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吕冰心

公共知青沙龙成员
微博:

 『吕冰心』在一个小小的角落怀想

1
七十二小时前的此刻,那些乡村的孩子在做什么? 大约是背着书包,在田间小径上摘着野花,笑闹与追逐。暮春初夏,田野里野花遍地,蝴蝶翩飞,小女孩子们是何样的惊喜着啊! 还有那些调皮的小男生,在他们眼里,这世界上有多少可玩耍的爱物儿啊!——蝌蚪、蟑螂、雏鸟,一只爱摇着毛茸茸尾巴的花狗,警惕地瞪着他们的白猫,扎着蝴蝶结的同班女生…… 彼时,大约他们正兴致盎然地琢磨着自己下一个恶作剧的目标是谁呢? 七十二小时 […]

 『吕冰心』劫后余生

1
湖边一座大楼里的男男女女,无论曾如何明争暗斗、互掐到底,在这一时刻,倒是很齐心合力地,一同集体晕眩了两分钟。 和植物一起晕眩。 和办公桌一起晕眩。 和五花八门闪烁着视频或网页的电脑一起晕眩。 和你喜欢、憎恶、反感、畏惧的众生一起,一起晕眩啊。 有人在晕眩中跌跌撞撞奔走狂呼。幽暗而清凉的楼梯忽然开了无数扇门,高跟鞋、球鞋、布鞋,黑皮白皮镂空镶嵌鱼嘴漆皮,一起洪流滚滚往下涌。 刹那间,四周空寂无人。我在落 […]

 『吕冰心』那些花儿——妾本良家子

1
其实除去她头上那顶华贵美丽的钻石冠冕,她不过是最寻常的一个女子,一个面目姣好、心地单纯的良家子。 她大约是有些落寞地长大的吧? 作为单亲家庭里一个不甚出色的小女儿,像盆栽里偶然开出的一朵草花一样,聚光灯很少打在她头上。她不是天才少女。功课只是平平,也没有了不得的才艺;青春期也安然度过,没有叛逆、堕落、彻夜不归。就连她的职业选择,也不是雄心万丈、英气勃勃的专业领域精英,而只是在幼儿园里做一个再普通不 […]

 『吕冰心』一枝明日黄花

1
月亮起初是暗暗的红色,像幽咽的晚箫,喑哑然而深情。风很大,路的右边是一丛丛的野草,呼啦啦,呼啦啦,伏下去,又挺起来。桃子说,我们唱歌吧,《我们的田野》。真是的,看着茂密的绿草,就觉得是空旷的原野铺展在眼前。我们手拉着手,一对着绿衣,一对着玄裳,心思忽地简单澄澈,像回到童年。也像回到风吹花落思无邪的诗经年代。“我们的田野,美丽的田野,碧绿的河水,流过无边的稻田……”那时我们穿着白衬衫,蓝色背带裙,在 […]

 『吕冰心』那些花儿——被腰斩的青春

1
       出差。长路漫漫。听旅伴谈他数十年见闻,有难以忘怀的一二事,俱是他在对越自卫反击战后期前线慰问时的经历。        几日过去,这些故事仿佛悲哀的音乐在心头低回、萦绕,搅得我不得平静。        他说的时候,恬淡平静,只当寻常,但我深信他的内心必然也有一种力量,叫他深刻铭记,叫他在数十年后对陌生的旅伴说起。 […]

 『吕冰心』师大的旧时光

1
夏日突然被抓出差芜湖。 工作地点是赭山余脉镜湖畔的师大。 师大的音乐系在半山腰,每次上山一身汗,下山也是一身汗。 但是,从西大门往上行,一路都是残片般引发怀旧情怀的风景。 ——矮矮的老楼,红砖黑瓦,只有两层。楼前屋后,是草花疯长的花园,或正是丰收时节的菜园子。 很多的唐菖蒲花。 这让习惯在花店精致花瓶里邂逅伊人芳姿的我颇惊讶。 花开得正好。 碧剑般的叶子,一簇簇粉红的花。 我想起春节时很多花店用唐菖蒲 […]

 『吕冰心』那些花儿——平凡的女子啊

1
听桃说几日前离世的那个中年男子,临走之前犹在对他的妻子温柔说道:“你不是想听我拉二胡吗?我拉给你听。” 那个中年女子在众人眼中相貌平凡,也不喜与人寒暄交往,衣着颇为我行我素的怪异。这样一个普通且不甚可爱的女子,偏偏丈夫很是疼爱她,呵护她,教人颇有些不解。 就像周姐姐跟我说过她的两个表姐。一个聪慧而貌美,一个平凡甚至有些邋遢。后者甚至还有个轻微智障的孩子。那个样样都很出色的表姐人到中年丈夫情感出轨。 […]

 『吕冰心』那些花儿——同性恋者

1
      《老友记》里偶尔编剧会拿可怜的老好罗斯调侃。他对前妻卡罗旧情难忘,可惜伊人却是“蕾丝”。而且,她的身边早已有了她。         为什么就不爱他呢?         比起很多被异性恋伤到筋骨,才义无反顾扎到同性爱人怀中的女子,卡罗的行为有些令人费解。罗斯这个家伙怎么看都是优质伴侣。搁到中国,不知是多少 […]

 『吕冰心』花儿之城北的小姐

1
   她们隐在模糊的劣质玻璃门里,百无聊赖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只伸出一条腿。     一条腿。     如果夏天,脚趾上会涂抹着鲜艳的指甲油,几元一瓶的,一点廉价的风情,有些伧俗,却很招摇。     冬天,也照例是穿短短的裙子,那厚厚连裤袜裹着的,可能是在泥水里趟过,绝望到不顾一切要抽身逃亡的,并不曾白皙光滑的腿。    我住在 […]

 『吕冰心』像“花痴”一样生活

1
在遥远的拥挤人潮中,桃子在夜色中飞奔。 她心满意足地发来短信:我赶回宾馆,听到了《夜来香》。 哀悼吧! ——很少看电视的我们。 ——挑剔刻薄的我们。 ——好赖算是学音乐的我们。 ——从来对选秀节目嗤之以鼻的我们。   是在“五一”后掉进了“快乐男声”的陷阱。 从一首张杰的《往事随风》开始被撩拨起,我陆续哈喇过张杰、王铮亮、陈楚生、苏醒,且仍持续发烧ING,甚至,还厚着脸皮用群发短信形式,骚扰我手机上的朋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