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强薇

爱碎碎念,爱唠叨,爱流水账,爱自己。
微博:

 『强薇』朋友的距离

1
这是一个很老的话题,在每个人的心里也都有着无数种自己都理不清的答案,显然这也不会有标准答案。今天,沙龙在星巴克聚会。印象中,沙龙很久没有这样大规模的聚会了。见到很多老朋友,还是一如既往地喧闹,也许有人很久不见,却一点也不生分,即便不熟悉的人坐在一起也能迅速找到共同话题热烈开聊,各种声音都是能掀开屋顶的那种。老常说,谁家要是来这么一群人肯定疯了。沙龙好像很久没有办喜事了,似乎只要有喜事 […]

 『强薇』【小强厨房】水果装饰蛋糕

1
情人节那天忽然想做个装饰蛋糕,闲得无聊也是无聊。不过又觉得在那天做实在是太凄凉,索性在电脑面前坐了一下午加一晚上。。。第二天,上超市买点草莓什么的,挑战做装饰蛋糕。只当是装点自己无聊的生活咯,嘿嘿。 第二天带给同事吃,大家一开始很矜持。吃了几口之后,一抢而光呀~~~我的虚荣心得到极大满足呀~~~ 最近忙,从年初六开始一直干活木有休息,现在省2会终于结束了,能歇几天了。坐等3月的帝都大战。中场休息,就用烘焙调节 […]

 『强薇』小强厨房 装饰蛋糕等于装饰心情

1
情人节那天忽然想做个装饰蛋糕,闲得无聊也是无聊。不过又觉得在那天做实在是太凄凉,索性在电脑面前坐了一下午加一晚上。。。第二天,上超市买点草莓什么的,挑战做装饰蛋糕。只当是装点自己无聊的生活咯,嘿嘿。 第二天带给同事吃,大家一开始很矜持。吃了几口之后,一抢而光呀~~~我的虚荣心得到极大满足呀~~~   […]

 『强薇』【小强厨房】当包子遇上赖声川

1
生命是一场奇迹,我是何等有幸,能和你们一起走这一趟。——《宝岛一村》。 宝岛一村来合肥的时候,我看了两场。很早之前就听说过这台话剧,是赖声川和王伟忠联手制作的。一直想象不出来他们两人混搭会出什么效果。 前几个月,在北京看过《那一夜,我们在旅途中说相声》。也是赖声川,也是屈中恒和冯翊纲。没有强烈的戏剧冲突,和我们传统观念中的话剧有很多不同,却让人印象深刻。两个人撑起一出戏,可以想见演员的功力。 看宝岛 […]

 『强薇』【小强厨房】巧克力味的午后

1
冬日的午后,难得的暖阳。 许久不开张的厨房,终于迎来了它的主人我。天天不是牛肉面就是杂粮粥,这个厨房已经很久没有飘出烘焙的香味了。每天忙着上班和杂事,心浮气躁,这样的心态不适合做烘焙。一直都觉得进厨房是一件神圣的事情,不管是做给自己吃,或者是做给别人尝,如果连生存最基本的要求都不能得到尊重,生活于我们,还有什么意义? 冬天适合吃巧克力,不管是黑巧克力牛奶巧克力或是果仁巧克力,也不管是整块的巧克力或 […]

 『强薇』合肥和相声的那点事

1
近日采访,了解了很多合肥相声的故事,学到了不少知识。稿子最后被压缩了很多很多很多。见报后结构也有所调整。原稿留存当资料吧。   合肥:能否再成南方相声重镇     记者近日采访得知,合肥市有意申请中国曲艺牡丹奖“相声小品三书分赛区”永久落户合肥,牡丹奖是中国曲艺的最高奖项。上世纪八十年代,合肥相声在全国曲艺界是排的上好的,曾经是南方的相声重镇,可是进入九十年代初期后,合肥相声逐渐在全国舞 […]

 『强薇』从信访办主任变为观音姐姐

1
年初开两会的时候,报社开通热线,请老百姓来反映问题提建议,我们的初衷是可以有一些面上的、普遍的问题,有读者可以提出建议。这是好事,也的确有很多人提出了好的建议,我们也转交给了委员代表们。 可是更多的,是来找我们哭诉的。大多是上了年纪的,至少得有五六十岁的,有老上访户,有的则是完全是历史遗留问题或者是眼下根本没人能解决问题的,他们带了很多材料来找我,我一一接待,却很无奈。有些人很执着,隔三差五给我打 […]

 『强薇』对我好

1
很少联系的同学传来婚讯,邀请我参加婚礼,我没有拒绝,因为老同学里她只通知了我一个人。 半年前,她忽然在QQ上和我说话,“我能和一个大我二十岁、离婚有子的男人结婚吗?”我有些发愣,这实在不是我认识的那个人能做出来的事情。我当然劝她,父母会受不了吧,你能给一个只比你小十岁不到的孩子当后妈么?她最后说了一句,我便选择了支持她:他对我很好,从来没有人对我那么好。 现在,终于婚讯传来,他们还是说服了双方家长,决 […]

 『强薇』没有八卦还是沙龙吗

1
今天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因为自从开跑两会以来,今天是回来最早的一天。于是我决定来回忆回忆沙龙五周年聚会的八卦们,天天看沙龙的时候我那叫一个着急啊,一个个写的一本正经的,没劲死了。太辜负那些在家坐等八卦的人啦~~~没有八卦,那还是沙龙聚会么?!何况还是五周年这样一个特殊的日子呢!        话说,那个周六的上午,我还在报社干活。把某领导送走以后,我还得写稿子,彼时已然快十二点了。章鱼说,要 […]

 『强薇』烧·梦

1
昨夜发烧。夜里一点钟翻出温度计,昏黄的灯光下显示着37.8°。 窝头蹲在房间门口,歪着脑袋看着我。我穿上棉袜蹲在它面前,脑门贴着脑门,摸着它的后脑勺。窝头,这个时候只有你能陪着我。 到厨房拎上一壶热水,拿着一个杯子放在飘窗上。不愿意吃药,找出一片面膜贴在脸上。当面膜贴上皮肤的那一霎那,我打了一个寒颤。 总是渴醒。到凌晨六点的时候,水壶里的热水已经全部喝完了。 做了很多个梦,现在能想起来的只是些片段。 “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