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刘玮

儿童教育专家。
微博:

 『刘玮』生活在别人的幸福里

1
下雨了,夜晚8点的农大校园小路上有斑驳的水渍。细细的雨丝没有破坏那些校园情侣的兴致,这条毗邻着篮球场的水泥路两旁,每隔着几米才有2只珍珠一样浑圆的路灯,柔暗的灯光下一对对小情侣旁若无人的做着他们自己的事情。或走或立或行,笑的生气的絮语的。初秋夜晚温柔的空气,包裹着这些年轻的爱情。 我,满头汗水背着硕大的背包和羽毛球拍子,在这样的氛围里独自行走着。本来9点才结束的羽毛球活动我提前了一个小时就出来了。因为 […]

 『刘玮』原来也曾如此这般

1
有一个笑话,说的是爸爸拿着一份未及格的成绩单,训斥儿子不用功学习。倒霉的儿子扭捏了半天说:“爸爸,这是您小时候的成绩单。” 很多电视剧集里也有类似的情节。儿子为了某个人或者某件事情,做出一个打破常规的决定。老子在一旁家长式的制止,以至于争的面红耳赤。这时候,必定有一个贤惠型的母亲出场,对着顽固的老头子说:“由他去吧!”老头子做叹气无奈状。镜头转到内房,老子还在生气,母亲说:“也怪不得他(儿子),你 […]

 『刘玮』10月20日全记录(恩!主要说的是沙龙)

1
10月20日,农历九月初十。重阳的第二天,我婆婆的生日。照样上班的周六。天气热,24度的秋天。听蔡健雅的《越来越不懂》。SPR。沙龙,和摄影有关。重温久违了的吵架。…… 去SPR的出租车上,我在总结这一天的种种标签。已经下午三点多了,沙龙已经开始快一个小时了。可我坐的出租车还在只剩下一小条的黄山路上,跟着大公交的屁股,吭哧吭哧的爬着!“妈的,我都不想开了。”前坐的“的大叔”发着牢骚。我脑子里全是半个小时前抢我打的 […]

 『刘玮』电梯里的“潜规则”

1
我在一栋高28层的写字楼里上班,办公室的位置位于这栋楼的第11层。这个写字楼,从6层以上都是办公室,每层有10个单位。周一到周五每天中午12点、晚上6点,是写字楼里绝大多数办公室的下班时间。 写字楼里共有5部电梯。其中,1部是每层都停的,2部是停单层,另外2部是停双层。每天一到下班的这两个时间点,大厦里上千人都需要乘坐这几部电梯下楼。如果赶上高峰期,等上个十来分钟也是正常的。 如果按照正常的电梯运行规律的话,一定是电 […]

 『刘玮』双生

1
二十郎当岁的时候,我曾经一度的认为我和父母是多么的不同。我坚决批判“老子英雄儿好汉”的言论,确切的认为我们这一代成长在开放社会的子女和上一代从旧社会走出来的父母,无论是生活方式还是道德标准都是完全的不同的!现在看来,那时候我的想法是错误的。要说我为什么现在会突然想到这个问题,那还得从那天在公交车上遇到的母女说起……那天晚上,公交车上的人并不多。到站了,大家都做好有秩序下车的准备。正在此时,有一个小 […]

 『刘玮』离生活最近的《我的教师生涯》

1
我相信每一个人都有这样的体会,当你长期饱食美酒佳肴的时候,你的味觉会变的越来越麻木,需要一些清淡本真的食物来恢复你的味觉。对于电影,也是如此。国庆期间看了太多的大片,无非是华丽的摄影、眩目的特技、环环紧扣的情节、帅哥美女做主角,这样的影片好看的确是好看,但是看多了我们的审美怎能不疲劳呢? 幸好,《我的教师生涯》不是这样的影片。 首先从男女主角来说,扮演从海外归国又分配到月亮湾做个农村教师的陈玉,他 […]

 『刘玮』10月13日电影院活动花絮影象记录

1
SPA2楼的大厅,安静、温馨,墨绿的沙发让人坐进去就不想离开。   小张同学甜蜜的看着手机短信,到底是谁给她发信息了呢?真想知道啊~~   SPA桌上的绢花,在深夜里和咖啡的浓香一起绽放~~   又见剪刀手~嘎嘎!!!         一杯绿茶、两只派、两部影片、三五好友,这样的周六下午,惬意的紧啊!   第一排的角度,看屏幕上美眷如花。     我喜 […]

 『刘玮』我的电影院

1
周日从芜湖回合肥的大巴上我在想,人都是有着强烈的占用欲吧?凡是自己喜欢的事物,都要贴一个“我的”标签。比如沙龙的电影院,随着活动开展的次数增多,各环节的熟稔,我越来越喜欢这个活动。每每在心里想到它,总是称呼它为“我的电影院”。 周六,我的电影院又如期的向大家开放了。现在参加电影院的人已经非常稳固在一个圈子里。老于、徐燕、朱良全还有张铮基本上每次是都到的,特别是朱良全尽管要从大蜀山赶来,但是从未迟到 […]

 『刘玮』癖

1
癖——对事物的偏爱成为习惯。这是字典上的解释,每个人都有或多或少的“癖”吧?不过,如果让一个人审视自己的癖,估计是很难的。就好象当爱情成为习惯,你就再也感受不到爱了一样。习惯是可怕的,习惯又是逃避不掉的。 我有什么癖呢?在今天以前我到没有特别的感觉。不过当今天我耳朵里又塞上隔了半个月未接触的MP3耳机后,心里咯噔一下,有一种特别“过瘾”的感受。好象干渴了很久后喝到一杯洁净的白水。于是,癖这个字犹如海上 […]

 『刘玮』怀念记忆里最温暖的冬天

1
那年冬天的一个普通的日子里,一向稳重的寝室长突然向大家宣布,她要我们为我们的那个帅帅的辅导员织一条围巾作为新年礼物!这大胆又浪漫的计划让我们冻僵的心情立刻沸腾起来。 第二天,寝室长怀里抱着一团白茸茸的东西神神秘秘的一边进入寝室一边招呼大家。我迫不及待的从床上蹦下来第一个冲上去,抢过来一看,哇!立刻惊呆了。原来,她手里抱着的是一堆白的不象话的毛线。而且,是那时候最最流行的马海毛哦~柔柔软软的毛线上织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