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强薇

爱碎碎念,爱唠叨,爱流水账,爱自己。
微博:

 『强薇』搬家之《小陆》(修改版)

1
小陆是我的发型师,算算我在他那剪头发已经有五六年了吧,都有依赖感了。   大一的时候听朋友说某家店的3号发型师很帅,手艺很好,于是心怀崇拜外加怀疑的跑去试剪。知道他叫小陆,一进店我就装作熟客的样子问,小陆在不在,谁知人家很红,要排队。我只好耐着性子等了。   第一次剪头发的细节我也记得。当时是剪刘海,小陆问我是否放心让他剪,我说既然来找你好坏都听天由命有什么放心不放心的,他说那你就不要提任何要求让 […]

 『强薇』我是个胖子

1
某日,阳光甚好,吃过午饭我一个人在街头晃荡,心情在阳光的温暖下也格外好。接着,迎面走来一群人,四五个男生,盯我看了半天,刚想白他们一眼,领头的那人说了:“长的挺好看,身材怎么这么差……”好心情在一瞬间烟消云散。 某年,好朋友热情地要给我介绍对象,拿了一张照片给对方看,对方很期待地见面了。下课后我一路狂奔到约好的地方,一个小时后,男的接了个电话就说要走。第二天,我还没来得及跟朋友抱怨对方的木讷和光头 […]

 『强薇』困惑求解

1
有几个问题想不明白,来向各位高人求解 1,“偶像”一词是用来骂人的么? 2,“裸睡”一词有挑逗性么? 3,如果一个好朋友远道而来,你会因为加班不见么? 4,崇拜一个人,就一定要知道他所有的一切么? 5,到底有没有纯洁的“男女关系”? 6,才子一定要配佳人么? 7,女人的脸蛋和身材重要到什么程度? 抱拳感谢。 […]

 『强薇』只是红了眼眶

1
他们租住的地方位置很好,到她的学校一站路,到他的单位一站路。每天早上她做好早饭才叫他起床,然后一起挤在小小的卫生间一起刷牙洗脸,互相为对方抹上面霜,嘻嘻哈哈地吃早饭。   出了小区,她往右转,到学校上课。他往左转,到单位上班。午饭他们各自解决。   她下午放学都会给他打个电话,问他想吃什么菜,在楼下的菜场买好带家。洗好菜,切放整齐,放在厨房,把饭煮在电饭锅里。回到房间,把电视打开,看看新闻做做家 […]

 『强薇』搬家之《你来晚了》

1
他说,我找你找了好久   她轻叹一口气,你来晚了   他说,你说过你愿意等我的   她说,那时我们太年轻   他说,你真的没有喜欢过我吗   她说,对不起我们只能做朋友   他说,我以为你当年是认真的   她说,我也曾试图找过你   他说,我只是想让自己更优秀些再来找你   她说,我们都不是当年的自己了   他说,我从来没有忘记你   她说,我也曾偶 […]

 『强薇』流水账之我的话剧我的团

1
昨天晚上去新区看了话剧,本科导演班的毕业演出,《马蹄声碎》。剧本自然是个好剧本,毕竟是获得了曹禺奖。至于演出,不知道是我太挑剔还是演员们有些紧张,在我看来,主要演员们不那么尽如人意。 张大脚很明显兴奋过度,一上来就把全身的情绪调动了起来,声嘶力竭地吼着,我跟曹娟说,她要是这么吼下去,后面几场根本没法演了;冯桂珍后半程进入了状态,刚开始的时候根本就是个农村大妈的形象,完全忘了自己是个女红军,还是个班 […]

 『强薇』搬家之《可惜不是你》

1
宸茵一直爱着桀,从来都没有变过。对于此,桀一直都知道,只是他什么都没有说,他什么都不能说。因为他有份稳定的感情,因为他的生活不是那么四平八稳,因为他给不了宸茵想要的生活。   他们就这么僵持着。宸茵也不逼着桀给一个答案,桀也享受着这份温暖。   周末,他们在同一家健身馆。宸茵练瑜珈,桀就在隔壁的屋子里练器械。五点半他们在门口碰头,一起去超市买菜,回到桀的家做饭。桀是个温柔的男人,他坚持在他的家 […]

 『强薇』搬家之《我想你》

1
我想你 可是我不想让你知道 我怕你知道了就会皱起漂亮的眉毛 我怕你知道了就会乱了脚步   我不露声色 一个人躲在公交车的角落里给你发短信 我不喜欢在通讯录里翻你的名字 你的电话早就烂熟在我的心里 可是我怎么都输不完最后一个数字 我存着你发给我的短信 在凌晨五点的时候你说勇敢一点 于是我收拾好心情勇敢地面对变故 这条短信我一直不舍得删掉   现在 你在做什么 你是否习惯性的皱着眉头 你细长的手指上还有没有那 […]

 『强薇』搬家之记得当时年纪小

1
8月份写在看完好友陈静抒新书《本事》之后。 在卓越上买到了《本事》,小人书模样,封面上几个漫画小孩傻傻地站着。书藏在封套里,象火柴盒一样。   看完闭幕式躺在床上翻开方方正正的小书,掉出来一张书签和一张卡片,很好,我不用自备书签了。   乔恩,茉莉,两个小姑娘,似乎是书里的主角。   第二句话开始我就找到了似曾相识的感觉,那个托儿所,分明就是我小时候待了一年的地方,我每天也用小红包背着吃的,走下山 […]

 『强薇』流水账之关于恨嫁

1
周末爹娘来肥探我,很是高兴。俺跟娘还是撇开老爸去逛商场,老娘却神秘兮兮地要去看金子。我一向来对珠宝柜台敬而远之,一来是没钱买这些奢侈品,二来也是觉得自己给自己买比较丢人。 俺娘兴致勃勃地货比三家,问了我无数遍“哪个好看”,花了若干个小时之后选定了周大福的一个金锁。直到此时,俺娘才告诉我,这个金锁是买来留着以后送给她外孙子——也就是我未来的宝宝!我当时就想找块豆腐一头撞死。回来说给俺爹听,俺爹笑,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