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李献伟

高校英语教师。闲时码字。
微博:

 『李献伟』哭在大街上的女子 (外二则)

1
之一:哭在大街上的女子 傍晚,顺着黄山路,回家。逼近黄山路和科学大道交叉口的时候,正赶上交通灯转绿,窃喜。谁料,前面两辆车丝毫不动。绿灯下的秒数,在一个一个地朝下跳。紧挨着的前面的那辆车,司机在按喇叭。后面的司机,不少,也在按喇叭。不耐烦,我也跟着按。 突然,最前面的那辆车里,钻出来一女子。那车,打右转灯,缓慢驶上科学大道。女子上了交叉口斑马线边的人行道,蹲下去。直行的交通灯已变红,只有等了。无聊 […]

 『李献伟』大儒陆谷孙

1
想说陆谷孙,缘起于上周在济南参加的一次英语教学研究研讨会。 济南,乏善可陈,除了趵突泉。这次出行的亮点,除了趵突泉,就算陆谷孙了,至少于我。 陆谷孙,非英语界的人,应该知道的不多。就是在英语界,很多人也只知道他主编过一本《英汉大词典》。可就是这本《英汉大词典》,已足够奠定他在学界的地位;要知道,这本字典,可是得到英语为母语国家的专家以及香港文字妖怪董桥等人的诸多青眼。我多知道的一点,是,他写出来的 […]

 『李献伟』上海淘书(之二)

1
上海,来过多趟。外滩,逛过了;东方明珠,上过了;南京路、淮海路,走过了;新天地,转过了;豫园,游过了;锦江乐园,玩过了;就连较远点的位于青浦区淀山湖景区的青浦大观园,也转过了。周日那天,本想沿着苏州河,看看临河的华东政法大学(曾经的圣约翰大学)、华东师范大学、苏州河艺术区、河上数目繁多的各式桥梁等等的。上午从旅馆到季风书园艺术书店也就十来分钟的路就让我仿佛桑拿房里熏蒸一般大汗淋漓的遭遇,掐死了我去 […]

 『李献伟』合肥哪里能买到质量可靠的看日全食专用的眼镜?

1
如题。 先行谢过! […]

 『李献伟』上海淘书(之一)

1
周末两天(2009. 07. 11-12),在上海。 11日,陪老婆、儿子逛街、血拼。晚上九点多,从MARKS & SPENCER出来,拎着淘到的一双皮鞋、一件T恤,回旅馆。路上,看到一推三轮卖影印原版英文书的,基本均价每本人民币15元,停下来翻。挑了半个多小时,得如下8种: 1. 无名氏的Secret Diary of a Call Girl (了解一下特种行业的隐秘世界,呵呵)  2. Carson McCullers的The Heart Is a Lonely Hunte […]

 『李献伟』洋的艺术,土的艺术

1
去杭州之前做功课的时候,圈下了银泰百货西湖店里五一期间举行的国际艺术玩具展。到了现场,才发现,那展区,真的是够迷你。商家,毕竟是商家!不过,寸土寸金的商场,能辟出这么一块,也算够给文化事业面子啦。 艺术玩具,不懂。我上照片,你自己看! 展题: 介绍: 作品之一: 作品之二: 作品之三:   在杭期间,报了瑶琳仙境一日游。在红灯笼外婆家景点,据说是海选出来能写字会剪纸的外婆,我们那个旅游团五十多人 […]

 『李献伟』不只关乎鱼

1
不能免俗,奥斯卡获奖片目出来后,我就电驴下了《入殓师》。天天也不知瞎忙些啥,那片子,几个月了,也没有抽出整块时间看掉。报纸上读过一篇比较这电影和原小说的文章,说,原小说中,有这样一个细节:小林给一位尸体已腐烂的死者整装的时候,看到尸体上乱爬的蛆虫,闪烁着生命的光泽。蛆虫的身上,能看出生命的光泽,这境界,我还没达到;想想那场景,只会让我后怕。这种后怕,更阻着我看那片子了。 周末无事,清理差不多快给填 […]

 『李献伟』节俭给我回报了吗?

1
天寒地冻。蚂蚁把夏天储存起来的玉米拖出来晾晒。饿得半死的蚱蜢,恳求蚂蚁给它几粒玉米,好保全性命。蚂蚁说:“整个夏天,你都干啥去了?”蚱蜢说:“我没闲着,一直唱歌呢!”蚂蚁关上谷仓的门,笑道:“你能整个夏天都一直唱歌,那这个冬天你跳舞好哩!” 这是伊索寓言里的一则,教导大家,要学习蚂蚁,有长远眼光,为将来储备;不要学蚱蜢,不思将来,到头来忍饥挨饿。不过,这道理,真的站得住脚吗? 眼下,经济危机暴雨袭击 […]

 『李献伟』因为平实,所以舒服

1
吴鲁芹作品系列,共七本。买过该系列中的《文人相重 台北一月和》,看了,不错。段海集齐了这一系列。我把他已看完的五种,借过来。该有两个星期了,磨磨蹭蹭,终于看完了《师友 文章》这本。 两本书看下来,有一个感受:吴鲁芹的文字,质朴,不压迫人,这里,一句幽默的话,叫人笑笑;那里,一句独到的见解,叫人点头。是这里那里,不是到处。吴鲁芹,跟香港的董桥、迈克有区别。董桥、迈克,只要不是一股脑地彻夜读啊读,隔三差 […]

 『李献伟』悲歌为何听

1
1933年,匈牙利钢琴家、作曲家赖热·谢赖什创作了歌曲《忧郁的星期天》(Gloomy Sunday)。歌中的“我”,哀悼心上人的早逝,思谋着随她,同赴天堂。个中流出的哀伤、绝望,摄人心魂。据传,很多人听了这首歌后,承受不了里面的哀伤、绝望,了结了自己的生命。因此,这首歌有了“匈牙利自杀歌”的别称。1941年8月,黑人女歌手比莉·霍利戴(Billie Holiday)演绎的《忧郁的星期天》,一夜红翻天,不过,迅即遭到英国广播公司的封杀。更传奇的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