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李献伟

高校英语教师。闲时码字。
微博:

 『李献伟』2009私悦读

1
收到小强的任务短信,正忙得脚不连地。这两天,稍闲下来,细想2009年这一年里的近365日下来,自己都读了哪些书?沙龙里不少同仁可以参考当当网的购书单,而我,只能朝床头、案边扫了。较之于网上书店,我还是喜欢实体书店多些。周日上午,送儿子到兴趣班后,挑一家常去的书店,挤在各式纸质书逼压过来的街边书店,一边挑书,一边和熟悉的店员或店老板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上几句,是一个不错的打发时间的法子!那一天,在一家碟片店,听 […]

 『李献伟』烟花爆 • 回转身

1
上午九点半左右,上完课,解散了学生,关闭好多媒体设系统,正在收拾书本、U盘、各色书写或标记用的笔,就听“嘭”的一声,耳鼓一震,身子不由得抖了一下。抬起头,看到还没急着赶到别的教室上课的学生,挤到大玻璃窗前,朝外看。原来是离教学楼没多远的某个地方,在放烟花。那烟花,在晦暗的半空,“嘭——嘭——嘭——”间隔均匀、连续不断地炸开,不似夜晚的璀璨,也点亮这灰天不少。   这烟花,放得倒是时候! 若赶在上课期 […]

 『李献伟』阳性的灵魂装在了阴性躯体,抑或反之

1
台湾作家朱天文的作品,就我所知,好像是今年五月,才由山东画报出版社引进,正式与大陆读者见面。 女作家的作品,一直比较抵制:它们,要么是风花雪月、爱恨情仇,要么是连篇累牍太过私人化情绪化、让人读到抓狂依然不知所云的东西。要不是一个朋友的热力推荐,我是不可能会去碰朱天文的小说的。这种不可能,除了朱天文是个女作家外,还关联到源自网上看到的好事者给朱天文贴的标签:“朱天文,承继了张爱玲的衣钵”。张爱玲, […]

 『李献伟』被触动,是一样的

1
图片像素是有高低,拍摄技术也有优劣,不过,镜头背后 人 的 被 触 动 , 却 是 一 样 的         […]

 『李献伟』浮漂的暧昧

1
不看怪力乱神的小说,已多年。   收到赵瑜先生惠寄的、他的长篇小说《暧昧》之前,顶不住一个朋友的极力推荐,正在看山东画报出版社2009年5月第1版出版、台湾女作家朱天文1994年凭其获得首届时报文学百万小说奖的长篇小说《荒人手记》。   《荒人手记》,严格意义上来说,归不到小说一类:没有曲折的故事情节,又多连续大段的对人、对事、对性别、对时间、对空间、对宗教、对美学、对色彩学、对人类学诸多方面的深邃思考。诚 […]

 『李献伟』化没了和故意显 (旧文新贴)

1
化没了和故意显   阿城回忆与赵树理做邻居的小时候,常去赵家玩,发现他家书架上有许多外国书,但他在赵树理的小说里从没发现任何外国的东西,无论概念,还是语言。老舍是留过洋的,可是在他的京味小说里,我们也找不到洋派语言的。赵树理和老舍,把外国的语言痕迹、概念、情感、思想,消化掉,生发出富有乡土或京味的枝叶、花朵。   与此相反,是港台的另一些作家,比如董桥,比如林行止,比如李碧华,比如李欧梵。他们精 […]

 『李献伟』非名人语录

1
按语:以下,黄集伟博客里看到的东东,实在有意思。忙得没时间写博,转一个,聊算作业。 ◎ 白天文明不精神,晚上精神不文明。(佚名) ◎ 超女选出来的永远是男人,快男选出来的永远是女人。(一小粒) ◎ 放虚荣一条生路,也就是给慈善事业一条活路。(南桥) ◎ 好不容易得了个诺奖,却发现上一任是郭敬明;好不容易熬成了亚姐,谁料第二名是芙蓉姐姐。(纹丝不动) ◎ 离开家的前一晚,母亲让你带什么,你就都带上,千万不要 […]

 『李献伟』年轻的英雄,走了

1
年轻的英雄,走了   上世纪九十年代,之前十来年一点一点托起来的理想、激情、崇高,开始日薄西山,慢慢下落。代之而起的,是王朔“我是流氓我怕谁”那样对理想、激情、崇高消解的市井文化。市井文化的重又兴起,相对于文革间假大空的高蹈,是个进步;不过,日甚一日地在贫嘴油滑、感官享受里耽溺,久了,人心里,难免泛起些不甘。   就是在这样一个背景下,孙同写词、编曲、演唱的的《以今天的名义》,孕育,萌芽,破土了 […]

 『李献伟』一路上有你

1
8月22日下午,从几百里外风景如画的杭州,恋恋不舍却义无反顾地赶回来,就是为了晚上奥体中心的纵贯线演唱会,更确切地说,就是为了这四个男人中的周华健。 到家后,甩下行李,扒拉完碗面条,就朝奥体中心赶去。把车停在里离现场一站路以外的怀宁路上,摄氏三十多度的高温里,步行奥体中心的北门,浑身已是透湿。验票,进去,先是十几级跨度颇大的台阶的考验。进到体育馆内,顺保安所指的我西四区40排32座座位的方向看去,那座位一路 […]

 『李献伟』印证

1
智识低下的人,不敢轻易相信自己的判断,有权威的论断可以仰赖,才敢放心。我,也不是例外。   《上海壹周》择8月8日这个良辰吉日推出的杂志型图书 (Mook) 《壹周悦读》里、“书生一对”栏下、《连岳×小白 空即是色,色即是空》专题报道里,偶像之一小白形容连岳的情感问答有点像周瑜和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虽然有点S/M。”   看到“虽然有点S/M”这样的话,禁不住大拍桌子。前不久,我点评过《上海壹周》上连岳的专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