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李筱懿

李筱懿,A型狮子女,从总经理秘书到管理培训师,从财经记者到广告部主任,从到丁克主义到独角兽妈妈,相信人生不止一面。供职安徽日报报业集团安徽商报社,出版散文集《百炼钢成绕指柔》。2014年1月,作者在妞博网发布的民国女子系列历史散文集结成《灵魂有香气的女子》出版,获评当当五星图书。
微博:

 『李筱懿』仙女也要服老

1
    “告诉你湿透了的城市,其实湿透了的是我的心,但是,你总是听不懂我的爱的语言,只会要我记得打伞……”     这些浓得化不开的语言不是某个16岁少女的日记节选,而是出自1969年3月4日生、现年38岁的伊能静新浪博客。看到这一段时,H坐在我身边微笑着说:“这个女人恐怕希望永远停留在《19岁的最后一天》(伊氏成名曲),所以一直穿蕾丝发嗲扮公主扮少女,极度渴望被宠爱,没有爱就活不下去,可老女人很少能找 […]

 『李筱懿』来吧,孩子

1
      病愈出山第一场聚会是大学四个室友,1997年到现在我们共同走过11个年头,这次聚会有两个主题——庆祝四喜怀孕和我病愈,地点红顶,这是我今年非常喜欢的饭场,环境优美菜式虽没美味到顶却也精细。       月余不见大家唧唧喳喳亲热一番,小猴更贴心地带了相机(后附图)。我拥抱四喜,恭喜她有宝宝,感同身受地体验她的开心、忧虑和孕期反应。四喜对我的表现有点诧异:“你知道吗,来的路上我一 […]

 『李筱懿』如果不得不停下

1
(阎红收) 1.一周工作超过54小时,但是看不到前途。2.一年内未曾加薪 。3.三年内未曾升职 。4.薪水很低,到月底总是很艰难。5.积蓄少,无力置产。6.工资不低,但花钱大手笔 。7.收入不低,但内心没有安全感。如果你有两项或者两项以上符合,那么你就属于"穷忙族"了。      当X从QQ上发过来七条“穷忙族”判断标准时,我很庆幸自己正病假在家,否则,一个星期前,当我没生病的时候,符合条件的一定不止两项——我是一个 […]

 『李筱懿』偶尔病一场(博文100篇)

1
    据说,阶段性的生病是生理和心理的双重排毒,是好事,我已经遇上这好事一个星期了。     起初,每天躺在床上,看着平时掐着分钟走的时间一点一点被消耗掉,安静的安全感突然又回来了,远离了快速的规范化动作,心里充满安逸和安详,竞争啊压力啊全都从脑子里飞走——当最高的理想变成了不要再疼不要再晕不要再出汗的时候,其他的都无所谓了。     于是,我去看和这种心境相匹配的书:《合肥四姐妹 […]

 『李筱懿』传统与后现代的中秋节

1
      为了配合中秋这样的传统节日,我决定做个乖乖女,回家陪爷爷爸爸姑姑叔叔妹妹们共享天伦。同时,大展厨艺,让我爹在众至亲面前脸上有光,于是,早晨7点,我顶着“二档王”的名号开着“小绿”上路了——选在7点,因为警察叔叔尚未上班,车流稀少,菜场开门在即,既然是乖,就要乖得彻底。       路上除了貌似连闯两个红灯,到了干休所门口进不了宽两米落差半米的门之外并无大恙,干休所老阿姨似 […]

 『李筱懿』不必太勇敢

1
      我正在搭配第二天的上班行头,突然电话铃声大作,接起,传来Y没精打采的声音:“你觉得我有焦虑症吗?老担心明天活动做不好,吃不香睡不着。”我开玩笑:“你这种神气活现的女强人什么时候蔫了?”Y气急败坏:“连你都说我女强人?!我最讨厌这个称呼,女人在事业上稍微有点追求就被看成雌雄同体,太不公平了!”Y立刻义愤填膺,根据过往经验,一定是受了刺激,我只好把衣服扔一边洗耳恭听。     “ […]

 『李筱懿』摘葡萄去

1
8月24日的大圩,我亲爱的“小绿”终于开上了北二环之外的街道,三个闺友抛家别子单独行动去摘葡萄。今天,重要的收获除了葡萄之外,我学会了“炸鸡”(是这两个字吗?) […]

 『李筱懿』生日宴之晚场

1
    晚场为“五个丫头的狂欢派对”全体聚会。本组照片包含模糊的集体照(服务小姐摄影技术不敢恭维),寿星女性感淑女照,据说越长越象的大学上下铺以及部分生日民脂民膏合影。就此挥别28,跨入29。(背景音乐《难忘今宵》起……)         […]

 『李筱懿』生日宴之午场

1
   午场为“饭饭爱”全体聚会。但我的相机里缺少团队合影,请X同学补充。本组照片包含了寿星女和阿罗约总统的强强联合,两位充满服务精神的贤妻良母点燃蜡烛圣火,以及三个女人的千手观音。         […]

 『李筱懿』29岁的坚硬与柔软

1
      今天是28岁的最后一天,原本一个月前我就热烈地策划着如何轰轰烈烈地度过29岁华诞,可是,越临近却越平静,今天,方案被精简成两餐饭——中午知心好友组聚会,晚上大学同学组聚会,都是全女宴,感谢这些重要的女人们陪我度过了人生最美好的时光。呵呵。      为了隆重地享受28岁的最后时光,今天很早起床,敷着面膜坐在电脑前敲字,29岁会有什么新的改变?我一直希望成为一个坚硬与柔软兼备的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