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刘玮

儿童教育专家。
微博:

 『刘玮』小豆发芽

1
孩子在成长的过程中,总有一些有趣或雷人的事情,都是幸福的点滴。童言无忌,想想都值得笑一笑。小豆现在学会了说:“妈妈是个大懒虫。”的确也是,对于孩子的成长,我基本是没有记录的。小豆现在才三岁,我已经忘记了他上一个阶段时候的成长过程,看来记录是一件帮助回忆的好习惯。我准备“改邪归正”,幸好学过“亡羊补牢”的成语。好吧,那就试着记录点。 最近某天晚饭后1小时,我倒了大半杯白开水。“宝宝,喝点白开水。”“不 […]

 『刘玮』迷失合肥

1
凌老师要我写一篇关于合肥的文章,任何主题都可以,因为我是合肥人。记得几年前老于还是于主编的时候搞过一个关于老合肥的主题策划,我投了稿。于主编还亲自移驾我家,找了我爸这个资深老合肥采访过,那期还登了我和我弟小时候的照片。自从那次以后我就经常观察和思考这个我出生、成长和逐渐老去的地方,忽然发现要找到一个主题来描述和叙说这个城市实在是太难了。没有标签、没有具体的事件和地点去承载能代表这个城市的记忆、没有 […]

 『刘玮』孩子的未来谁决定?

1
37度的合肥,烈日炎炎的下午三点,贴着路面的空气好像在燃烧!这是暑假中普通的一天,8月份的日子就是如此。 现在孩子的暑假很少有我们小时候那种晒成黑猴子,只是玩的日子了。每个孩子都会在暑期被安排成不同的兴趣班学习一门或多门课程。如果说孩子累的话,其实大人更累!所谓的兴趣班负担也并不重,一周二次课程,一次一个半小时。和其他小朋友们一起学习点东西,对孩子来说是很有意思的事情。谁更累?家长! 所以,37度高温的那 […]

 『刘玮』练习三个月后的书法作品

1
从不会拿笔到写作品,练习了三个月的时间。其中有若干个专业老师夸我有天赋,我都笑纳了。 当初决定学书法也是因为夏明说:“不错!有天赋。”于是,决定师从夏明同学写书法。 这两幅作品写好以后,老夏比我还积极,要我马上发沙龙。本来我准备写一篇文字再发的,等不及了,先发了再说。       […]

 『刘玮』我不说,我惯着你,公主!!!

1
我不知道有没有不发火的管理者?我不知道是不是其他团队出现问题都可以温和的解决?我不知道是不是所有“上有老板、下有下属”的人都会面对承担压力和心理承受力的考验?我不知道是不是做一个成功的职业人需要学会背后搞手段而不是真诚的对待人和事?我不知道是不是真心的、恨铁不成钢的批评是根本不需要对亲人之外的人?我不知道有没有一种让下属不抱怨管理手段,而这种手段又能达到很好的效果?招生期快结束的时候,我和夏明总结 […]

 『刘玮』外修容颜内修心,争取修成老妖精

1
六月初的雨天,儿子不在家、老公不在家、公婆都不家。淅淅沥沥的雨从天没亮就开始下,下午三点,仍旧没有停止的意思。完美的是,今天是轮休,不需要找借口请假,没有工作、没有家务、没有奶粉、没有儿歌、没有唠叨,在这之前我曾经无数次梦想过,能一个人在这样足够的空间和时间里昏睡一整天。 然而,清晨七点,伴着腰部的酸痛感,我不幸的醒了,脑子里还滞留着昨夜的梦境。在昨夜的梦里,我挺着大肚子,拉着小豆对他说:“妈妈要 […]

 『刘玮』龙应台的亲情大爱

1
喜欢上龙应台是从她的名字开始的,三个字很有份量感,掷地有声、厚实温暖。其实这只是个非常普通的文字组合,爸爸姓龙、妈妈姓应的女孩出生在台湾,于是,龙、应、台这三个貌似没有一点关联的字,组成了当代文坛中一位颇有分量的女性作家! 认同龙应台,首先是因为“母亲”这个共同的女性角色而引起的共鸣。每一位女性,一定是从初为人母时就在母子关系上患得患失。总是担心因疾病、意外、长大、婚姻等种种状况斩断亲情的链条,甚 […]

 『刘玮』如果只是一棵树

1
如果人生是一幕幕演员众多、精彩纷呈的舞台剧。如果满怀憧憬和理想的你被选中扮演一棵树,一棵没有任何动作静止的树。是欢欣鼓舞的接受一个角色的责任?还是去消极对待怨天尤人?或许,有人选择反抗、去争取去斗争,然后,涉世未深的你,又拿什么资历和成绩来争取你想要的? 如果是我,我会欣然的接受做一棵树的现实。至少,有了角色,至少在舞台上有了一个角落。在那个属于自己的角落,在幕布被拉开的一瞬间,我相信我已经真的成 […]

 『刘玮』终于瘦了

1
你明不明白做一个胖子的感觉?当你上车有人给你让座的时候,你到底是坐啊还是坐啊还是坐啊?你总不能跟一个热情的小伙子解释你肚子上的只是脂肪而不是孩子吧?恩恩。。。别说我夸大其词,这些事情真的发生在我身上。刚开始的时候我还脸红的说:“我才生过小孩。”期期艾艾的不肯坐下去,后来为了避免双方都尴尬,以及无谓的解释,索性我就啥也不说当做自己仍旧是个孕妇的坐下去。 可事情总不能老是这样吧!直到新领导问我:“XX啊 […]

 『刘玮』你在谷底等我吗?

1
“你在谷底等我吗?”当心情低到快到谷底的时候,我真想找一个人来问问这句话。“嗨!你在谷底等我吗?”可惜,四顾周身,找不到也没有任何理由去问任何一个人这样的话。想死也不能不厚道的找人垫背不是吗?30多岁的人啊,上有老下有小,工作有压力家庭有责任。但是还未有成就感,也还没有到淡定的品味天伦的时候。总之,没有理由也好,有一万个理由也好。就是心情很低落。 以前,我是说很久以前,大概起码有10年前。心情不好的时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