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刘玮

儿童教育专家。
微博:

 『刘玮』站在07的尾巴上遥看08

1
有一些年份,总是以生命年轮中的里程碑形式出现的。比如:一九九七,又比如:两千年。我们总是怀抱着不同的期冀,踩着节奏迎接这些年份的到来。 2008,也是这样的一个年份。电视上、报纸上,还有网络里,到处充斥着关于奥运的一切。人们口口相传着奥运的信息的细枝末节。所有的人,在这样轰轰烈烈的舆论气氛怂恿下,越发的期待。 而2007年这一年对于这个城市里所有的人来说,则是前所未有的新体验。城市以一种匪夷所思的进度和规模在 […]

 『刘玮』忆蚕事

1
车窗外飞过去一棵很象桑树的高大植物。华盖亭亭的茂密树叶,蔓延到3到4层楼那么高。想想已经是大雪的节气,所以可能不是桑树,貌似而已。 忽然想到小时候养蚕的事情。 白胖胖软乎乎的蚕宝宝是我们这代人小时候最好的宠物。最初看见它,是小学课本里的图画。一片绿色的桑叶上,一条身子折成直角的蚕宝宝,嘴里还牵出来一条丝。 寒假完的时候,就有同学从家里带来一片的蚕子。旧的纸张上,一颗颗的密密麻麻的。于是三五要好的小同学 […]

 『刘玮』好想,好想……

1
芜湖路靠近金寨路的路口的地方有一个公交站台,站台后面的马路牙子上有一个管道口,每到冬天的时候就会时常冒出一团团白气。那天下班,天还未黑透,远远的我就看到那团平日里顺畅圆和的白气,不知道被什么东西揉的皱皱的,走进一看,原来是一个很脏的人坐在管道口。大约那团白气是热的,此人是籍着它在初冬的夜里取暖。 没来由的就感到一阵心酸,看到这样的人总会想怎么会没有人照顾他。这样清冷的天气里,衣着肮脏破烂又单薄,头 […]

 『刘玮』间歇性迟钝后遗症

1
我有点害怕电脑上空白写字板的页面,空空的,一片惨白,好象我的大脑。 有两个多星期了,我一直很想写东西,可是一直就找不到写东西的感觉。怎么说呢?就好象梦魇中遇险想呼救又喊不出来的感觉。噩梦,尚能惊醒。但是,如何才能找到合适的宣泄点才喷发文字,却那么的难,难于攀爬楚道! 写什么呢?三十好几的女人了,总不能总是在自己的小情小意里矫情着。说白了,自己的内心也就那么一点芝麻大的事。无非是婆婆妈妈姐姐妹妹的, […]

 『刘玮』合肥夜潮(第九回)——不测风云

1
何菲一边快速的迈动着穿着八公分高的高跟鞋的纤足,一边对着电话:“喂,卢总吗?李味味到底出了什么事情,现在是叫我回报社还是去哪里?”卢阳不顾她从电话那端砸来的一连串问号,闷闷的说:“回报社,越快越好。”挂了电话,何菲心里一阵紧缩,自从认识卢阳以后,还从未听到他如此紧张、沮丧和慌乱的语调。顾不得分析了,她一抬手,跳上一辆红色的夏利出租车。“某某报社,快!!!” 咯噔咯噔咯噔……忐忑不安的何菲一路小跑的 […]

 『刘玮』《合肥夜潮》人物关系图

1
哦卖糕,眼看着小张同学的《夜潮》第7回就要出炉了,前六回是各有千秋。也引起了沙龙很多同学的关注,但是问题也随之而来,那么多的人物在前七回粉墨登场,看到最后难免有点搞不清楚关系。偶这个好事者就来给大家画一个人物关系图吧。。。大家快谢谢我!不客气。嘿嘿~~ 以下人物介绍按照出场顺序来: 卢阳:40岁,某都市报副总编,农村出身,北大中文系毕业,诗人,已婚,妻子为刘洁。育有一女。 何菲:27岁,公司职员,专栏作家, […]

 『刘玮』也是人生

1
看到老于写的《贫贱中国》,我有些话想说一说。老于说:“你把你的想法写出来吧!”好吧,那就写一写我这个一直生活在城市底层的人对许多事情的看法吧! 没错,是一直是一个生活在城市底层的人。父母只普通的工厂职工,自己原来在一个国营单位上班,后来出来自谋职业,又后来单位买断彻底成了一个自由人。又一不小心入错了行,进了这个工资低工作时间长的IT行业。嫁的老公也是打工一族,家里也是普通的工人。在我成长的经历里,充 […]

 『刘玮』呜啦!十一月

1
十一月来的时候,我除了口袋里只有三十三块以外,其他都非常嗨皮!当年郑智化唱“我的口袋有三十三块”的时候,我一个月在学校的伙食费才三十块钱。我就想,台湾的物价真是高啊,三十三块还不够买菜么?终于,到了2008的前夕,咱们也可以骄傲的说,这点钱不够买菜了。幸亏,我们家不是我买菜。 呜啦!终于在十一月要来的时候降温和下雨了。弥漫了整个十月的空气中的灰尘,纷纷落到地下,变成了黑泥巴。随着我的脚步一甩一甩的在我的 […]

 『刘玮』台湾现代民歌——并不遥远的梦

1
序在写这篇文章之前,我不知道有多少人和我一样是第一次听到“台湾现代民歌”这个词?所以,为了让大家能在短短的篇幅里了解我要表达的东西。之前,还是来做一些注释,什么是“台湾现代民歌”呢?“简单的说,1970年代中期,在台湾的年轻知识分子尤其是学生当中,兴起了一种自己作词作曲并用木吉他自弹自唱的音乐形式。”——摘自重返61号公路的《遥远的乡愁,台湾现代民歌三十年》。 在我出生的那一年,也就是1975年。那年的6月6日有 […]

 『刘玮』一个人的晚餐

1
人是不是活到一定的时候,就很难按照自己的意愿过日子?比如选择什么样的工作?比如和什么样的人交往?该笑的时候可以笑,想爱的时候敢去爱?甚至,可以吃一顿完全按照自己口味而做的晚餐? 是的,自从和公婆在一起生活以后,基本上,我是没有吃过几顿自己爱吃的饭菜。好在,我不挑食,怎样的口味都行。不过,偶尔,我还是很想自己给自己做顿饭。可以饭来张口,不一定是幸福。需要自己做饭,也不一定是痛苦。随遇而安就好! 这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