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李筱懿

李筱懿,A型狮子女,从总经理秘书到管理培训师,从财经记者到广告部主任,从到丁克主义到独角兽妈妈,相信人生不止一面。供职安徽日报报业集团安徽商报社,出版散文集《百炼钢成绕指柔》。2014年1月,作者在妞博网发布的民国女子系列历史散文集结成《灵魂有香气的女子》出版,获评当当五星图书。
微博:

 『李筱懿』婺源流光(迟到的作业)

1
 生命中总有一些流光是用来浪费的。不用刻意做什么,只要坦然地无所事事,安静地感受时间的流逝,把生活放慢几拍感受舒缓和安宁,内心就会真正地平静。   婺源就是这样一个地方—— (一)春风来,桃花香,村长奔走忙。       (二)镜头起,快门落,何处是流光。      (三)砖雕瓦,马头墙,两个红姑娘。      (四)廊桥中,古道旁,遍地菜花黄。&nb […]

 『李筱懿』新年碎碎念

1
    今天是上班第二天,准确说是加班第二天。加班第一天的最大收获是在CBD¥155买了双原价¥1080的爱意超小码鞋子;而今天,大年中难得一个人清静地坐在办公室,捧着温水发呆,满脑子断断续续的想法。 碎碎念之一:爸爸妈妈    我很怕春节,很怕那种闹哄哄的喧嚣和没完没了的应酬,所以,每年过年都逃得远远的,今年本打算去越南,可是,为父母搁置了。    我相信与我父母同龄的老夫老妻90%都存在婚姻问题, […]

 『李筱懿』骂街

1
        大多时候,我能举止斯文,不爆粗口,基本符合社会主流审美观,但,不包括以下情况:    周三和表妹一起做护理,进门换鞋时妹妹不小心坐到了挂在椅背的一件衣服上,她赶紧边道歉边起身换个位置,衣服的主人却已尖叫:“明明看到了还坐,真没有素质!”    抬眼寻声而去,两个保养精致五十开外的中老年美妇依墙而立,其中一个正在横眉冷对。    妹妹 […]

 『李筱懿』看图说话

1
之一: 今天,因为工作上的失误挨批了,虽然已经混得老脸皮厚,可还是禁不住地心情黯淡。   之二:大多时候,我的快乐与忧郁一样浅薄,它们时常与某件衣服、某个包包或者某顿饭有关,为了工作最后一次黯淡还是去年12月的事。 之三: 对待恶劣的情绪,我的排解方式往往是独自大吃一顿或者狂购一番,不要指望它们能彻底排解苦闷,犹如不要指望爱情能够彻底滋润心灵,至少,痛苦虽然不能掐灭,却是可以转移。 之四:于是,中午 […]

 『李筱懿』看图说话

1
今天,因为工作上的失误挨批了,虽然已经混得老脸皮厚,可还是禁不住地心情黯淡。 大多时候,我的快乐与忧郁一样浅薄,它们时常与某件衣服、某个包包或者某顿饭有关,为了工作最后一次黯淡还是去年12月的事。 对待恶劣的情绪,我的排解方式往往是独自大吃一顿或者狂购一番,不要指望它们能彻底排解苦闷,犹如不要指望爱情能够彻底滋润心灵,至少,痛苦虽然不能掐灭,却是可以转移。 于是,中午闲逛到我近来的最爱——栖巢咖啡,我 […]

 『李筱懿』请你彻底消失

1
     今天下午,我被一堆琐事困扰得头大,突然接到闺蜜激动得声音颤抖的电话:“他 又回来找我了!”    “他是谁?”我一边写合同一边搭理她。    “***啊,我的前男友!我就知道他会回头的!”     我有点感兴趣了:“就是半年前甩你象甩垃圾一样,手机不开邮件不回,把你伤心得天天以泪洗面的***?”     朋友有点不好意 […]

 『李筱懿』酒量

1
    据说,酒量五分天赋,五分培养。    而我的酒量却源于失眠。整个高中时代我都在与失眠做坚持不懈的斗争,很多个晚上,我大睁着眼睛听时钟的滴答声,在心里数数,背名人名言,做仰卧起坐,吃安眠药……所有的方式都无法睡着,在黑夜这个巨大的空间里,我因为精力充沛而有了诸多恐怖的想象,直到尝试了爸爸存放在床底下的酒。    那些酒整齐地码在箱子里,种类丰富:萧县葡萄酒、怀远石榴酒、明绿液、剑 […]

 『李筱懿』李清照:猜得中这开头却猜不中这结局

1
古代才女通常分为两类,一类是鱼玄机、薛涛、严蕊之流,顶着美女的光环,批着文学女青年的外套,以身体为资本从社会底层一步一个脚印奋斗上来。还有一类,诸如班昭、谢道韫,自小生长于极品“牛棚”(牛人之棚),在家里那些皇亲国戚、才子文豪的共同熏陶下一出道就博个满堂彩。李清照属于后者。 李清照的老爹李格非是著名学者,被苏轼看好,名列“苏门后四学士”之首。李清照的老妈虽然现在还弄不明白到底是状元王拱辰的孙女还是 […]

 『李筱懿』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1
    晚上,老公QQ聊天下线后半天无语。我奇怪:“你跟谁聊呢?”  “高中同学。说到班上一个女同学,现在过得很不好。”  “怎么不好?”  “家庭不幸呗!老公天天不务正业,对家不管不顾,跟老人吵架,家里房子没供完就买车显摆。我女同学一个人要上班还要带孩子,累死了。一句话不和就动拳头。”    我很诧异:“这样的老公是她自己找的还是父母选的?”  “当然是她自己找的了!”  “那谈恋爱的 […]

 『李筱懿』杜十娘的来世

1
    我叫杜薇,“十娘”是我在教坊司的排名。我和李甲相识于大明万历年间的燕京春季时装首饰发布会,那时,张尚书正坐在我旁边为我血拼郑三保带回来的锡兰银器,我脸上笑若桃花,内心却无动于衷,妓女无情是职业操守,我才19岁,已经深谙此道,直到遇上李甲。    以今天的眼光看,李甲不过是个懦弱的小白脸,我和他的那点子破事自己现在都懒得回忆。我觉得他真诚善良就死心塌地地爱上了,现在想来,男人恋爱的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