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孟元

公共知青沙龙成员
微博:

 『孟元』蛋蛋变形记

1
小葱蒸蛋是偶的同事,一个有着狐狸一样美丽的大美女。一个有着狐狸一样灵性的大才女。 美女从来都不缺绯闻,如再加上才女的头衔和娱记的光环,那更是绯闻和才华在一个水平:像那天上的水龙头都打开了一样!而对于八卦名人,偶一向是敬而远之的。 我和蛋蛋的真正接触始于“5·12“汶川大地震以后。能否帮助灾后重建,让孩子们早日走进课堂……建一所希望小学?可是建一所希望小学要30万元。5月13日晚,偶在QQ上征求了几个同事的意见, […]

 『孟元』[有爱,有改变①]谢谢你,痞子刘

1
[有爱,有改变]开篇语:   有爱就有温暖,有爱就有希望,有爱就有改变。从即日起,我将不定期推出“有爱,爱改变-----爱心助学故事”,以记录与安徽商报和安徽省爱心助学协会有关的普普通通的人和事。希望更多的爱心人士与我们携手同行,奉献爱,得到爱,分享爱。 痞子刘:生日有礼 2008年11月29日,是痞子刘虚21岁,周19岁的生日,今天,应该会有很多的赞友为他庆生。早上我给他发了一条短信:1129,这是一个好日子,要爱更要 […]

 『孟元』男人情趣与厨房

1
男人情趣与厨房很久很久没有正式下厨房了。我说的正式,是指为了很好地吃一顿,会很用心地细细准备的那种,从选料到构思,再到摘洗,然后再充满感情地去施行。怀孕前偶尔会自己做一些。怀孕后,因为不大能闻油烟味,而老公厨艺欠佳,所以就一直在父母那吃。一度,看到那些为了肚中的宝宝,拿着食谱,围绕厨房忙前忙后的男人是极度地眼热。有人说,通向男人心的是男人的胃。反过来,该定律也应该同样适用于女人身上。有个女友,情场 […]

 『孟元』你在天堂还好吗?

1
2008年4月4日  清明 晴  这个清明阳光灿烂。自从你离开后,这是三年来,合肥首个没有下雨的清明。这是不是也如同我的心情,我终于在这个日子,想起你,不再满怀悲伤,而是有了平静的温馨的怀念之情。 这三年来,一直想带束花去看你,可一直未能成行。一直想写点什么,却一直难以落笔。我甚至不知道你的墓地在哪里?可是我知道,无论你在哪里,你都永远活在我的心里。 想起你,就想起你那温暖的笑容。我记得三年前的那天,我去 […]

 『孟元』金寨路高架凸显政府管理滞后

1
(不好意思,新年第一贴,感觉都对不住强班了.新年上班以来,连值三夜班,连发关于金寨路高架的交通方面存在的问题,以及政府出台的应急交规,有感而发,因以成文.--小记) 在市民和网友们连续呼吁“莫让高架桥变成高架步行街”声中,2月14日以来,省城各媒体连续三天报道了高架桥的交通管理举措:先是行人和四类车辆禁上高架;继是高架桥限速80码,机动车增加到六类禁上高架。昨天又出台了拐弯处限速40码等新规。管理部门每天出 […]

 『孟元』曾经爱如潮水

1
喜欢张信哲是个偶然。他的声线太忧柔,太细腻,不是我喜欢的类型。突然喜欢他,因为突然听到《爱如潮水》。那天,——应该是6、7年前吧,在报社写完稿,大约8点多钟吧,骑着我的“钱江小羚羊”,回家。那时的合肥,发展得不如现在。8点多一点,街上就没啥人了,三孝口。红灯。停下。一个声音突然在夜色里忧柔地弹出,“我的爱如潮水,爱如潮水,将我向你推,紧紧跟随……”声音如此地感性,感性而忧郁。一刹那,因为这个声音我感到 […]

 『孟元』《投名状》:在“大嫂”与“妾”之间迷情

1
我是个随大流的观众,喜欢看名导的作品,主要是,一看名演员们的演技可精彩,二看导演的故事编得可精彩。以第一点来衡量,偶觉得《投名状》还是非常值得一看的。单是刘德华和李连杰的眼神PK,就很过瘾了,更不用说其他演技了,男人是越老越有味道,同样,演技派男演员也是越老越有看头。不过,不知是不是近年来李连杰痴心向佛多了,不知为什么,我怎么看,都感觉,老李的脸相越来越像一个大和尚。呵呵。这不是偶今天想要重点说的主 […]

 『孟元』合肥夜潮(第十一回):夜的秘密(下)

1
  合肥夜潮第十一回:夜的秘密 (下部)无法回避 可是这才几天功夫啊?那个敦厚、幽默、给人印象“老好人”一般的卢阳不见了。呈现在何菲眼前的居然是一个男人流着泪的脸。何菲不想坐在卢阳的对面,她不想见到一个男人流着泪的眼――除了她不喜欢看男人流泪,感觉有失男人坚强风范外,更重要的是,她不想让卢阳在今后回想起这一幕时感到羞愧和难堪。可是如果一个男人肯在一个女人面前流泪,那一定会成为压缩两人内心距离的催化 […]

 『孟元』合肥夜潮(第十一回):夜的秘密(上下部)

1
昨天花了大半天的时间恶补了一下前面的接龙,在陈卫华老师的亲自指点下,大致理顺了各自的关系。其中我们共同认为有两大疑点没有得到很好地解决:第一,大家都感觉卢阳和何菲的关系好,但是两人关系为何好?以至于还要到卢阳的报社工作。我觉得李筱懿美眉给何菲定下的调子基本是得到沙龙人认可的,即何菲独立、知性、坚决不做二奶,那么何菲为何给人感觉与卢阳的关系越来越铁?这是首要解决的问题。第二、李味味为何那么恨卢阳。卢 […]

 『孟元』合肥夜潮(第十一回)——夜的秘密

1
“晚上七点半,何菲刚出门手机就响了,从包中摸出手机,一看是卢阳的号码,接通后就听卢阳在那头焦急地问:“出门了吗?”“出门了,你在哪?”“我在SPR。”“这么早?不是说好8点吗?那你稍等一下,我马上就到。”懒得开车了,何菲叫了辆的士直奔SPR而去。”--上接第十回 可是欲速则不达。一路堵车,再加上中途接到电话,说酒厂急等着要合作方案,何菲又不得不转回报社,把下午赶好的文案,再仔细斟酌一翻,然后电邮给对方。令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