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潘奥

潘奥,安徽电视台新闻联播摄像记者,爱好文学历史。2007年加入沙龙
微博:

 『潘奥』曹操书“衮雪”

1
   曹操,字孟德,公元154年生,沛国谯县(安徽毫县)人,西汉相国曹参之后,祖父曹腾在汉桓帝时担任官职,封为费亭侯。父亲曹嵩本姓夏侯因为成为曹腾养子而改姓并继承侯爵。在三国演义中提到曹操小名阿瞒、吉利,故而有曹阿瞒之说。年轻时期的曹操机智警敏有随机权衡应变的能力,而任性好侠、放荡不羁,不修品行,不研究学业,所以社会上没有人认为他有什么特别的才能,只有梁国的桥玄等人认为他不平凡,玄对曹操说 […]

 『潘奥』安徽与近邻的历史

1
江浙与安徽为近邻,两地合作是如今发展和促进中部崛起的重要经济规划,其实安徽与江浙地方的合作在很早就已经出现,这与两地之间的地域环境和人文关系有很大的关系。中国春秋时期,群雄逐鹿,南方的楚国乘机迅速崛起,威震江汉。许多小国逐渐沦为楚国的附庸,其中就有一个非常弱小的蔡国。就在今天安徽淮南一带,它长期依附楚国,朝贡楚国,当时蔡国的国君,名叫蔡昭侯。    一天,蔡昭侯沐浴更衣,举行盛 […]

 『潘奥』两千多年以前的通行证

1
在当今的国际交往中,无论是人员往来还是商品贸易,都需要通行的证件和证明。同样在古代,往来各地的贸易人员也许要一定的证件和证明。1955年出土了两块用青铜铸造的形似竹节一样的器物,它就是中国战国时期的免税通行证——鄂君启金节。 公园前323年,是中国历史上的战国时期,天下共分七国,在中国中南部地区占据着一个强大的国家——楚国,那时的楚地物产丰富,商业活跃。一天楚国国君楚怀王在议事大厅里召见自己的弟弟启,只见他 […]

 『潘奥』论一只兔子如何吃掉一只狼

1
一天,狼经过草丛时看见一只兔子趴在石头上,在思索着什么。狼很不解,就问道:“你在做嘛?” “写文章!” “写什么文章?” “《论一只兔子如何吃掉一只狼》”兔子仍然低着头。 “哈哈,你脑子让门挤了吧!我就在这,我看你怎么吃我!” “你不信?敢跟我来吗?” “来就来!!!” 于是,兔子领着狼走进了一个山洞。半个小时后,兔子独自走了出来,手中还拎着用虎尾巴捆着的一把青草,它面无表情,又回到了草丛的石头边! […]

 『潘奥』旗帜的飘扬

1
当黎明时分,乘船从浩瀚的印度洋渐渐驶向索马里海岸的时候,海岸灯塔上一闪一闪的亮光熄灭了,茫茫无涯的海面慢慢从黑夜中苏醒过来,东方波涛滚滚的海面上开始显示一幅海上特有的日出奇景。海岸上高耸入云的清真寺尖塔,一排排古老的阿拉伯城堡,那一座以白色为主要色调的城市,在晨曦中渐渐显露出它清晰的轮廓,这就是摩加迪沙。 然而,这幅美景却被战争的阴霾覆盖了将近二十年。1991,索马里内战爆发,无休止的政权争夺、党派纷争 […]

 『潘奥』小析柏杨

1
1967年夏,台湾《中华日报》开始连载美金社连环漫画《大力水手》,由时任平原出版社社长郭衣洞负责翻译。这看似简单的工作,却被这位性格乖张的文人变成 了一枚炸弹…… 漫画中的主人翁波派和他的儿子流浪到一个小岛上,父子竞选总统,发表演说,在开场称呼时,波派说:“Fellows......”郭衣洞并没有直译成“伙伴们”,而是幽默的借用当时蒋氏政权惯用口吻译为“全国军民同胞们”, 这种译法本并无恶意,只是希望漫画的诙谐效果更突出一 […]

 『潘奥』秋寒

1
   秋意来袭,橙阳泄地,马路上汽车刺耳的喇叭哄哄作响!路边的大排档老板互相吆喝着,下班的行人匆匆往家赶着,但阻塞的交通,又显的那么“不识趣”!一阵阵冷风刮过,片片枯叶跳着伦巴在空中旋转!“秋寒!”我的脑中浮现了一句诗,“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这里没有山,只是自己的心里却压了一座山!!!他怎么这么晚还没来!他一向很守时的!他是不是出事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自从上次校园“暴力事件” […]

 『潘奥』拴在历史上的棉线

1
                          拴在历史上的棉线   树荫挡眼,砖墙斑驳,盛夏的上海植物园里,游客熙熙攘攘,人们一边看着园内幽静树林,一边仿佛在听说老人们多年来的奇闻趣事。多年以来植物园不断从国内外广泛收集了各种观赏植物,其中不乏有许多珍稀、濒危植物,曾多次在国际评比中获奖。可“园子”很低调,就像学贯古今的老智者,从不显摆什么。无数的奇花异草组成了盆景园、牡丹园、桂花园等大大小小的17个园区,植物 […]

 『潘奥』论关于关于电视讲堂类栏目短片中俚语和土语的运用

1
早在1999年,当湖南经济电视台播出余秋雨的演讲“走向21世纪的中国文化”,就拉开了中国电视讲坛之大幕。十年间讲堂类栏目在掀起全国上下“国学风暴”的同时,也让广大观众看到了一种全新的栏目形式。如今电视讲堂类栏目犹如雨后春笋,在不同地域,不同行业,均有“讲堂”的身影……随着电视讲坛栏目的普遍发展,讲坛类栏目现阶段已经进入了一个相对均衡、缓慢的发展状态,作为一种栏目形式,它已经为观众所司空见惯,成为一种常态。 […]

 『潘奥』提琴协奏

1
是小提琴的悠扬,还是大提琴的悲伤?月光照不进窗里,音乐却顺着地板流淌! 我一个人坐在窗前看着夜风在眼前飘动,似乎想将树枝上的残叶一并带走。与夜色格格不入的汽车喇叭显得那么无奈!硕大的屋子里如今只剩下我一个人,墙壁的斑纹似乎还记录着昨日的欢笑, “是兄弟吗?” “不是………………是亲兄弟!” 他的话总是那么幽默,如同百灵鸟的叫声,让人记忆深刻! 宇是我的同事,也是室友,由于年龄相仿,我俩初次见面便聊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