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莫小邪

公共知青沙龙成员
微博:

 『莫小邪』顶风作案

1
    周末先下雨后下雪,下午六级大风。我去车站接人。每次在路上短暂停留就赶上自然灾害,去年是暴雨,今年是大风。大概预示着这一路艰难险阻。主席有词日:“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五岭逶迤腾细浪,乌蒙磅礴走泥丸。”       早晨出门,雨挺大,路滑,我举个伞拿一包,穿一底子薄的鞋没走出千米,鞋湿了,感觉光脚泡在凉水里一样,又回去换鞋。天知道我有几年不穿球鞋了,换了球鞋还暖和点,出门 […]

 『莫小邪』万亩地的传说

1
今年春节听说我老子的爷爷当年有2000亩地。他们兄弟五个,人均2000亩,五个人头10000亩。可能老马家的地太多,种到呕吐,种到麻木。到了我爷那代人,就进京上学。到了我老子和我,肯定不懂农业。就算我老子当过知青,下过乡插过队,现在你让他种玉米他也种不好。    1997年,老姨带我下农村摘过棉花。表妹和我没去过农村,欢天喜地在棉花地里乱跑,踩烂了好多干巴巴的毛豆。老农很生气,后果很严重,想把我赶出去,我听不懂他说 […]

 『莫小邪』天天蒙自己2

1
我的朋友中各色人等都有来头,有个叫卢棍子的东北男人,长得又高又瘦,浑身上下都是肌肉。一顿饭能吃下三斤烙饼,喝掉一箱啤酒。年龄在三十五岁左右,手长得特别细长,柔弱无骨,打牌出老千不留痕。富丽公司的高敏说我打牌带过一个保镖,便是在说卢棍子。那天晚上,他在场。他教人打牌按小时收费。不过,他有个特别的习惯只教女人打牌,有男人找他,都被他一口回绝。哪怕那个男人长得比超级女生还美。   卢棍子是众多朋友中颇 […]

 『莫小邪』天天蒙自己1

1
(一)   两年前,我在富丽公司干过一阵子市场推广,现在回想起来,我没有推广什么市场,倒是推动了本地的饮食业。总的来说,在富丽公司的那段日子给我留下极为奢华的印象。我吃过最贵的东西不是红烧虎仔,而是一笼四个的奶香馒头。据店家讲,此馒头的营养价值高于一般馒头,原料均来自上好的产后妇女。我从娘胎钻出来到现在,早已断乳多年。如果店家不挑明,我根本想不到馒头里是人奶。街坊邻居觉得奶香馒头属于低级趣味,但 […]

 『莫小邪』春节是用来臭美的

1
过年 没意思 尽管能喝的人 喝了 多少杯 […]

 『莫小邪』漫画001号《蝙蝠与壁虎》除了写字,我还能画画

1
                                          & […]

 『莫小邪』一个人的振兴

1
        2002年8月,俄罗斯电台放了一首女子合唱的歌“一个像普京强而有力的人”,没过多久,东方红,太阳升,俄罗斯出了一个新领袖----普京当政。邻国爱喝啤酒的中国籍老炮经常喝到三分醉就拿此人开涮,称普通燕京为“普京”。2003年,有本人物传记出现在各大书店,作者把普京写成一位传奇的大哥级人物。一个当过间谍的男人,一个在德国生活过又爱喝啤酒的男人,一个拿过柔道黑带的秃头男人养了一群毛色纯正的牧 […]

 『莫小邪』故宫为何不说别了!星巴克

1
         可以说,就商业角度而言,星巴克把中产阶级这个概念引入中国。星巴克让我体会一种新鲜的饮品文化,更让我意识到一种资本主义与自由的“嚣张”,对亚洲,乃至对中国的战略战术---采取连锁店高速拓展的秘密,这是一种垄断。(据说:上岛咖啡就干不过星巴克。)         星巴克6年前入驻北京故宫博物院内(对方称之为受中国有关部门邀请)。明年北 […]

 『莫小邪』心安理得做人不好吗

1
       我作为一个青年诗人,觉得民间力量太自由了,最近江湖上争吵不休,因为诗歌月刊下半月被几个在北京的安徽\"诗人\"包了专发非诗之类.想来想去,我想拿自己说事,记得2002年,刚写诗那会儿非常幸运,第二年就入选中国新诗年鉴,然后诗歌月刊与诗选刊都发了我的诗作.作为一个诗歌学徒,应该感谢\"官方\"刊物给予舞台展示,而很多人反过来痛骂某编辑如何如何,或表示对官方刊物的不屑一顾.       […]

 『莫小邪』一点心得,两点意会

1
一:虚怀若谷,以德服人 1:胸怀象山谷一样深广。形容十分谦虚,能容纳别人的意见。 2:典故:有位圣人德高望重,问他什么问题,他答得微妙。 有天,顽童给圣人下套,抓了只鸟,对其他人说:我的问题那老家伙答不出,我把鸟捂在手里,问是死的还是活的,如果他回答‘活’,我就假装不知,悄悄将鸟掐死;如果他回答是‘死’,我就放鸟飞走。看老家伙有何说法。” 小顽童问:“我手里的小鸟是活的还是死的?” 圣人沉默片刻,开口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