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李伟建

公共知青沙龙成员
微博:

 『李伟建』“时间在流逝”

1
哈哈,被人领上了贼船,也试着写一篇作文,以“时间在流逝”为题。重要声明:不是真实水平。(考生40分钟写完,我写了半天,这半天包括排练节目、接电话、办车证、取机票.......交完稿一看表晚上七点。丢人啊!!!!)       “我的老父亲我最疼爱的人,生活的苦涩有三分您却持了十分,这辈子做你的儿女我没有做够,央求您呀下辈子还做我的父亲…….每次听到刘和刚演唱的这首-《父亲》我都会热泪盈眶。不是因为旋律,也不 […]

 『李伟建』写在曹禺先生诞辰一百周年

1
看《日出》 想曹禺 看《日出》 想经典 看《日出》 想大师     今年是戏剧家曹禺先生诞辰一百周年,各种纪念活动很多,9月14日我没有送朋友离京,请了假到首都剧场观看话剧《日出》。 首都剧场与北京人艺的关系是前店后厂的关系,走进这座充满艺术氛围的殿堂,总有种与世隔绝的感觉。什么是是非非,什么恩恩怨怨,统统去吧,这里只有艺术的梦想,艺术的追求和艺术的鉴赏。在我的心中它是圣洁的是美好的。 我从十几岁就在这 […]

 『李伟建』狐朋狗友之————我抑郁了

1
狐朋狗友之———— 我抑郁了   我看过一个话剧叫《我不是我女朋友的男朋友》,当时觉得名字特逗,按照这个逻辑,我这篇文章应该叫《我是我狐朋狗友的朋友》,唉!现在怎么放着好好的话不好好说呢?怪事儿。 我的职业跟抑郁这两个字实在不挨着,但我必须承认我真的抑郁了。有症状为证:失眠,心悸,闷骚,独处,不开心。前一段时间去威海出差,住在十五楼,推开窗户顿感外面的世界非常美好,有种跃身融入这茫茫夜色的冲动,这 […]

 『李伟建』狐朋狗友之-----大S

1
狐朋狗友之-----大S “四人帮”当中的老大,姓邵,我们都叫他大S。由于他的名字与歌星一样,所以每次在公众场合招呼他,总会引起驻足观看或回眸寻找,结果当然是众失所望。 此大S与彼大S除了性别差异,长相也相差甚远,我这位狐朋狗友可算是难看有加,八字眉,翻鼻孔,厚厚的嘴唇,短下巴。我是很愿意跟他在一起的,因为有他在我就显得特帅,特英俊。我跟我初恋女友见面时经常拉上大S,嘿嘿!这其中的奥妙自然是不言而喻。但是结果是 […]

 『李伟建』爱 情 囧 事

1
爱 情 囧 事 【几位狐朋狗友闲酌,席间一老兄大谈爱情观,听听皆美好赞赏之词,吾好逆向思维腹中就有了这些囧事】   爱情发生在火车碾过,双双殉情的铁道上,尽管过于悲惨,但让爱情达到了至高无上的境界。 爱情发生在已婚男女屡屡偷情的恋床上,尽管违背道德,但让爱情有了符合人性的光芒。 爱情也发生在小卖部的醋瓶里,尽管还没有售出,却已被吃得尽人皆知,想耍赖都不行,因为弥漫的酸味儿已经掩盖不住偷嘴人的尴尬境地。 […]

 『李伟建』【重要声明】 李伟建、雅妮、强姑娘不是△三角△关系

1
【重要声明】  李伟建、雅妮、强姑娘不是△三角△关系 要弄明白这篇文章,得先了解一下事件经过,我入沙龙后写了一篇《插播广告,说说雅妮》,无非是在文章中夸了一下雅妮的作品和长相,却引起了波澜。而后雅妮发表《致沙龙及新生李伟建的答谢辞》,又一小小波澜。再之后强薇在八月一日推出的[技术贴]《如何拉拢明星老男人进沙龙---以李伟建为例》,就掀起了轩然大波。 此处得先回放一下[技术贴]的内容,因为我们是连续剧,您不看 […]

 『李伟建』狐朋狗友之--------d总

1
狐朋狗友之--------d总 d总是我那帮狐朋狗友中最有钱的一个,不过在积累财富的进程中d总还是挺艰辛的,以前是做什么赔什么,最早在秀水卖内衣内裤,天天举着乳罩,裤衩拼命地朝老外晃悠,晃悠了两年也没赚到钱,到落了个见乳罩就吐的毛病,还好d总的媳妇是“搓衣板”,无冬历夏也窥不到她脖颈边有吊带儿的影子,为了d总这女人居然放弃了女人最应该拥有的内饰。杯具啊。 后来所发生的一切让大家始料不及,有一段d总消失了,我们变成了“ […]

 『李伟建』插播广告,说说雅妮,

1
本来我是想把《狐朋狗友之——某某》几篇写完再写雅妮的,可是今天来到自家门前,发现了雅妮的足迹,于是就按耐不住了,因为再按兵不动就出卖了强姑娘。所以只得像电视插播广告一样先说说雅妮吧。 我曾托强姑娘给雅妮捎过话儿,说我喜欢雅妮的文章,有机会一定给她留言。强姑娘就扔了一句: “话儿可以捎,抓紧留言啊。” 如今话儿已经捎到了,可是留言却没兑现。我的心里有些过意不去。本来已经躺在床上准备睡觉又爬了起来,打开 […]

 『李伟建』狐朋狗友之小b

1
谈起我的那帮狐朋狗友来,可说的事就多了,形形色色,百态人生。其实我是不愿意用这贬义词来称呼朋友的,好像我身边都是吃喝玩乐、不务正业的人,倒是我们“四人帮”里的老二小b天天称呼我们是狐朋狗友,一打电话: “狐朋狗友,你在哪儿那,晚上别安排事儿,南来顺爆肚见。” 还未等你解释,电话另一端的忙音就传了出来了,如法炮制,我们三人无一幸免。也绝了,只要是小b召集,必是高朋满座,方桌周围四人各把一边,等着小b发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