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李献伟

高校英语教师。闲时码字。
微博:

 『李献伟』有目视,更有神遇(沙龙六周年庆生会)

1
过去的一年,因为一些事,很少在沙龙上露面,但是,一直潜水关注着沙龙的点点滴滴。看到沙龙六周年庆生会的通知,第一时间就报了名。 庆生会上,见到了很久未谋面的老朋友,并没有因时间的流逝而感到生疏;结识了陆续加入的新朋友,一样的如沐春风。这样宜人的氛围,应该归功于沙龙推崇的“分享· 影响”的理念。大家出于共同的志趣,聚到这里,或网上,或线下,交流交流读过的书、看过的碟、听过的曲、到过的地,很 […]

 『李献伟』樱花*轮滑少年

1
上午,儿子在学校东区上兴趣班。候他期间,无事,就在学校里瞎转悠。路过活动中心时,看到中心广场上,要举行“CFSK杯”(中国自由轮滑网杯)合肥高校轮滑交流赛。比赛还没有正式开始,我就朝校园北半部逛去。 过了第一教学楼,上了开贞北路。上个礼拜路过这里时,路两边的樱花,开得正旺,不少人在树下徜徉、照相。而眼下,樱花树上,绿叶已颇为茂盛,差不多遮严实了未落的樱花。人行道上,路牙边缘,是一片一片的落花,刚落的,粉 […]

 『李献伟』赌王幽默谈兔年

1
澳博控股举行的周年除夕晚宴上,赌王何鸿燊以澳博主席身份,通过长约两分钟的录像片段,向现场嘉宾拜年,片段所见,身穿唐装的赌王精神状况一般,说话速度较缓慢,但能造手势配合讲词。赌王还以“兔”字谐音搞Gag说:“想发新年财的,今晚穿件Tuxedo(踢死兔)去我们的casino(娱乐场),不过,大家套现一些就够啦;不然,一会儿获利回吐,向我大吐苦水就不好了。” […]

 『李献伟』庚寅年阅读史:也是好不容易凑齐的五本书

1
这半年,忙于工作上的事,字写得不多,闲书也没看几本。下面,简评几本睡前闲翻、有点印象的书。 喜欢朱天文的小说,顺便买了她妹妹朱天心的《击壤歌》和《初夏荷花时期的爱情》。 (1) 《击壤歌》:率性而为的青春往事。 (2) 《初夏荷花时期的爱情》:对中年情事的诸种揣测,每种都是触目惊心、满纸无奈。 相较于朱天文的理性、沉郁,朱天心偏感性、豪放,颇有点一个杜甫,一个李白的味道。 (3)廖信忠 的 《我们台湾这些年》 […]

 『李献伟』空白,空白,再来点空白

1
国庆期间,在静安公园门口下沉广场边的季风书园闲逛,撞到世纪出版集团上海人民出版社2010年8月第一版的舒国治的《流浪集:也及走路、喝茶与睡觉》,人民币26元,拿起来,翻。 这书印得,绝对够疏旷:内文标题下面、页面四分之一左右的空间,皆空白;段与段之间,是三、四行跨度的空白(也有个别地方,段与段之间,没留空白,应该是排版的疏漏吧?);这里那里,会有一段只有一行,散在一个三、四行跨度的空白和另一个三、四行跨度的 […]

 『李献伟』顾彬教授报告会

1
  关于“复兴论坛”之顾彬教授报告会的通知         作为“复兴论坛”系列报告会之一,德国著名汉学家Wolfgang Kubin(沃尔夫冈•顾彬)教授将做客科大,用流利的汉语为大家讲述《西方学者心目中的中国文化和中国当代文学》。欢迎全校感兴趣的师生参加。    时间:2010年9月15日(周三)19:00    地点:东区水上报告厅   特此通知。   &nbs […]

 『李献伟』自说自话

1
昨天上午,去合肥大剧院听了“坐在轮椅上的大家” 、台湾出版业的传奇人物郝明义的报告《寻找改变你人生的那本书》。未想到的是,主办方还请了个跟郝明义对话的嘉宾——春树。春树,女的,我只知道她大概是跟韩寒差不多的青春写手。当天,可能更是因了她的原因吧,座中多是些大中学生模样的人,搞得我颇有点一堂红颜唯我灰发的落寞。 郝明义,毕竟是读了不少书、走了不少路的人,报告里有不少启发人的地方。比如,不是任何书, […]

 『李献伟』毛尖,主流的、健康的、向上的毛尖

1
  初识毛尖,在几年前的《万象》杂志。那时候的《万象》,有刘绍铭、林行止、小白、迈克、毛尖、苏友贞、董桥等一干写者,真是好看得不得了。 这两年,这些人,仿佛约好了似的,全都消失了,不知跟陆灏不再为《万象》组稿是否有关。 《万象》里的毛尖,够另类,够文艺,够小资(似乎有人封其为“中国小资教母”),她写一部部电影里或隐或现的情色,,写她本家英国作家毛姆一生中的断背灰线,写布鲁姆斯伯里群组里乱如麻的 […]

 『李献伟』未老还乡不还乡?

1
一个长期生活于自己母国文化的人突然进入另一种完全相异的文化环境,会震惊、迷惘、沮丧,甚至愤怒。这种经历,人类学者奥博格称之为“文化休克”。 其实,一个经过文化休克四阶段的磨练,适应了异族文化的人,再回到母语文化时,同样会有类似的磨练。有学者借鉴奥博格 “文化休克”的概念,称这种对母语文化的重新适应为“逆向文化休克”。这种休克,比起由母语文化进入异族文化的文化休克,更让当事人震撼,难适应,因为,他觉得 […]

 『李献伟』叩应 开房

1
《上海壹周》 (2010.7.13 小文艺06) “记忆_MEMORY” 版马世芳的回忆文章《我如何成为一个播音员 》(http://www.weeklysh.com/News/ArticleShow.aspx?ArticleID=6622)里,有这麽一段: 母亲当时是“中广青春网”的总监,这个频道是台湾第一个锁定年轻听众、全部节目播放流行音乐的电台,集合了一批台湾广播史上最最放肆乖张的年轻DJ──啊是的,那时候年轻人不再说“节目主持人”,要改称“DJ”了。“青春网”的DJ几乎没有人在乎“播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