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莫小邪

公共知青沙龙成员
微博:

 『莫小邪』寻找赵先生

1
山山水水之后,是花花草草之后。先有山水,后有花草点缀。有人的出现才使得这山山水水更加动人心璇。世间万物皆有五行之分,金、木、水、火、土。文人的五行一般为木、水、土。皖南人杰地灵,出了不少文人。从面相上看,赵先生身材如一棵挺拔的树,像北方的白杨树,俗话说,南人北相有福。这不是迷信,而是历史交给人们的道理。  赵先生既是,近年写出《思想徽州》与《千年徽州梦》的赵焰。字里行间体现了徽州文化的骨髓。亲爱 […]

 『莫小邪』无徽不成镇,聚能文化人

1
    前天花了百十块钱,尝试中医点穴减肥,一天瘦了三斤,结果今天因为高兴喝了酒吃了肉破了戒,又胖了三斤。     早几年,我还上高中时,就想独立做一家公司,但没有尝试,一是还在上学没资金,其次,办公司不是过家家,很多东西不懂。2002年毕业后,在广告公司上班不到一年,之后又在文化公司混了两年,无业绩,开始上网,开始写诗,写小说,不知怎么突然间就被众人喊成诗人作家等等等。小小的兴奋之后,又觉得 […]

 『莫小邪』纸上的福寿春

1
      70后小说家李师江写了一本具有朴素的情感、内敛品质的小说《福寿春》。我们相识至今,这次出版长篇小说,朋友们都替他高兴。因为有太多从事创作的写作群体被出版制度与市场需求打压。当年,李师江也算其中之一。不是说,谁通过出书成为暴发户,而是人民文学这次的眼光,众人拍手称快。但我并不认为《福寿春》是他的转型之作,相对前一部小说《逍遥游》以书写个人情感为主的创作状况,新作《福寿春》在书面形式 […]

 『莫小邪』古今多少恨

1
     我看了白居易的《长恨歌》,叙述安史之乱前,玄宗得到杨氏。杨氏由于得宠,反复渲染玄宗不理朝政,酿成安史之乱。这是悲剧的基础,也是“长恨”的内因。      “六军不发无奈何”描述安史之乱起后,玄宗出逃,引起“六军”驻马要求除去祸国殃民的贵妃,“宛转娥眉马前死”是悲剧的形成。杨氏归阴后,造成玄宗的悔恨,寂寞伤感。诗中描绘了玄宗这一“长恨”的心情,揪人心痛,催人泪下。     “临 […]

 『莫小邪』路边的大姑娘

1
照片的场地是我要求的,摄影队伍在路上终于走累了,坐下来休息。 柱,我给的都是完整的,好比这灯光暗淡,颓废的是表面,我心底不想抱怨。。 心里默默难过,那就用影像默默记录时光吧。   […]

 『莫小邪』天天蒙自己*(完整篇)

1
两年前,我在富丽公司干过一阵子市场推广,现在回想起来,我没有推广市场,倒是推动了本地的饮食业。总的来说,在富丽公司的那段日子给我留下极为奢华的印象。我吃过最贵的东西不是红烧虎仔,而是一笼四个的奶香馒头。据店家讲,此馒头营养价值高于一般馒头,原料来自上好的产后妇女。从娘胎钻出至今,早已断乳多年。店家若不说,我根本想不到馒头里有人奶。     附近街坊觉得“奶香馒头”纯属低级趣味,但正是低级趣味 […]

 『莫小邪』莫瞎说

1
      今天抖擞两笔古文鉴赏力,以显本人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决心。     《淮南子·人间训》曰:“夫再实之木根必伤,掘藏之家必有殃,以言大利而反为害也。”解释为,一年之内再度结果的树,树根必然受伤。以盗墓为业的团队必然有祸殃。      由此而知,早在千年以前,中国就有“团队作战”的模式。这比西方国家早多了。团队精神强调抛开个人主义,紧密配合组织部门。一味地忽悠,或者一味地 […]

 『莫小邪』兔死马悲

1
   这是一只干净的小兔,死得时候很年轻。     死亡时间,昨夜一点。我已睡下,突然听见它爪子抓纸盒的声音,我开灯一看,它死了。我到厨房悄悄打电话给妈妈。妈妈让我别哭,问我养它干什么。我说,我很喜欢它。     这两年,我时常孤独,我希望有一只活物跟着我。很多时候,我觉得我也不年轻了,我把这兔子当孩子养。     早上,我送它的遗体到垃圾桶,它的眼睛还没闭上。我最后看了看它,耳朵 […]

 『莫小邪』把你还给我

1
     《把你还给我》 停水那天,我感觉生活 是书柜上的灰 我迫不及待,想对你倾诉 短短七天,是一个人的七年 夜晚的尽头 留不住一寸星光 没有你,城市的酒坛 压住我一人的脊梁 我趴在窗前,看万家灯火 没有你,我的太阳 带走风雨 像我永远的少年 睡在别人身旁 我等待,你生锈的长笛 有一万个我,无处可逃 夜长梦多,彩虹 一道又一道出现 我只想念一个你 备注:少女诗派,就是这样写地.. […]

 『莫小邪』生活多惊险,小命少责任

1
     昨天凉衣服的竹杆历尽风吹日晒雨淋光荣退伍,经不起太多衣物的重量,三米长的它从中间一折两半,一半掉到楼下,一半摇摇欲坠在阳台的铁栏上。掉下去会砸到路人。      今天上午,一楼的住户找上门两次,我说今天一定把它弄好。但楼太高,我空有良心,却不敢爬阳台。后来,实在没办法,一楼的老太太又找上门,凶巴巴的,仿佛跟我卯上了。我说下午一定把它弄好。可是,老太太不依。她年纪大了,让她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