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刘玮

儿童教育专家。
微博:

 『刘玮』离生活越近,离沙龙越远

1
小豆送到外地了,俺能好好的轻松几个月了。我疏远了那些狐朋狗友和消遣,终于能通通的回归了。 第一件事情,打开沙龙,看看近期有啥节目没有。讲座?苏童?王蒙?兴奋!赶紧着留言排队等票。没来得及细看就赶紧着按了个爪印,按完细看。完蛋了,3号的赶不上了,10号店里开业仪式不行,17号要去外地看小豆,仍旧是不行。悻悻然再按个取消的爪印。 哎~~无限怅惘,心里暗自自我批评:“你真俗!” 俗人为了养孩子糊口,在工作之外又弄 […]

 『刘玮』小豆半岁了

1
长江西路上的樱花又开了,再过两天,小豆就半岁了。 去年樱花开的时候,小豆还以一个豆子的大小,安静的躺在羊水里。每天下班的路上,下了公交车,我就在路边的樱花树下吐的稀里哗啦。所以去年的樱花,在我的眼里,更加的细碎和模糊,花期漫长到让人忧郁。 其实日子过的很快,尤其是小豆出生以后。 半年前的那天,一院当天的剖腹产手术,我是第一个。清晨6点,我刚刚经过长时间的失眠和短暂的打盹。还在卫生间刷牙呢,护士就催促 […]

 『刘玮』杂烩

1
周日上班的路上,安静的在车厢一角听袁泉的《木槿花》,心情很久没有这样沉着了。儿子的出生让生活忙碌起来,心情漂浮和焦躁。生活方式的改变,让我一时无法在烦乱的杂务中找到自己。每天都是同样的事情,关注的都是同一个问题。儿子就好像一个巨大的磁铁,吸光了我的时间、精力还有心情! 好在,一切都在慢慢的恢复正常。最重要的是我的状态!终于可以在他熟睡的时候看看电影、翻翻书,做些纯粹为我自己的事情。而今天,我终于又 […]

 『刘玮』很难的年

1
年二十六,公司放假前两天的晚上。老板通知各部门主管开会,议题是确定各部门裁员名单。裁员比例很大,占现有员工的三分之一。 当一个个名字被提到的时候,我的脑海里都会浮现出一张张明晰的面孔。微笑的,含蓄的,认真的,甚至是顽皮的。这些,都是朝夕相处的同事。其实说朋友,也不过分。被裁的人,并不是有错,也并不是不优秀。只是,在经济危机的影响下,公司下半年亏损严重。说“赚钱如抽丝,亏钱如山倒”一点也不过分。按照 […]

 『刘玮』好玩的沙龙

1
我认为40多个成年人在一起非常认真的做一个游戏基本上很难很难!!!但是沙龙做到了。 我想沙龙里一百多号人不能说百分百,起码有百分之九十九入沙龙,仅仅是因为这里是个好玩的地方,而且可以让人好好的玩一玩。一个团体的气质取决于管理者的气质和性格,所以我们得感谢老于的憨厚、才气以及周强的热心、责任心。 三年的时间不算长也不算短了,作为管理员的一员,我非常的理解老于说的,他们曾经想关闭沙龙的想法。一场热闹的聚会 […]

 『刘玮』想哭

1
下班的路上总是遇见一对要饭的母子,妈妈眉清目秀的,小孩子很小很小。身材还没有我四个月的儿子大,瘦瘦的穿着看上去并不温暖的旧棉衣。妈妈坐在冰冷潮湿的地上,小孩子坐在妈妈的腿上,露出一圈冻的红红的瘦瘦的屁股。还穿着开裆裤呢,又能摇晃着走,看来这孩子大概1岁不到的样子。小孩子和妈妈一样都用围巾象北方人冬天出门那样包着脸,我走来走去好几次才看见这个小孩的面部,很漂亮的小孩,和妈妈一样眉清目秀的。 母子的面前 […]

 『刘玮』小区故事之——歌声

1
晴好的初冬下午,推着儿子去小区花园晒太阳。2个多月大的小孩出门照例是呼呼的睡觉,于是我在花园中间的石凳上坐着发呆。 对面来了个男人,瘦、高、黑,60多岁的模样,一枝接一枝的抽烟。手指很黄,架着胳膊,低着头闪烁着眼睛,头上有一顶紫红色的绒线鸭舌帽。 在午后暖阳中,我涣散的眼神发现,他在对面不断的窥探我。我仍旧放任自己的懒散,似乎谁也不想搭理。到底是忍不住,他开始说话。一开始是自言自语,慢慢开始问我问题。 […]

 『刘玮』交人体作业~~

1
俺在“老老实实做月子,勤勤恳恳当奶牛”的崩溃生活中,突然想起沙龙很久没有发帖了,只好在小魔鬼的睡眠时间里偷偷摸摸的来冒个泡。 无它,小魔鬼照片一张。 […]

 『刘玮』不开的栀子

1
楼下有很多栀子树,一年四季绿油油的叶子象刷了一层清漆一样亮亮的。每当初夏来临,满树绿油油的叶片里就开始长满嫩绿的纺锤形的栀子花苞,间或有一抹雪白从花苞绿萼缝隙中露出来,都让人感到一种可喜的生命迹象! 然而,花蕾和树的缘分仅仅到此就结束了。 时间越往后,夏季走的越深,栀子的厄运就愈加的明显!每每路过栀子树下,就会发现满树的花苞一天少过一天!到后来,甚至连树丛里最深处的和树最顶端的花苞都被人揪了下来! […]

 『刘玮』大豆逃生记

1
2008年5月12日中午2点半左右,我正在和一群大肚婆们在QQ群里海吹胡聊,正在不亦乐乎酣畅淋漓之时,突然感觉到一阵头晕。 “早上的体检报告不是我说啥也不缺么?怎么?!”“哦~可能是我颈肌炎又犯了。扒下去休息一下吧!” 这一扒就立刻感觉不对!不是我头晕,是楼在晃!!!我立刻在群里敲了一句“天哪!我们楼在晃!”等我敲完,底下连续蹦出一样的话! “不好!地震!”脑子里立刻下了这样的判断!瞬间脑子里存储的有关地震知识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