甚至 […]

 『凌琪』合肥百大的似水流年

1
   走遍大江南北,曾经每一个城市都有一座百货大楼,它是一个城市政治经济文化的集中展示,是中国特色,也是地方风情。   回溯合肥百大的似水流年,像是打开了老合肥的记忆闸门,即便褪了色的简朴与匮乏记忆,也能唤醒我们的温暖情怀。   黑白相片中的合肥百货大楼,一直是合肥商业之根,都市时尚之源,是市民逛街的重头戏,是百姓憧憬美好与富裕生活的窗口。   如今的合肥百大,作为徽商典范,国企变革与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