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李献伟

高校英语教师。闲时码字。
微博:

 『李献伟』Countering False Narratives

1
Good morning and welcome: to my colleagues here on stage, to the family members who have joined us today, and—especially—to the Yale College Class of 2020. 在场的各位同事、各位家长,特别是2020届耶鲁大学新生们,早上好!欢迎你们! Twenty‐twenty—a term that inevitably brings to mind per […]

 『李献伟』要干事,还是要面子?

1
学期临近结尾,局部检验留学生《中国概况》课程学习情况的小组报告(group presentation)开始。 来自巴基斯坦的四位一组的报告结束,进入问答互动环节。我问座中的学生:“有问题问他们吗?” 一坦桑尼亚的学生不解于报告里中国行政体制示意图里国家主席和首相(该组用的是prime minister,中国称其为premier)之间的关系。 负责这一内容的那个组员解释。完了,一美国学生举手。我问:“问他们哪一个?” “不问具体的人,也可以说,针 […]

 『李献伟』温度

1
不知不觉间,这个学期就要到尽头了。 那日,“大学英语视听说”课上所讲内容完成后还余十来分钟。咋杀掉这时间呢? 正愁着呢,有灵光乍现:问问学生大半学期上我的课过来有何反馈和建议,以助日后改进。 好的,待改进的,虽然好但是在我掌控之外的(比如,增加课时),学生贡献还挺丰富。 一个学生的贡献,更抓了下我的脑弦、心弦。他说:“Sir, 开学初,你给我们每人一个1到32之间的序号数字,以便我们发言时你能最快地从名单 […]

 『李献伟』那口Lodge牌子的铸铁锅

1
记不清什么时候开始的,麦德龙购物时看宣传说,消费100元赠一枚印花,集到一定数目印花,加说明数额的现金,可换购美国LODGE牌子的铸铁锅。 那以后,再购物时,留心收集印花,回来粘到宣传页上一个一个方格子里。 好过了几个月,终于集齐自己心仪尺寸那口锅对应需要的印花。额外掏近400元,拿下口锅。乖乖,好重,有十来斤吧? 到得家来,清洗过后,把牛肉、鸡蛋、卤料包、干辣椒、鲜洋葱、姜、盐、料酒、酱油等一股脑放到里面, […]

 『李献伟』肤色决定那话儿的大小?(编译)

1
(美国)艾利克斯 • 泰森 半大小子的时候,我曾用尺子量自己的家伙,好看看它在全球那话儿长短的梯度上排在什么位置。测量结果,我家伙的尺寸是平均值——长五到七英寸,粗五英寸。不过,每每看自己的家伙,尤其是没勃起时,老是觉得没量出来的那么大。目测出来的的跟尺子量出来的不一样,为啥呢?   这困惑,我现在明白,在男性中很常见。或许是XY染色体早就决定了我们在这方面的不安全感吧?我们都想两腿间有棵大橡树,有 […]

 『李献伟』互动

1
      早上在蜀峰湾暴走,看到映在水中蓝蓝的天儿,更见天蓝,就随手拍了一张,发在微信朋友圈里。一朋友与我互动,如下:       […]

 『李献伟』所谓奢华,近于寂灭

1
所谓奢华,近于寂灭,若刚燃尽的灰烬,色彩柔和,不炫目;质地细软,不硌人;温度煦暖,不灼烫。                               […]

 『李献伟』沐春风

1
  週四(3月26日)晚上十一時許,老婆單位有美國客戶來訪。兒子寄宿,不需照料他,就兩人一起去機場接他們。 從抵達處朝停車場走時,閒聊。客戶凱文時不時插說點漢語。我說,你漢語說得挺好的。他回:“你的英語很好,比我的英語好。在哪學的啊?”他可是正兒八經的黃蜂(WASP)啊!知是奉承,還是很受用,開心。 送他們到市區東北角的喜來登折轉回到家時,已是凌晨一點許。 新一日半晌,上完課,稍歇,趕去接他們去飯店吃飯, […]

 『李献伟』他

1
王菲唱他的《傳奇》時,沒有太注意;他和孫儷合唱《風吹麥浪》時,也沒啥驚豔。衹是覺得聲音乾淨、空靈,而已。 當他借著《我是歌手》的平台,走入視野;當朋友圈一度被有關他的資訊刷屏,開始關註。用QQ音樂軟件體下載了他全部歌曲,閒時,對著屏幕上歌詞,一行一行,一首一首,聽他。一路下來,慢慢被淹沒…… 文學鑒賞裏有一流派,衹就文本說成就,不管作者的人品、時代背景、家世淵源等因素。純從他演繹的歌曲來看,約略 […]

 『李献伟』他者聊中国(散记)

1
  2月6日(周五)晚上19:30——21:30,在庐州大道与祁门路交口大摩生活广场4楼的时光旅行咖啡馆,听安大外教、在合肥娶妻生子的法国老帅哥菲利普,以法国 味儿的英语,不拉中国。   他在中国呆了25年,见证了中国从千年如一的农耕社会瞬间穿越到繁华不下于纽约、东京和巴黎的摩登时代。个中变化之速、之巨,让来自数百年容颜几乎依旧 的法国的他,瞠目。联想这两天朋友圈看到的严峰(是复旦中文系任教的那个严吧)的话:“我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