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刘玮

儿童教育专家。
微博:

 『刘玮』两色花

1
夜,回家。 看见小区路口的转角处路灯下那棵枝繁叶茂的桃树。在灯光的照耀下,越发的青翠。 这是棵会开两种颜色花的看桃,每朵都有重叠的复瓣,要么是白色,要么是殷红的。很特别,大约当初是一株白色的和一株红色的嫁接到一起的吧?不过现在已经分不清当初是谁嫁在谁的身上。每当有一些暖意的时候,它就开始绽出一点点的花蕾,一半的红,一半的白。花开的速度真的是很快啊,有时候不过是一夜间的感觉,整树的花就全开了。那时候 […]

 『刘玮』雨夜片段

1
凌晨三点,打开窗户。窗外的雨已经停了,只剩下远远近近的屋檐下滴落的雨滴,或落在地面上,或落在楼下各种质地的雨棚上,发出各种不同的声音。此外,除了微风,整个世界都是寂静的。连远处的马路上过往的车辆,也只发出轮胎与湿润的地面摩擦发出的呲声。夜是那么静和美好! 任由洗过还没有干透长发散落在单薄的睡衣上,微风的手轻轻的拨弄着额头和面颊上的碎发。就象是情人的手那般,清凉而又温柔。呵~许久没有过如此宁静的感觉了 […]

 『刘玮』死亡到底有多远

1
其实这个题目应该叫“死亡到底有多近”,可是如果这么写的话实在有些可怕。好在汉语言是奇妙的,两个意义完全相反的词,有时候居然表达了差不多的意思。也罢,我们何不选择一种让自己感觉舒服点的写法呢? 死亡,听起来遥远而又可怕的字眼。其实,根本不遥远,是因为害怕我们才刻意的去回避它,即便在眼前我们也装做没看见,或绕道而行。于是,很多次,其实我们都在与死亡并肩前行或偶遇。就象你在路上和一个陌生人很近的擦肩而过 […]

 『刘玮』想喝酒

1
想喝酒,在这样倒寒的天气里。不要问原因,想来我也是个实在糟糕的女人,香烟、酒,都是不抗拒的! 喝酒,一般我喜欢喝两种。吃饭以外喝红酒,吃饭的时候喝白酒。红酒,必定是干红!没有什么牌子要求,只要不是太糟糕,加上柠檬和冰块我都喜欢。雪碧是不要了,我宁愿用雪碧加醋来喝着玩儿!白酒么,我说我喜欢喝二锅头你信么?其实我都不信,但是偏偏我喝的最多的就是二锅头。便宜、够劲!还有那么一点儿酷!喝下去,从口到心都是 […]

 『刘玮』呓语

1
每天我们都在喧嚣的城市里生活,在车轮滚滚的马路上穿行于车流和人流之间。是我们拉着时间前进还是时间催促着我们的脚步?有时候站立在街口等红灯的时候,恍惚的如同看一部黑白的默片。虽人在城中,可思维在半空中窥视着这个陌生的世界,包括自己。我是谁?他们又是谁?来自哪里,将去往何方?最后的结局会如何?每个人的日子,总有划上句号的那天。一切在这个点相聚,又如同洪水般散去,且不再有见面的一天。谁能在乎谁的生死?滚 […]

 『刘玮』生如夏花

1
周日的清晨竟不能安睡,楼上不知从哪家传出轰隆隆的冲击钻的声音。头痛,又无法立刻清醒。于是,在巨大的噪音和未完的梦里踌躇徘徊了很久,终于摆脱了恍惚的梦境,把灵魂拉回了肉体。不知道一夜做了些什么样的梦,最近总不能完整的睡个囫囵的觉。大清早醒来的第一个意识也是无奈和叹息。摆摆头,思绪略清晰后,看见窗外竟然是明媚的阳光,雨水来了一天竟走的如此的快。阳台上的杜鹃鲜艳的不象话,小小的一盆压压挤挤的开满了花。夏 […]

 『刘玮』楚

1
如果不是楚要离开公司离开合肥去天津发展的话,我可能这辈子也不会来写他。本来我准备用字母C来代表他的,可是我还是选择了用楚这个字。一来这是他的姓,出于对他的尊重。二来,楚这个字在我心里多少带点侠义的味道,一如他本人。有一种人和你认识很久,每天都在你的生活里出现,是一种很自然的安全感和习惯。安全感来源于你们彼此太了解,且没有过强烈的好或坏的情感冲突和认知印象。淡淡的,就好象空气,那么自然。直到有一天当 […]

 『刘玮』《生命的肖像》触动我的心灵

1
关于死亡,你会想到什么?黑暗?恐惧?还是绝望?如果说一个人不能选择生的话,我想很多人同样不能选择死亡。准确点的说,是很多人不能抗拒死亡。也许,人一辈子会经历和享受很多生的欢娱,那么死亡的事情,下意识的本能的我们都在抗拒。而我认为,死亡是一个人生命中最后的盛典,我们应该让它完美、让它丰富而干净。我们有权利让自己死的时候体面些、温柔些和美好些。尽管,大部分人都不愿意提起它,不愿意面对自己会死的事实。现 […]

 『刘玮』城市中的梦魇

1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开始讨厌这个城市。这个与我相伴三十年的城市。或许,是因为变化太快了。这里、那里,东西南北都在修路。许多的楼房被拆了一半,又把原来的那一半改成完全不认识的样子。很多的公交路线都改了,原本从家到单位只要半个小时的路程,现在居然生生的被拉长了一倍。每天都看着高架路一点点的在建成。可是为什么,陌生感那么的强烈。到处都是钢筋和水泥的世界,新修的柏油马路黑漆漆的吓人。无论在什么地方抬头,总 […]

 『刘玮』女孩、男孩、积木

1
孤单的小孩只有一个玩具,一盒美丽的积木。五颜六色的小小的木头块儿,形状各不相同。可是,这些小玩意儿总是那么神奇,能搭建出美丽的宫殿、草原上的小屋、白雪公主的卧室,甚至,只要用心,还能组合成各种小动物和树木花草。小小的孩子不能出去。每天都在自己的屋子里看日出和日落。有时候她非常想走到户外,想让阳光的手抚摩自己的脸,想尝尝雪花和雨水的味道,哪怕是感受下微风的轻抚也是幸福的。隔壁住着一个同样的男孩,他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