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强薇

爱碎碎念,爱唠叨,爱流水账,爱自己。
微博:

 『强薇』轮回

1
成准还没离开的时候,乔乔接到过韩波的电话。 “最近怎么样?” “挺好的,就是工作挺累的。你呢?听说准备要孩子了。” “没有,还早呢。你还不找个人把自己嫁了。” 乔乔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说出成准的事。 “呵呵,这不是没遇上合适的么。” “你要求别太高啊!” “我要求一点都不高,中等就行。” “说来我听听,什么叫中等?你自身条件挺好的啊” “你真是抬举我了。我长相中等,不影响市容,丢到人堆里也不出众;个头不 […]

 『强薇』类似爱情

1
题外:近日状态不佳,每天恍恍惚惚,好像随时都可以流出眼泪。采访结束回家,被风吹的低下了头,径直走过家门进了车库而不知,撞倒一辆自行车连环推倒一排,旁边的电动车呜哩哇啦叫起来,把我吓了一跳。政务区的风很大,走着走着觉得腿开始疼,我以为是麻了,还在想会不会是走着就走热了?回到家再换衣服,发现两条腿从上到下全都是冰块一样冷,膝盖甚至已经不能蹲下来,穿上棉裤缓了很久。万幸的是,写稿子没有出错,采访的时候还 […]

 『强薇』点背不能怨社会

1
为了赶在采访前完成给各位领导送报纸创刊仪式请柬的任务,我在昨晚一点睡觉的情况下,仍然挣扎着在今天早上六点四十起床了。洗漱完毕,喝口水我就抱着8个大信封出门了。在小区门口的早点摊上,买了一杯八宝粥和一个包子。然后我发现,我的公交卡没有出现在应该的地方,于是乎我放下早点和信封,翻腾起我的大包包,死活找不到卡。 回头我看见一辆空荡荡的111开了过去。 于是我决定坐下一班111再转129去政务区。 3分钟后,111就来了。可 […]

 『强薇』谢谢,随便

1
晚上要参加同学的婚礼,下午又安排了采访。于是我面带着淡妆去了单位,学弟看到我,瞪大了眼睛,半天说不出话。我笑眯眯地等着他夸我变漂亮了,虽然我知道自己的眼睛里充满了血丝眼圈黑的一点都盖不住。憋了半天,老实的学弟说:“学姐你今天有点不一样。”我继续笑眯眯地问,“哪不一样了?”学弟继续瞪着小眼睛,脸都憋红了:“师姐你今天画了眉毛。” 我差点没被刚喝进嘴的咖啡呛死:师姐我连眉笔都没有,怎么会画眉毛?! 晚上 […]

 『强薇』记第一次抢采访

1
下午五点半,还处在半清醒状态中的我接到报社通知:七点半市领导在翡翠湖会见费俊龙,赶过去见缝插针做个专访。我迅速和同样接到任务、同是新人的同事接上头,分工找资料列提纲,约好出发时间路线,六点出发,赶到翡翠湖的时候刚刚七点,其他的媒体记者都没到。 我们刚刚坐下,发现不光是费俊龙来,聂海胜也来了。我们俩一蒙,没准备他的资料。赶紧整合了一下问题,商量待会怎么分工,一大批人就呼啦啦进来了。趁着会见没开始, […]

 『强薇』第一次做寿司

1
楼下超市就有竹帘子和海苔片卖,每次看到都手痒痒。终于在某个中午逛超市的时候下手了,买完以后发现自己完全不知道怎么做寿司,回家以后翻翻材料,凭着自己在太阳城吃寿司的记忆,勉强给自己凑合出寿司处女秀。虽然很难看,味道还不错——这不是我自夸,有人是这么评价的。   黄瓜切成细长段子 选的是鸡肉火腿肠,同样切成细长段子 沙拉酱 番茄酱,我的最爱 我就是用自家普通的米兑了一点糯米煮的饭,稍微多放点水, […]

 『强薇』小煮妇的菜谱

1
报到上班之前潜心研究美食,果然是个馋嘴的人。近期大胆尝试了:地三鲜,南瓜绿豆排骨汤,鸡蛋煎饼。 A 地三鲜 材料:土豆、茄子、青椒 做法:1,土豆、茄子、青椒洗净切块或片,茄子滚刀切 2,把切好的土豆片、茄子、青椒分别用油炸过。 先炸土豆,炸到一点金黄色或者表面起泡就可以捞出来晾着了。 再炸茄子,到软或者颜色变成金黄的时候再把青椒倒进去一起炸,两三分钟就可以捞出来了。 3,把油倒出来,换新的油,把姜蒜在锅 […]

 『强薇』乔乔不再远行

1
        乔乔从来都对身边的人说,我不会为了一个男人去一个完全陌生的城市。可是有那么一次,只见过一面之后,她就决定为焦晗帛去那个寒冷的远方。        其实他们认识有一年多了吧,刚认识的第一天他们就吵了一架,因为“晗帛”这两个字让她想起心痛的往事。他觉得她无理取闹,她觉得他蛮不讲理,总之就是一个哭了一晚上,一个莫名其妙了一晚上。    & […]

 『强薇』都是粉丝惹的祸

1
最近喜讯不断,掰掰手指头,相熟的不甚熟的,竟然有七个人即将结婚。某天S突然告诉我,本月底结婚,我一愣,因为从来没听他说过要结婚,甚至连女朋友都没听他谈起过,大叹保密工作做的好。帅哥做欠扁无奈状:没办法,粉丝太多,不是怕你们知道了伤心进而离我而去么。招来一众男女鄙视。   看娱乐新闻,所有娱乐节目都在纠结刘德华的信誉危机。自打刘大叔牵着朱丽倩出现以后,新闻爆炸不亚于当年的艳照门。媒体都说刘德华“陷 […]

 『强薇』徐一伟的深呼吸

1
  韩波站在台上深情款款地唱着《你怎么舍得我难过》,乔乔就躲在幕布旁边帮他打着拍子。同样在幕后站着的徐一伟冷冷地看着乔乔,等到韩波下来接过他手里的话筒,轻轻说一句:“表现不错”又抖擞起精神上台接着主持。待到徐一伟报完幕再下来的时候,乔乔和韩波都已经离开后台了。徐一伟有些莫名上火,低声吼着:“催场的人呢?!乔乔怎么没催下一个节目候场?!”这是迎新晚会的最后一次带妆彩排,徐一伟主持,韩波唱歌,乔乔 […]