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李献伟

高校英语教师。闲时码字。
微博:

 『李献伟』许知远:语言的革新(转载)

1
荐言:语言,不要太严肃,如政论,也不要过流俗,如网语。我们需要一种沉静、从容的表述。 每一个作家总在寻找属于自己的腔调,就像画家寻找色彩,或是音乐家寻求旋律一样。我期待能够寻找到一种独特的腔调来谈论自己的国家,神态超然却又充满温情。但是,在几次尝试之后,我的那种刻意的从容不迫总是不由自主的滑向了粗暴和刻薄。 思维的浅陋让我们的语言变得粗俗而有失精准;而语言的随意凌乱,又使我们更易于产生浅薄的思想。 […]

 『李献伟』有感于“德国汉学家称中国当代文学是垃圾”

1
以下,是媒体上的报道: 日前,在国际汉学界有着一定知名度的德国汉学家顾彬,接受德国权威媒体“德国之声”访问时,突然以“中国当代文学是垃圾;中国作家相互看不起;中国作家胆子特别小……”等惊人之语,炮轰中国文学。 在接受访问时,顾彬的言辞很是激烈。对在国内红极一时的姜戎小说《狼图腾》,这位汉学家的评价是:“《狼图腾》对我们德国人来说是法西斯主义,这本书让中国丢脸。” 而对上世纪末在国内红极一时的“美女 […]

 『李献伟』有关儿子(之三):一根筋

1
博主按:老婆是不是人家的好,不知道。但孩子是自己的好,确是普天下人的共识。无论TA身残与否,智障与否,父母都会把TA当作个宝。 开始这个系列,是受了一个博友的启示。她有了孩子以后,发现生活静下来了;一个新生命的到来,把一个全新的世界,推到她面前。她遏止不住想把这个新世界拐拐角角记下来的念头,以便孩子大了,不在身边的时候,好有一个一个的路标,指引她向过往回溯。 我不是一个有心人,儿子最初的七年,那麽珍贵、 […]

 『李献伟』有关儿子(之二):远去

1
(本文受陶妍妍BLOG文章 一个人的黄金时代的启发而作。特此致谢!)   有关儿子(之二):远去 儿子不大,也就七岁。但是,随着他一天天长大,我们能感觉到,他在一日日离我们远去。这远去,不是物理意义上的远去,是精神意义上的远去。 他上一年级的时候,自己的房间,是四时房门皆洞开的。现在,时不时地,会把自己房间的门锁死,在里面或做作业、或瞎捣腾了。偶尔,会从他房间里放出“嘎嘎嘎嘎”地怪笑,我们问他笑啥,他把 […]

 『李献伟』有关“聊天记忆”

1
香非挽月BLOG (http://blog.sina.com.cn/u/1227731374)上的两篇聊天文字记录,直看得我心惊肉跳。同为一人的“闲庭信步”和“过客”这位,功夫了得(好多诗词都不知道,只能借着语境,连蒙带猜)。那“挽一篮月光”,虽步履有些趔趄,但还能来回应招。这般交流,若好姻缘,可遇,不可求。文字,升华了这种交流,就像流行歌曲,把本来并不那麽痛苦的失恋,发酵得当事人自己都不知是在为别人的歌声哭泣,还是为自己的失恋哭泣。 我很好奇:这两 […]

 『李献伟』暗地里风骚

1
这是黄集伟的: 合并 更名 妄想 (欢迎接龙)  [2006-5-26]   降低竞争系数,构建和谐社会,最近,很多优秀知名企业、国际精英分别决定合并,具体合并方案、合并章程正在拟定之中,而最先出笼的,是合并后的冠名问题。据可靠人士报告,相关更名,已有如下草案。 新浪与搜狐合并,改称“搜浪”;捷达与雪铁龙合并,改称“捷龙”;陈凯歌与张艺谋合并,改称“张凯谋”;中国移动与中国联通合并,改称“移通”;潘石屹与王石合 […]

 『李献伟』一句话

1
The one pervading evil of democracy is the tyranny of the majority.   ---- Lord Acton   (1834 - 1902), British historian   别人BLOG上看到的一句话,震动很大。试译之为:民主影响范围广的一个恶处,就是大多数人的专制。   是呀,当整个社会纠集起来、异口同声地讨伐某个人、某种观点的时候,这种专制,不是一种邪恶吗?周作人曾提到 […]

 『李献伟』有关儿子(之一):印记

1
新装的房子是等到儿子已经上到幼儿园中班,才搬过来住的。做这样的决定,最重要的一个考虑就是,他大了些,应该不会在墙上、门上乱贴乱画了,毕竟,弄到、整好一套新房子,于我们,算是半辈子的事业了。 虽然我们提前给他打了预防针,他还是没能管好自己的手,在自己的房间里的一壁墙上自己能够得到的地方,用水彩笔留下五彩的印记。我们发现后,训斥、教导,他一把鼻子一把泪地承诺,以后再不这样干了。接下来,我们用湿毛巾檫拭 […]

 『李献伟』“止庵”由来及含义

1
 《樗下随笔》是我署名“止庵”出的第一本书。当时特地写了一篇《止庵说》:“《庄子·德充符》云:‘人莫鉴于流水而鉴于止水,惟止能止众止。’我喜欢这个意思,后来写文章就取它作笔名。我是想时时告诫自己要清醒,不嚣张,悠着点儿。‘轩’、‘堂’、‘斋’等对我来说都嫌过于隆重,我想象中读书的所在只是一处‘庵’——荒凉里那么一个小草棚子而已。” 摘自止庵“我的笔名”一文(链接: http://blog.sina.com.cn/u/494a03410100066l) &n […]

 『李献伟』让我眼睛多逗留了一会儿的词、短语、句子

1
1.桥接 2006年11月21日《南方人物周刊》42面“上海格调”一文所列“爵士乐”一条的名下,有这麽一句: “尽管据考证,爵士乐在中国最早出现的城市是汉口而非上海,但是在中国再也找不出别二的城市,可以如此天衣无缝地桥接中产乃至整个城市的格调追求和爵士乐的品质与气息。” 这“桥接”一词,创造得真好:传达了英语BRIDGE一词作动词的句法功能,又留下了BRIDGE(“桥”)这一意象;并且,汉语中的“桥”字,也有打破渺水、给渡水人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